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25日讯)前总检察长丹斯里汤米托马斯透露,在希望联盟执政时期,大马反贪污委员会已对前国家银行长总裁丹斯里洁蒂博士及其丈夫在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BD)所扮演的角色,整盘调查当时还在进行。

他说,在那个阶段,反贪会对洁蒂等人的调查文件还未完成,他没有机会看到那些调查文件。

他说,若调查文件完成,并且有力和让人信服,检察官会采取必要的措施。

“如果前首相或前副首相不能免于起诉,那么前银行长当然也无法免于提控。”

他昨日接受我国前驻外大使拿督丹尼斯·伊格纳修斯(Dennis Ignatius)访问时,受询及他在任时期的撤控课题,这么回应。

在日前,人民公正党梳邦区国会议员黄基全指出,随着洁蒂的丈夫旗下公司被证实持有与1MDB相关的6500万令吉资金后,当局应启动对洁蒂的调查。

他在文告中说,洁蒂在担任国行总裁期间,未能履行受托的责任,提醒和报告有关数十亿令吉1MDB资金的非法流动。

他认为,洁蒂的丈夫收到6500万令吉1MDB款项引发了一项根本问题,即洁蒂或基于政治压力或利益冲突,未能提交这些报告。

另一方面,询及为何某些贪污案件,包括涉及“砂拉越个人”的案件没有被提控时,托马斯表示理由很简单,因为那些案件在他任职期间未出现在他手中。

有胜算才会起诉某人

汤米托马斯说,只有案件有胜算时他才会决定进入提控程序,因为无故把某一个人送上被告栏,那是不公平的;当中包括他不提控泄露某高官被指“出现”在一支性爱视频内的“影中人”。

他说,对于在任期间撤销某些指控的决定,完全是基于案件中的证据、调查文件和法律来决定是否提控某一个人。

他强调,是否有把握胜诉,是他提控某一个人的“唯一标准”。

他说,当总监察署审查过去案件或之前的决定时,他会以法律角度进行判断,否则将会放弃案件。

他说,同样的测试,也用在被指是某高官视频案件上。

2020年1月,汤米托马斯决定不提控泄露一支性爱视频内有关的任何人,同时某高官也否认是视频中的人。

同年2月,他也撤销涉嫌触犯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Sosma)对12人的指控,因在34项指控中,均“没有实际定罪的前景”。

“若我提控,我认为我们会赢;如果我不提控,那我认为我们会输。这些都是在法律上所考量的因素。”

涉公共利益 拒为林冠英辩护

汤米托马斯也为自己在2018年规避参与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贪污案件辩护的决定,理由是时任财政部长的审判涉及公共利益。

总监察署当时表示,汤米托马斯非常清楚利益冲突规则,并已采取措施确保最高检察官的角色保持公正。

他坦率地表示,坚信利益冲突的原则,是他一生努力实践奉行。

“我让副总监察长做决定,并不想知道任何事情。

“这就是事实,如果读者不愿意相信,那就由他们自己说了算。”

失踪案需重新调查

另一方面,对于国内数宗失踪人士的案例未有调查结果,汤米托马斯表示在2018年5月上任时,有份失踪人士和不明原因的案件,需要对这些案件重新调查,但没有任何新的进展。

“你不能要求警察调查警察,谁会看守谁?所以必须让其他机构来调查,这就是(希盟政府)试图做的。不幸的是,除了在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报告中披露的内容之外,没有(给我们)有效的答案。”

惊讶非巫裔被反对当总检察长

汤米托马斯惊讶发现有人拒绝任命其为总检察长,因为他不是巫裔。

他不解法律部职业是职业,国家需要法律顾问,还需要在乎其种族?

他提及,在被伊斯兰党任命为吉兰丹州政府法律顾问时,伊党的决定从未考虑及种族问题。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