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保管机构东盟秘书处发布通知,宣布汶莱、柬埔寨、老挝、新加坡、泰国、越南等6个东盟成员国和中国、日本、纽西兰、澳洲等4个非东盟成员国已向东盟秘书长正式提交核准书,RCEP将根据协定规定于2022年1月1日对上述10国开始生效。

与此同时,其他东盟国家也紧锣密鼓地推动RCEP在本国的批准进程。如,马来西亚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利在第16届东亚峰会致词时,就表示马来西亚已承诺在今年 12 月中旬之前完成RCEP的国内批准程序。而在印尼、菲律宾等国,RCEP也早已出现在立法议程上。

虽然,一些人声称“RCEP实质上是中国主导的贸易协定”,直言疫情冲击使得中国在RCEP中话语权更高,甚至在分析某些经济模型后,判定RCEP对东盟国家是弊大于利,远不如当下的FTA来得实惠。但显而易见的是,以东盟为中心、推动区域一体化,是东盟对RCEP的初衷与坚守,也是域外各国达成的共识,更能为亚太区域带来长远且可持续的美丽前景。

因而,随着RCEP的即将生效,企业亦应以东盟这一中心,调整自己的投资策略。

以区域视野做投资布局

RCEP的最大亮点,无疑是进一步扩大成员国间货物、服务、投资等领域和市场准入,促进庞大市场内经济要素自由流动,强化成员间生产分工合作。

因而,企业以往在某国设立总部,进而将其业务辐射到周边国家的做法已经不够。企业还要深入挖掘不同国家的比较优势,从区位、产业基础、人才构成以及与周围的竞合等因素做全盘考量,将原有国别投资策略逐渐转变为区域投资策略。更重要的是,利用RCEP统一贸易规则的“无缝”连接,企业在某国获取成功或经验的基础上,可以拉上该国“小伙伴”,在第三方市场开展合作,共同开拓区域内新市场。

世界经济论坛认为,东盟10国即将迈入社会经济飞跃式进步的的阶段。该区域这一常态会导致东盟70%的人口在2030年将成为中产阶级,而中产阶级的繁荣又将使该地区的消费增加一倍以上。在未来十年,该地区将成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拥有4万亿美元的消费市场。

在追求更高性价比必需品的同时,东盟许多新消费阶层将把他们的目光转向奢侈品及非必需品,并愿意为便捷、幸福安康和个性化支付溢价。这些变化反过来亦会对上游的先进材料、生产设备和零部件产生了巨大需求。而这些中高端产品的出口恰恰为东盟以外的其他成员方提供了广阔的商机,即在深化与区域内国家在中低端产品合作的同时,原先为域外企业提供国内配套的高端产品则有机会进入区域价值链高端。

在宽松环境下注重合规

面对亚太区域现有繁杂的双边、次区域和区域自贸及投资协定,RCEP成为东盟试图整合这个“面条碗”的“游戏规则改变者”。这不仅仅停留在统一现有规则层面,还要求成员国通过改革促进投资便利化的同时,引导企业更好地进行合规建设,完成转型。例如,在极短时间内通关完毕虽是小小步骤,对企业来说却更比调低关税来得实惠有效。

值得注意的是,RCEP在某些领域允许保留,这种“规则下的包容”为企业更好地适应规则,并开展合规建设创造了一定的缓冲池,但并不能成为企业“钻漏洞”的理由,尤其是当企业面对发达国家成员同行的竞争时,经营活动全流程、全方位合规应是企业安身立命之本。

虽然疫情突然而至,使得大踏步前进的东盟各国暂时停下脚步,然而东盟未来依然值得期许。作为东盟首倡的RCEP,不仅是将东盟为中心贯穿于构建与谈判始终,还会将东盟打造成为亚太区域内最有吸引力的市场,更是东盟成为世界未来第四大经济体的强有力支撑。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