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书展和我无关了/周若鹏

十几二十年来,这是第一次,书展和我彻底无关——我真的很满意这样的状态。我不去参观,没上台演讲,甚至连朋友想约在那里见面,我也拒绝。这不是抵制,但很像。
过去干出版社的时候,书展和工作息息相关。我们的脉搏随书展跳动,书籍面市总要赶上这个大卖场的日期。准备资金,筹备人员,说有多忙就多忙;上游印刷厂的工作量更可怕,大家都在这个时段赶书。

但忙到最后我们的收益并不怎样。展场的设计总是让人流先经过主家,书买得差不多了,才经过我们这些帮忙分摊租金的小展商。然在商言商,亦无可厚非。

我干出版 书展干我

成本越来越高,除租金以外还有额外费用,比如运输、办活动等等。有些费用合理,热门时段要用舞台须另付费,大家都要抢周末高峰时段,总要有个筛选机制。有些费用是莫须有的,收费方心知肚明,就不公开挑明了,这是最后一根稻草,压碎了我对未来与企业良知的虚妄预期。我干出版,书展干我。

到后来从小盈变大亏,只能安慰自己说把开销当营销,跑活动不一定为了赚钱,而是用来给产品、公司品牌曝光,耕耘未来。不过,那些忿忿不平都随着我离开出版业以后,皆成云烟。问题未曾解决,只是继续由其他人去承受那一团云、那一头烟而已。

书商、出版社必须依赖书展吗?也不一定,我至少接触过两家赫赫有名的公司是不参加书展的,理由是条件谈不拢,也没人聆听他们的诉求,这是比较委婉客气的说法。他们依赖自家网站、社媒和店面,这么多年了都十分稳定。

其中一家的老板对我说,不仰人鼻息一点问题都没有,营业额半点没掉,可见只要自己能接触读者就行了,如此公司存活得自在有尊严。我当时没有那种底气去破釜沉舟,结果会如何永远不知道了。

此后我就是个普通读者,和书展无利益瓜葛。我只想静静读书,不必刻意去凑热闹。我也是个普通作者,新书《阶段之死》快出版了,这回刻意避开书展,也不在连锁书店上架。我不能为一时意气赌上整家公司的命运,但赌上一部自己的书,还是可以的。

反应

 

灼见

给ZUS打打手板就放行吧/周若鹏

ZUS咖啡又道歉,又道歉,这回是因为和Adidas的活动上提供咖啡。原来Adidas在抵制名单上,原来它的产品是在以色列生产的,我之前不知道,估计ZUS也不知道,这是无心之失。

但不知道是很正常的,你可晓得抵制名单有多长?足以让人做出个App来列举和以色列相关的品牌,这个App叫做No Thanks。开发者是阿末峇许峇许,是逃亡到匈牙利的巴勒斯坦人,其兄妹直接或间接死以色列之手。

谷歌在名单上

我之所以知道这个App,是因为此刻风声鹤唳,有些媒体、公关公司特别紧张,要求员工和伙伴都下载它,在和任何人合作之前先调查其背景。看了抵制名单,你会发现彻底的抵制如同要半个地球停摆,以色列的足迹遍布全球。比如说,谷歌在名单上。

谷歌和亚马逊合作,为以色列军方提供价值12亿美元的云端服务。

若你要贯彻抵制,谷歌Chrome你不该用,安卓手机要丢掉,看到网站广告要闭起眼睛(绝大多数是谷歌提供的),删除谷歌地图,迷路就迷路。你以为导航还能靠Waze吗?那也是谷歌所有,而且本就是以色列公司。

而且,这名单一直在变,根据过去报道记录,苹果也在名单上,现在移除了。在这个全球化时代,企业经营并不单纯,谷歌做了一万件惠益用户的事,该为了一个以色列项目就被彻底否定吗?

企业拥有权也复杂了,麦当劳、肯德基、星巴克是美国品牌,就算以色列人有插一脚,但加盟参加特许经营的是马来西亚公司,工作的是马来西亚人,抵制行动伤害的不只是以色列。

抵制是消费者自由,我也大力谴责以色列的暴行,但它的政府干的坏事,民间未必支持的,以色列人民也办反政府示威。该抵制谁当中有太多灰色地带。有多灰色?说回No Thanks App吧,这个呼吁抵制谷歌的App,在谷歌Play Store上架,你得从谷歌下载安装。

要搞抵制,请记得对象是以色列,不要为此过火了,反而伤害了我们自己。若再有本地公司像ZUS那样,一时不慎站错了边,打打手板就放行好了,别纠结太久吧!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