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报道:江枚霞

(布城10日讯)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韩沙再努丁今年初感染2019冠状病毒病且一度病危,他形容这是从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庆幸获得上苍保佑得以获得第二次生命。

韩沙再努丁表示,这是极为神奇的,除了感谢当时为他祈祷及送上祝福的人,也珍惜获得的第二次生命,许诺会好好的生活及做事,也借本身经历劝请民众切勿轻视病毒的传染。

韩沙是于今年1月11日证实染疫,确诊前10天,他证实因为曾接触过确诊病患而居家隔离。

“我在1月8日进行检测时对病毒呈阴性反应,然后隔离期结束,剪掉隔离手环,之后因为需要出席会议,于1月11日早上再次接受鼻喉拭子测试,岂知,当晚卫生部长拿督斯里阿汉峇峇医生通知,我对病毒呈阳性反应。”

雪卫生局长劝进院

他是接受各报联访时,侃侃而谈本身染疫的经历。《南洋商报》是唯一受邀中文报。

韩沙说,染疫初期,他压根儿没出现任何症状,卫生部也表示他选择居家隔离,不过他庆幸的是,雪州卫生局长劝告他进院。

“我最后选择进院。首两天,我一点症状也没有,第三天开始有些许不适,感到疲惫,第四天开始咳嗽,第五及第六天病情加重,浑身无力,第七天开始发烧,第八天确实是辛苦,浑身都痛,头痛欲裂好像要爆开那样。”

他随后开始面对氧气不足的问题,然后医生就安排他进入加护病房。当晚,医护人员告诉他情况危急,并不乐观,高烧38.9度,血氧含量只有86%。

“医生当时要求我签署文件,我也不懂是什么,因为什么都可能发生,我也签署了。

“年初有人传我情况危急需进入加护病房,是真的。”

拔插管上厕所晕倒
死而复生感受深刻

韩沙再努丁分享本身在加护病房的情况时说,因为内急,他拔掉身上所有插管冲去厕所,但料想不到的是他眼前一黑,竟然在厕所内晕倒。

“我是晕过去了,我不懂自己晕倒了多久……醒来后眼前一片黑暗,庆幸的是,我最后看到灯光,换言之,我还没有死。

“我随后抓紧厕所的扶手,快快跑去床上直接躺下……护士进来后(看到情况)询问我发生什么事情,然后把插管再度插上。”

他说,之后他一直沉睡至隔天医生前来检查,指他一切恢复正常。

他说,这真的是很神奇,他“回来”了;而这次死而复生的感受非常深刻,加上如今已出现变种病毒,和他当时所感染的病毒不同,因此他再三促请公众务必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

费数月做物理治疗

“请大家畏惧这个病毒,勿轻视。犹如我的情况,我需要数个月的时间来康复,需要进行一系列的物理治疗。”

他提醒大家勿对冠病掉以轻心,因为病毒不分身分地位,没有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都可能是染疫的高危群。

“病毒不分你我,部长也会中招……所有人都有机会染疫,已有多少政府官员、部长、国会议员、政府领袖染疫,所以大家务必要谨慎。”

议员加助理接近千人
开国会如“送羊入虎口”

韩沙再努丁形容,现今重开国会议会等同“送羊入虎口”,把敌人放进来偷袭自己,他促大家稍安勿躁,耐心等候国会议会重开。

他说,不少人指国盟因国会议员人数问题不敢召开会议,但事实并非如此。

他分析,我国222名国会议员若在议会期间有1名助理陪伴,就有400多人,而国会内当值的官员逾300人,再加上后勤职员及一些国会议员的司机等,将有近千人前来国会。

制定线上线下常规费时

“若召开长达一个月的议会,周一至周四上午10时至下午5时,换言之,就是给机会我们的敌人(冠病)来攻击我们。”

针对“线上线下”的混合概念召开国会上下议会,韩沙说,若要召开“线上线下”混合概念议会,首先需制定议会常规,而此极为费时。

他强调,然而,若要制定“线上线下”混合概念议会就需要召开国会特别议会来决定有关的议会常规细节。

“所以,为何不能等?为何要现在召开国会议会?

“大家应稍安勿躁,等候政府进行全国冠病免疫计划,今年9月及10月,在大部分人都获得接种疫苗后,那么国会重开将不会是一个大问题。所以,只需耐心等候一会儿,就那么短短的3个月。”

逮捕行动非为难
非法入境者最后接种

韩沙再努丁解释,执法人员展开大规模逮捕非法入境者行动并非是为难他们,反之是要确保我国定下的群体免疫目标能成功,让所有在大马居住的人获接种冠病疫苗。

他强调,逮捕行动也并非让他们优先接种疫苗,而是做好准备,即全国冠病免疫计划在今年9 月或10月取得大部分群体免疫目标后,接着才让非法入境者接种疫苗。

免接种后不见人影

“若没有做好准备,今天宣布明天开始为非法入境者接种疫苗,你认为会有多少人出来?这样一来群体免疫目标就难达成。”

他解释,逮捕行动后,执行人员将会记录非法入境者的资料,因此不用担心在接种首剂疫苗后,这些人士会失去踪影。

针对一些反对党国会议员促赦免非法入境者,韩沙强调,内政部去年已推出“重置非法外劳计划”(Pelan Rekalibrasi PATI),让任何有意留在我国的非法入境者可往内政部说明情况。

“当局将会安排他们前往所属大使馆或最高专员署办理手续。若雇主同意雇用他们,那么当局就会发出准证。

他强调,这也正好解决我国外劳短缺的问题。

他说,同样的,若有关非法入境者不愿逗留,当局也会安排遣送他们回国。

“我们为何要无缘无故赦免不认识的非法入境者?要留还是不要留下来,我们都会作出安排。”

赦免愿接种非法外劳
“人民会同意吗?”

一些人士建议让同意接种冠病疫苗的非法入境者获得赦免,针对此,韩沙反问:“人民会同意吗?我们的冠病疫苗是优先给人民的。”

他指出,在“重置非法外劳计划”下,非法入境者不用担心被驱赶,也不用东藏西躲,他们只需要出来登记要留在大马或回国,若要留下,就需遵守我国的法律。

截至去年12月31日,我国有254万名外籍人士向内政部登记,然而外传国内仍数有数以百万计的非法外劳。

“这个数据正确吗?我不知道,所以我国展开突击行动,以获取更清晰的数据。”

外劳受压迫应举报

针对反对党国会议员指这些非法外劳受到雇主压迫,因此当局不应对付对他们,韩沙再努丁说:“若事情属实,我们就会协助纠正。”

他也促受压迫的非法外劳挺身而出,例如遭到雇主拖欠薪酬而往别家打工,而护照遭前雇主保管者,应向大使馆或移民局举报,以解决他们的问题。

副警总长人选
按程序交首相元首

韩沙再努丁指出,全国副警察总长人选名单,将会按程序提交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和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

他透露,以他为首的警队委员会(SPP)上周已展开会议,并将会把全国副警察总长人选名单提交首相,若首相签署支持信后,则会呈交国家元首。

“一切都在处理中。”

拿督斯里阿克里沙尼是在今年5月4日,由副警察总长,升任我国第13任警察总长。

他是随着警察总长丹斯里阿都哈密退休而接任,且其委任是在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在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进谏下御准这项委任。

基于阿克里接任警察总长一职,因此副警察总长职位暂时悬空,并待依据程序遴选出新任人选。

7部门迎新总监

在阿克里上任后,武吉阿曼7大部门随即也迎来新总监。这些包括彭亨州总警长拿督斯里阿都加里尔擢升武吉阿曼刑事调查部总监,商业罪案调查部副总监拿督莫哈末卡马鲁丁擢升该部门总监、内部安全及公共秩序部副总监(行动) 拿督阿兹里擢升廉正部总监,而管理部主任拿督再尼也擢升为行政部总监。

此外,原任廉正部总监拿督占里调任政治部总监,行政部总监拿督南利丁调任防范罪案及社区安全部总监,而防范罪案及社区安全部总监拿督再纳阿比丁则调任内部安全及公共秩序部总监。

在州警察总部,警队秘书拿督南利擢升彭亨总警长、武吉阿曼毒品罪案调查部副总监(充公财物/检控/扣留)拿督卡马鲁查曼擢升吉打总警长,而登嘉楼副总警长拿督罗海米擢升为总警长。

另外,拥有理学硕士学历,现年60岁的阿克里沙尼在1986年加入警队,迄今已为警队服务逾35年,而他曾2006及2013年担任登嘉楼及霹雳州总警长。

随后在2014年,阿克里沙尼即被擢升并在武吉阿曼警察总部担任多个要职,如策略及科技资源部总监、商业罪案调查部总监及防范罪案及社区安全部总监,并在去年8月14日顶替荣休的拿督斯里马兹兰,走马上任担任全国副警察总长。

相关新闻:【独家】内长:人数居高不下 难民署勿随意发卡

明日预告:勿把警察付出视为理所当然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