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 :又青

行动管控令实施后,许多弱势家庭陷困。益人社区服务中心投入物资援助行动,每次出动,除了派发物资的义工,还有一位拿着相机,默默用镜头记录一切的义工袁金城。大至天空变幻的颜色,细至义工额头鬓角的汗水,他都没错过。
戴着口罩的他,眼神显得格外专注,在镜头对准、按下快门之前,他已经迅速探究周围一遍。一张平面照片如何立体,有故事性、趣味性,像导演引导观众,该聚焦哪里,看似不经意,其实精心策划。

袁金城以前是婚礼摄影师,现在是影视制作人。启蒙他摄影道路启蒙是务农的父亲——父亲那台Yashica相机。因为农耕生活忙碌,一双手一直腾不出来,荷锄的双掌一直老老实实地在为生活挥动,印象中,袁金城不曾窥见父亲眼里的世界。

Yashica束之高阁,孤寂高冷的姿态,却吸引了袁金城。初中一那年,他加入学校的摄影协会,想象中父亲举着相机拍照的样子,如今活现在自己身上。父亲知道了,毫不迟疑,给他买了新相机。于是,他开始用另一只眼看世界。

毕业以后,金城很自然地踏入相馆工作——从相馆暗房技术年代,到日新月异的摄影PS年代,转眼就30年。期间,他换过几间不同的相馆,担任过好些著名婚纱店摄影。也曾为了追寻灵感和猎奇,接触许多民间信仰,当过乩童,怪力乱神,满足灵感需要。

直至28岁,已婚的他为填补家计,前往新加坡发展,遇上其中一名老板是基督徒,邀请他到教会。

比摄影更美的“看见”

“那间教会早上七点多开始崇拜。如果要去,我五点多得起床,坐MRT,再转LRT。我应酬了老板3次,但有一次,我没有设闹钟,清晨无点多却自动醒来,十分精神。想起答应过老板要去教会的……好吧!就去吧!”

后来,袁金城也记不起这第一次崇拜有什么特别,牧师台上说什么,也记不太清楚。但散会后发生的事,他历历在目。

“在回家路上,我下了MRT,走在一个公园,周围都是青葱的树木。走着走着,我忽然意识到身边这些树木,感觉‘创造者’就在我身边,而我就走在祂里面。”

《圣经·诗篇》19篇1-4节:“诸天诉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手段。这日到那日发出言语,这夜到那夜传出知识。无言无语,也无声音可听。它的量带通遍天下,它的言语传到地级。”

上帝把花草树木,竖立在引领袁金城金城通往生命之道的两旁,让受造界亲自传扬祂的名字,告诉人:我在!

这种感觉,完全跟以前不一样。袁金城金城回家去找关于基督教的资料,越找越多,越看越惊讶。

“就像眼睛有片东西掉下来,一下子看清了。”摄影生涯里,没有比这更美的“看见”。

那段日子,他开始去明白,什么叫作又真又活,独一的神;从《圣经》知道什么是上帝给人最美的应许:世人犯了罪,但借着相信耶稣基督,是上帝的儿子,为人钉死在十字架,为人赎罪受刑,凡信之人,就得永生,如同主耶稣死后复活,永远地战胜死亡……

他开始自己阅读《圣经》,看那些故事,读相关资料,自己敬拜起上帝,也就真的信了。但信了主,他没有一帆风顺。

《圣经·诗篇》119篇71节:“我受苦是与我有益,为要使我学习你的律例。”

袁金城一共有5名孩子,那时,第四名孩子快出生,在新加坡赚的钱汇回家里去,也就所剩无几。养家的经济压力,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消极的想法跟着出现,扯着他前进的步伐。

“人生没有意义,活着就是赚钱……我几乎绝望,就转向神祈求改变我的生活。一天读经,看到:‘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且信祂赏赐那寻求祂的人’(来11:6)我又想起‘所以我告诉你们,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可11:24)”

两处经文给了他安慰,把一天天增生的压力,又压回一点下去。继续工作了一段日子,他萌起回乡创业念头,想自己开设婚纱店。老板娘问他:“找到地点了吗?”“有钱吗?”他答“没有”。

成就一切的是神,不是人

袁金城相信上帝一定会做成这事,毅然回到居銮。朋友给他介绍一个新建的商店单位,很宽敞,但他不想要那么大间的。后来还是见了店主,店主爽快,说先拿去,先不用给租金。后来,店后面开了一间很大酒楼,附近生意跟着热络起来。装修店面需要不少资金,但袁金城的朋友,做玻璃的、石膏的、水电的陆续出现了,义气先替他做了,以后赚钱再还。

装修要完成了,却没钱买冷气机。“情况已迫在眉睫,说当时我完全信靠主,完全没有压力?其实还是有挑战的。一次,我载着当时最小的儿子去看装修。儿子在后座,他想播放卡带,拉直了身子伸直了手努力要把卡带推进播音机,弄了好阵子却不成,便开始烦躁。我就推着他的手,他借着我的助力,成功把卡带推进去,得意地说:‘爸你看、你看我开到了!’诶?——我忽然意识到上帝是在跟我说:‘现在成就一切的,不是你,你不必这么大反应。’”这个念头一闪过,轰隆一声,袁金城心中那块大石掉落了……因为创业,袁金城负债几百千,但此时此刻,这个重担、压力忽然消失不见,整颗心轻省多了!

以后经营生意,也是起起落落。袁金城从替人照相,到自己开店做生意。全盛时期,在居銮就开了3家连锁婚纱店。但生意做大以后,他往其他方面投资、做批发生意、广告等,渐渐拉开了盈亏差距,反而亏得越来越多。

后来,袁金城把摄影重心转至网络,太太继续经营婚纱店。2018年,袁金城的父亲不慎跌倒,需要照顾,他放下工作陪伴,直至去年父亲过世。两年间,袁金城收入不固定,主要的经济来源就靠婚纱店。再后来,3间婚纱店顶了给其他人。从无到有,再到无。

因种种因素,袁金城与太太不时闹意见,工作、家庭都难,大大小小的波浪一个接一个迎面扑来,打得人疼。他觉着自己像《圣经》旧约描述的以色列人,至今还走在“旷野”里(上帝把以色列人从埃及领出来以后,因以色列人犯罪,结果40年在旷野受苦,才抵达上帝应许的目的地——迦南地);他遇见许多挑战和困难,但他还是说:“信主至今,我对上帝的信心还是100分!上帝在我身上很多恩典……”

这次疫情,不可以不“出来”

年头发生2019冠状病毒病以后,很快散播蔓延到马来西亚。袁金城认识益人服务中心的谭维保牧师多年,工作和家庭的情况,谭牧师都给予诸多辅导与帮助。延续袁金城说的——“因为上帝在我身上诸多恩典,因此这次疫情,我不可以不‘出来’。”

行管令实施后,袁金城替人摄影的工作少了,但他反而多了服事上帝的机会。因着“想要为上帝做点什么”,他主动联系社区的非盈利组织、机构,包括维保牧师,然后拿起相机,背起相架,跟着救援团队到处拍摄。

他拍摄义工们重复上下搬货、拍摄受惠者的无奈与无助、拍摄空无人影的居銮街头。他说,就如通讯在战争中发挥重要功能,抗疫期间的镜头也是如此,而且还能把勇气、温暖传递出去。

“疫情期间许多人会不安不满,甚至恐惧。我希望能靠上帝的大能,把一份感动、一份爱,在网络上传播。

“但跟随了救援队伍多日,我发觉人的爱是有限的——有的人参与一两星期没关系,但长期的话就不一定了。《圣经》说‘你要爱邻舍如同爱自己’,如果大家都能自发地照顾左邻右舍,那援助的力量必定更强大更持久,带来更大的祝福。”
五十多天来不收费上上下下地摄录,难道不忧家里米粮?袁金城说,那些援助物资,也援助了他一家。这期间,虽然没有收入,但不断炊。

后来,他也接洽几间教会,义务为他们录制和剪辑线上崇拜视频。年轻到现在,袁金城金城举起相机的动作不计其数,入镜的是不同的人物、画面:大自然、环境、名人、政治人物、婚恋的甜蜜爱人;现在则是:巷尾角落里等待援助的人、贫穷孤苦;再到神职人员、牧师、传道。这不停更换、对准别人的镜头,却反而记录了一个摄影师几十年来的生活转变,还有上帝雕塑他生命的痕迹。

立志参与媒体宣教

袁金城向上帝祈求智慧,把专长更好地应用在信仰中。他说:“疫情过后,许多国家也表示回不去过往的生活,接下来我立志参与媒体宣教、基督教影视制作,协助中小企业发展新媒体。我希望多参与各地教会或基督教的社区服务,发展线上事工……这些以前我都不做,但现在却更清楚知道,如何有智慧地去作上帝的工作了。”

尽管踏入摄影行业至今,一直有各种挑战,至今也不算生活平顺,但金城说,面对挫折挑战他不惧怕,因为“神所爱的儿女,祂必管教”——“苦难”不是教人惧怕,而是叫我们更刚强,更靠近神,感受主的同在。面对这次疫情,也是如此,主恩够用。

●有兴趣或需要发展新媒体、媒体宣教事工的教会或企业,欢迎联系袁金城面簿专页https://www.facebook.com/thomasyuanmalaysia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