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人

天增岁月,人能增寿吗?/黄子

文:黄子

2021的农历新年,瘟疫笼罩,行动管制,不能回乡,可说是年味最淡的新年。除了电台的新年歌,超市零售店全受管制,谁还大举张灯结彩?蕉柑、卢柑少见,鼓锣喧天的舞狮无声无影,春节的声音、颜色、味道,几近无声、无色、无味了。

祈盼2022新年,就像1988年的春节;转眼2024年新年又到了。

80年代中期,经过多年的经济衰退,民生凋敝,1988年的春节是个转捩点,极富大地回春的气氛,生机勃勃、喜气洋洋。而眼前冠病即将全面退场,雨季再长也会过去,天也必晴,病毒散尽,祈愿平安再临人间,春节喜气洋溢马来西亚。

看来土气的春联

“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这很土气,很应时的对联,相信是四百多年来,被复制贴在门框上或虚拟的网络上,最常见的应景春联。如果作者有版权的话,也是发得不清不楚了。

有华人的地方,若有贴春联,也必定会见到这一幅吉祥语。正如中秋节有月饼、有灯笼,大家也会见到“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知道是苏东坡的手笔。可是,这幅看起来像三家村老秀才所写的对子,却鲜少人知道作者是谁。

说来不奇怪,打从隋唐开科取士,千多年下来,中国一共出了630位状元,其中只有507位是有名有姓可考可证的。这507位,千百年来都是当时的天下第一,顶尖人材,可是,又有多少老百姓记得他们是谁?写这幅对联的,正是一位状元,而且是20岁就高中的状元郎!“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能中状元,基本上都是老公公的状元“公”了,这位广东潮州的林大钦,可真是货真价实的状元“郎”。

年少得志的状元郎

这位年少得志的状元郎,是个大孝子。中了举,平步青云,在京城当了官,立刻把母亲接来享福。岂知老母水土不服,三天两头,老是生病。接母亲来是享受荣华富贵,不是来生病;一般人只好送母亲回乡,但他不忍心离别,让母亲孤身上路回乡;仕途才刚刚开始,他竟然视荣华富贵如粪土,毅然上书请辞,陪着母亲回归故里,当时不过23岁!美好的人生、似锦的前程才刚刚开始啊,他竟舍得!

放下锦绣前程,他是真真实实地辞官归田,当起农民。5年后,老母去世。换成他人,守丧3年后会立刻再出山做官;他却伤心欲绝,几次哭到吐血,庄稼也顾不上,亲友劝不听,天天精神恍惚,33岁那年,也去了。

千万人求之不得的荣华富贵、升官发财,他已在手还可继续得手;若无特别事故,或天夭其寿,只要不像他这般沉溺在悲伤中,也不致吐血身亡。

这位状元的极端“孝行”,几近病态。如果他的母亲很正常的话,相信也不希望他年纪轻轻追随她于泉下。

生命的长短,富贵贫穷,人只能尽人事,最终是由上帝决定。

凡人都祈盼“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但还是有许多人,追求的是更高的生命意义,福寿兼得固然是美事,但为了“道”,如孔夫子,仍可视富贵如浮云。

他们将与天地齐寿

而过去200年,千千万万欧美、剑桥、牛津、柏林、哈佛等等杰出的人材,纷纷到中国、到非洲去行医,开启现代化的教育慈惠工作,宣扬天国的福音,许多人因水土不服,年纪轻轻就在医药落后的环境中安息了。他们不以荣华富贵、似锦前程为念;他们当中也有人献出千万家产和自己的生命,给中国人、非洲人。

他们没有祈盼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因为他们知道——短暂的人间客旅征途的终站,他们将与天地齐寿,享受耶稣基督为他们所预备,也是为所有愿意相信的人所预备——福气无边的天家。

反应

 

牧羊人

常得团圆有几家?/黄子

文:黄子

古早时,逢年过节,都是家人团圆的时刻。有些节日早已淡去,现代人已不再守的重阳节,在古代可是登高望远避难的时节,饮酒,大诗人王维还写道“偏插茱萸少一人”。如今,最重要的两大团圆节期,一是“千里共婵娟,但愿人长久”的中秋节,月圆人团圆。不过,今天在城市、在海外工作的游子,除了吃月饼,没有多少人会真的请假回乡,与家人父母团聚了。现在,只剩下除夕的年夜饭,好多人,还是会万里回国、千里塞车,赶回家乡吃团圆饭。

但是,常得团圆有几家?

团圆并不理所当然

提这问题的是明朝著名的四大才子之一的文征明。与其他3大才子相比,起初他的画不如唐伯虎,字不如祝枝山,诗不如徐昌谷。但他大器晚成,活得越老,他的作品越佳,而他是4人中最高寿。

打从25岁开始,每年除夕,吃过团圆饭,与家人欢庆过后,他就开始坐在案前:“除夕人家正忙时,我自挑灯拣旧诗”,翻阅旧作,然后写除夕新诗,直到高龄90岁,年年如此。“挑灯拣旧诗”的那一年,第一个孩子出世,三代同堂,一家团圆,何等幸福;并且明年将是他充满期盼,第一次参加乡试。至于他将如姜维九出祈山伐魏无功,九次乡试,九战九败,则是后话了。

他没视与家人团圆为理所当然的常态,所以上一句是这么说“人生勿苦求身外”,而当珍惜、珍贵难的得团圆。他九试不中,官场生涯更是短促。不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反而造就他诗、书、画的艺术造诣,犹如一坛老酒,愈老愈醇,到了摩西所作诗篇形容的:“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

80岁时,声名更是远播到日本,求画者门庭若市。他身壮体健,那年除夕诗的破题是“八十衰翁仍送岁,垆薰灯影共婆娑。”这首七律的尾联是:儿孙绕膝情堪恋,后饮屠苏且笑歌。古来的英雄人物,文人雅士,历史上的大卡,没有几人的人生,像他这般福杯满溢。著名的边塞诗人高适,虽然晚年封侯富贵,但大半生却是穷困潦倒,高适的除夕诗,除夕之夜,独宿客栈,与家人相隔千里之遥,阅之凄然:旅馆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凄然?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

不是没钱没宴,不是关山阻碍

比起古人,我们较为经济富裕,交通方便,万里之远也是朝发夕至,但在除夕之夜,多少人家不能同欢共庆,一起吃团圆饭呢?人权性权高涨,因此婚姻家庭,比玻璃更脆弱。不是没钱设宴,不是关山阻碍。人权性权越是高涨,男欢女爱越是自由,许多人的心灵,婚姻、家庭,人生,象是公牛狂奔后的China Shop,满地破碎。

但人若能体贴上帝的心意,夫妻相爱,不可离异;父母慈爱,子女孝顺,纵使不能常相聚,但大年除夕,一家团圆欢聚,那是多美好幸福的事。人到暮年,还有什么比一家团圆更幸福的事呢?

我们没有文征明这等才华成就,也不一定会如他享长寿,以及几乎一生年年除夕都与家人团圆欢聚,但只要我们按照圣经的教导,经营夫妻关系、亲子关系,一样可以享受家庭幸福。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除了今生短短几十年的除夕团圆,信耶稣为基督的人,将来在天上,还有永远的团契。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