要闻

扎希脱罪或自辩? VLN贪污案料9am裁决

(莎阿南23日讯)前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面对外国签证系统(VLN)40项贪污控罪,将在今天揭晓可脱罪或表罪成立需出庭自辩。

今早8时许,媒体从业人员、利益关系者和阿末扎希支持者就在法庭外等候阿末扎希的出现。

负责此案的高庭法官为拿督莫哈末亚兹,预计会在今早9时开始作出裁决。

控方团队代表有拿督拉惹罗泽拉副检察司、拿督旺沙哈鲁丁副检察司、阿都马力阿育副检察司、林伟强(译音)副检察司和达瓦尼副检察司;阿末扎希的代表律师是拿督郑宝德、拿督阿末再迪和哈米迪。

控方自2021年5月24日开始陆续传召18名证人供证,并于8月11日结案,控辩双方则于9月7日完成陈词。

也是国阵兼巫统主席的阿末扎希(69岁)面对33项有关收受UKSB总额1356万新元(4200万令吉)贿赂的控罪,他被控利用内长职权以延长该公司继续处理中国一站式服务中心及外国签证系统的合约。 

他也面对另7项指控,即收受与其有公务往来的UKSB的献金,分别涉及115万新元、300万令吉、1万5000瑞士法郎和1万5000美元。

他被控在2014年10月至2018年3月期间,在加影绿野山庄和布城副首相官邸犯下上述罪行。

反应
言论

团结政府相生或相克/陈圆凤

彭亨刁曼州席与吉打巴东色海国席两场延迟举行的选举结果,团结政府的候选人,一边险胜,一边惨输,如此尴尬的结果,也是预料之中。

国盟的支持者,还处在政权“得而复失”的愤怒中;希望联盟和国阵的支持者,还处在“拥抱敌人”的愤慨中。选民的情绪还没有从悬峙的震荡中缓过来,团结政府没有惨输两场,实属万幸。

对这两场选举的评论,几乎都是一面倒否定团结政府,归咎首相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用人不明,失信于民,也对希盟和国阵的合作不表示乐观。总之,千错万错都是团结政府的错。

套一句网上流行的话“我读书不多”,我还真是不能理解,如果希盟国阵不联合组政府,我们是愿意为了自己坚持的“不跟坏人合作”,然后,就看着一个更可怕的大坏人掌权?

民主行动党愿意让出官位,帮助团结政府稳定人心,这也错啦?陆兆福代表行动党向砂拉越政党联盟道歉,就被形容为是一种耻辱。我怎么觉得这个世界变得很离奇,行动党这不是知错能改吗?之前不也是有很多人呼吁行动党做出道歉吗?

既然与国阵共组政府是必要的,那么,委任国阵主席为副首相,就是题中应有之意。

我们很不愿意看到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这位丑闻缠身的政治人物,还继续享受高官厚禄,但是,这是历史选择了他。

支持者心态“转不过来”

坦白说,团结政府虽然有足够的议员支持,看起来四平八稳。但是,民意的支持度却很脆弱,很模糊,并且处于震荡之中,其中主要的问题,就是支持者的心态还“转不过来”。

以国阵的支持者来说,他们很难接受巫统与行动党排排坐。他们认为,巫统完全可以跟国盟合作,组成马来人大团结政府,为什么要跟行动党合作?

希盟支持者也很愤慨,即使他们支持与国阵合组政府,却很不甘愿看到阿末扎希做副首相,又很不满行动党只得4个部长职,也很看不顺眼首相身兼财长……条条不满列出来,新任首相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简直就是罪不可赦。

如果上面所提的两大选民群组的情绪继续发酵下去,团结政府就是希盟和国阵的“相克”!

反之,如果希盟和国阵支持者可以允许双方的弱点互补,希盟和国阵可以成为很合拍的伙伴,这就是团结政府的“相生”。

从国家发展的眼光来看,团结政府当然是目前最好的选择,悬峙政府为国家开创新契机,我们要善于审时度势。团结政府各政党的合作模式,是时代的创造,我们不要再用一党独大的背景来看新的合纵连横。

我看到媒体上各部长上班打卡的照片,我心想,跟上两届的内阁相比,好几年了,总算看到一个正常的内阁了。部长们的表现还有待考验,但是,减薪20%,就是向选民示好的表现!

这届内阁面对的挑战,是空前的!让我们放下情绪,先营造友善的气氛,减少政府施政的困难度,让国家快快走上复苏的轨道吧!

视频推荐: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