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灼见】马哈迪犯太岁/杨善勇

那些年,纵然敦马哈迪医生辞卸首相,他还是太岁,拒绝裸退。

回忆录《医生当家》(吉隆坡:MPH:2011)最后的一章〈传统与未来〉透露,他曾要求敦阿都拉委他为国油、普腾、马航、浮罗交怡发展局及刁曼发展机构的顾问。

不过,普腾、马航之职迟迟没有下文。“当然,我也没有权力过问。”书中,他酸溜溜地说。2008年第12届全国大选,多个州政权遽变之后,他转而力挺拿督斯里纳吉,让他替代阿都拉,成为下一任首相。

事情经过,除了黄少龙所撰《阿都拉巴达威传记》的版本,前副揆敦慕沙的回忆录《畅所欲言》(吉隆坡:Pelanduk;2016)透露,阿都拉接受慕沙所劝,知道自己斗不过马哈迪,宁可赶紧全身而退。

顺马者昌  逆马者亡

但是,纳吉和马哈迪的蜜月瞬间没了,两人关系也跟着砸了。chedet.cc之上贴文,马哈迪公然指称,有人向他投诉首相夫人罗丝玛,批评罗丝玛生活奢华,行经犹如实权首相。

显然的,那是直指纳吉的痛穴了。随后的那些跌宕起伏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组成土著团结党,结合希望联盟,国阵倒台。纳吉败走,继而被控,锒铛入狱,身陷囹圄。

唯马哈迪仍然还是太岁,不但想要继续操控首相人选,而且主导所有,甚至总揽资源丰厚,位高权重的部长,当时也全归他的土团党所有:内政、教育、乡区发展、企业发展。

享尽从前的风光,他想方设法阻扰安华接任,一再磨蹭拖沓,推搪交棒的日子。最终,“喜来登政变”,阿兹敏带着人民公正党大将窝里反,希盟一夜之间遽然解体,间接促成丹斯里慕尤丁入主布城,翻转政局……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太岁才是船长,顺马者昌,逆马者亡。慕尤丁势力消减后,他转而和伊斯兰党合作,试图借力打力。可惜,这一回,岁月既不站在他那一边,权力也不在马哈迪这一边。

历史总会不断轮回

敦达因被控,不过是第一步。此后会有什么跌宕起伏的变化,一切言之过早。我们唯一确定的是,历史总会不断轮回,太岁不会跟着同一人一直走,马哈迪不能例外,也不会例外。

望向窗外,回想当权一系列数以万计的作品:槟威大桥、巴贡水坝、南北大道、武吉加里尔体育馆、吉隆坡国际机场、双峰塔、布城、吉隆坡塔、多媒体走廊,不知犯了太岁的他是忐忑不安,还是沾沾自喜?

反应

 

灼见

民政破蛋,火箭完蛋/杨善勇

李继香病逝世,谁将替代出战新古毛州议席?

有记者援引消息说,行动党准备上阵人选多达5个,当中有当地市议员刘玥伶、雪州政治教育主任张菲倩,以及行动党雪州主席哥宾星助理曼迪。

不论最后谁将临危受命披甲,这个选区目前既不是希望联盟的安全区,此时的政局也不是团结政府的安全期。

追溯过去3届大选的战绩,还可理解选票分布的微妙处境:2013年,李继香先以1702多数票,险胜马华的黄桧璊。2018再以7134多数票打赢地头的黄冠文。然而,2023年之时,李继香抱病应战,只以4119票打败国盟民政党的张健锋。

耐人寻味的是,因为18岁选民登记,2023年的新古毛选民,比起之前的2万9133,暴增万人,累积4万人。

尽管如此,行动党得票没有因此有所显著增加,可见吸票的引力届临瓶颈,不比从前。

犹为不巧,困窘跟着接二连三而来:一、国防部副部长阿德里偏在国会提及,重启的国民服务计划3.0将会涉及大专生。年轻一辈听到这里,心里将有何想法,思之自明。选票的流向,也就不言可喻。

二、新古毛之所以得以保住,和“李继香因素”息息相关。现在李继香遽然离世而去,当地选民如何看待新人,谁也说不准。算到这里,火箭此战胜算忐忑不安,尽在不言中。

三、如果回顾执政以后的政绩,希盟想要继续信服铁粉,恐怕也不容易,遑论中间选民。甭说新村的永久地契,就是申遗,也不了了之。那么,仅凭一间间富丽堂皇的BMW厕所,可以因此轻松赢得广大民众的集体认可?

四、希盟和火箭入主布城后,既无法落实不吝溢美之词的大选宣言,甚至也提不出一套论述,辩护本身的力有不逮。相反的是,汇率急速大跌,入口百货水涨船高,经济满目疮痍,家家户户捉襟见肘,深切感受个人的生计拮据。

水能载舟 亦能覆舟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投选火箭,不是必然。想当年,马华战无不胜:陈强汉、曹勇发、王亚泰、庄祷融、黄冠文,前后盘踞接近40年,随后败予5·05换政府的海啸。

历经十年,新古毛百姓,一旦变心,民政党雪州主席张健锋自能破蛋,火箭也就准备完蛋。可惜,“人生自古谁无蛋,留取蛋清照中心”的苦涩,官做大了,全忘记了。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