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不接受SRC案新证据 联邦法院驳回纳吉上诉申请

(布城16日讯)联邦法院今日驳回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上诉申请 。

以联邦法院首席法官敦东姑麦文为首的五司,今午一致裁决,驳回纳吉在他被控7项涉及挪用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资金的控罪案件中,要求提呈和纳入新证据的上诉申请。

东姑麦文在宣判时指出,纳吉提出的这项申请没有理据,而上诉庭驳回其申请是属正确裁决。

“我们不认为(上诉庭裁决)有出现可上诉的错误,因此驳回这项上述申请。”

纳吉是于2021年12月1日,在他被判7项涉及挪用SRC公司资金的控状罪成而提出上诉的案件中,向上诉庭申请为该案提呈和纳入新证据。

不过,以上诉庭法官拿督阿都卡林为首的三司在去年12月7日一致裁决,驳回纳吉的上述申请。

上诉庭接着在去年12月8日,驳回纳吉为他被高庭判处7项涉及挪用SRC公司资金的控状罪成裁决和刑罚,而提出上诉的案件。

高庭是于2020年7月28日裁决,纳吉被控7项涉及挪用SRC公司4200万令吉资金的控罪,即3项刑事失信、3项洗黑钱及1项滥权控状罪名成立。

“证据”涉1MDB案非SRC案

东姑麦文指出,法庭看不到纳吉的新证据,与他被控挪用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资金的案件有何关联。

她在发表裁决时说,这项纳入新证据的申请也未满足法律的要求。

她指出,法庭未看到所寻求纳入的证据与此案有何关联,因为这方面的指控是跟另一宗在高庭审讯,也就是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案审讯有关,而非目前这宗案子(SRC案)。

“我们不同意上诉人(纳吉)的论点,也就是只有在不考虑控状的情况下,才可根据‘课题’评估证据的相关性。我们认为,某一案件中的课题与控状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这些课题在概念上,与民事案件中审理的课题没什么区别,它们回归到诉状中所提出的‘诉讼理由’。

关键在“是否知悉”巨款

“以此类推,刑事案件中的课题将回归到控状和控状的元素。在本案,课题为上诉人是否知悉一笔为数4200万令吉的款项。

“我们没看到所建议纳入的新证据,与‘是否知悉’这一课题,有何关系。”

她也说,新证据申请的表述过于广泛,以及未能明确指出所提呈的证据类型。

东姑麦文提到,在支持宣誓书及支持申请的另一份宣誓书中,并未具体说明传召这些证人的理由,或这些证人将证明什么事实。

反应
要闻

纳吉讥安努亚 “玩火还乱喊失火”

(吉隆坡9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揶揄巫统哥德烈区部主席丹斯里安努亚慕沙试图在巫统党内“玩火”,导致对方最终遭该党开除。

他今天以典当祖屋的故事,巧妙回应安努亚慕沙的“祖屋失火梦”。

纳吉的脸书有一则帖文,指一间祖屋里头,两位长辈不在家,惟祖屋必须进行一部分维修。

“长兄与家庭成员开会,大家提出各种建议,不过所有家庭成员都知道,必须先解决一些问题,确保修好房屋,至于谁睡在头房、次房或客厅,这些问题尔后再谈。”

纳吉以讥讽的口吻说,一名家庭成员却和与他为伍的几个堂兄弟勾结,天天玩烟花和吵闹。

“没帮助事小,却天天吵个不停,有一天还大声喊叫‘失火了,失火了’。

“看他兴奋的玩火,甚至和堂兄弟在家门口点炮竹,最终祖屋着火了。”

纳吉说,还在屋里头磋商的家人只好出来灭火,确保火势不会蔓延,并要努力修好房屋。

他表示,当家庭成员努力叠砖补瓦,为新房屋油漆,该名家庭成员却找中介卖掉大家钟爱及居住已久的祖屋,从中赚取数以千万令吉。

“该名家庭成员最后却创造伤心的故事,指自己只能在篱笆外观望房屋被火吞噬。”

由于被指多次公开诋毁巫统及该党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安努亚慕沙昨天遭开除党籍。

安努亚慕沙过后在脸书发帖文,指上周五晚梦到“祖屋”失火,怀疑是总掣发生短路或电线断了。

他指虽然自己很爱这个“家”,但也只能祈祷,祈求上苍拯救正在着火的家。

视频推荐: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