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灼见】马中的防务合作/蓝中华博士

马来西亚与中国于1974年建立邦交后,双方在文化和贸易有深厚的交流和来往,短板在军事交流方面。

随着马来亚共产党于1989年放弃武装斗争,苏联于1991年杪解体和冷战的结束,马中两国在军事领域的交流与合作才有巨大的突破。

马中军事合作正式于1991年展开,两国外交部针对此事进行了磋商,接着于1992年展开两国国防部长互访活动,并于1995年互相在派驻对方的大使馆设立武官处。

马中推动军事合作

从1991年展开防务合作至今天,马中签署了多份合作备忘录和发表多份联合声明,以推动马中军事合作。

其中又以马中两国于1999年发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马来西亚政府关于未来双边合作框架的联合声明》奠定了双方的军事合作框架和建立起一个制度。

该声明阐明“为进一步发展防务合作关系,除加强两军高层交往外,应促进各个层次的互访,包括考察、军舰互访、培训、信息/情报交流、组织研讨会和展开互利研究与开发。在国防工业领域,双方将鼓励国防工业公司官员互访,举办展览、研讨会及讲习班以探讨联合或合作生产项目的可能性。”

经过数年的磨合后,大马时任副首相兼国防部长的拿督斯里纳吉于2005年9月访问中国期间签署了《马中防务合作了解备忘录》,为设立马中安全和国防咨询机制、双方军官训练交流、高级官员互访和交换信息等合作奠下基础。

同年12月,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访问马来西亚时,与时任首相敦阿都拉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马来西亚联合公报》,其“积极评价两国国防部今年9月签署的《防务合作了解备忘录》,同意在此了解备忘录框架下尽早启动马中防务安全磋商机制。双方还表示愿积极探讨军工军贸合作。”

就在这当儿,马来西亚要向中国进口武器的新闻发端于2004年。当时中国军工企业向我国推销KS-1A中程防空导弹系统,也顺带提出“买导弹送FN-6技术”的献议。

突破发生于2009年,大马时任国防部长阿都拉在国会确定了以2300万令吉特采购16套FN-6导弹发射器和64枚导弹的消息。阿都拉说:“政府选择FN-6的原因是为了提高王家炮兵团低空防卫能力。该系统操作简易和可以安装在多种发射平台。此外,因为FN-6符合陆军的性能要求,才选择了它。”

更大的突破发生于2016年,当时首相纳吉宣布向中国订购4艘濒海任务舰的决定,该军购案合同总价值11亿7000万令吉,全部在中国制造。

濒海任务舰的设计为排水量710吨,航速22节,舰船的设计不完全照搬中国或056A轻型护卫舰的设计,而是由大马海军、BNS和中国基于“满足实际需求”的理念而设计。

2021年12月,全部4艘濒海任务舰成功在大马海军服役,以沙巴亚庇海军基地为母港。随着服役一段时间后,大马海军基本上认同中国制造的军舰质量,全部4艘军舰已形成完整的战斗力,可以胜任海军所赋予的作战任务。

认同中国军舰质量

2022年7月27日,国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在国会说:“迄今,濒海任务舰的运作没有发生任何大问题,因为舰上水兵均能在海上或基地自行解决出现的任何技术问题。”

希山慕丁透露,依据海军在2021年7月1日至2022年6月30日操作濒海任务舰的经验,其每艘一小时运作费是1200令吉,一天运作费是2万8800令吉。

购买濒海任务舰彰显大马对中国军品质量的信任提高了,因为濒海任务舰的技术含量比FN-6导弹系统更高,其所带来的后续维护、保养和维修,将让马中两国在未来数十年的防务合作上走得更加紧密。

反应
国际

美国2军舰险迎面相撞

(华盛顿1日讯)美国海军大本营加州圣迭戈周二出现惊险场面,一艘神盾驱逐舰与一艘船坞登陆舰在视野不受阻的情况下,近距离迎面相遇。

两舰官兵沟通后化险为夷,但双方没有遵循国际海上避碰规则,让彼此的舰艇互相在对方的左舷驶过。

事发当地时间早上接近10时半,美国神盾驱逐舰莫姆森号驶入圣迭戈湾,正前方出现船坞登陆舰哈珀斯.费里号,两舰“船头对船头”非常接近,双方及时减慢航速停下来。两舰之后向对方通报将向其左舷转变航向,从另一方的右舷通过。军方指涉事军舰近距离从相反方向过航,但都安全实施机动,没有损毁或造成人员受伤。

不过,根据1972年《国际海上避碰规则》,“当两艘机动船在相对的或接近相对的航向上相遇而涉及碰撞危险时,各船须向其右舷转变航向,以致各从他船的左舷驶过”,莫姆森号与哈珀斯·费里号却采取相反的做法避免碰撞。

根据当时直播显示的画面,现场设有两个航道标志,哈珀斯·费里号不知为何驶入莫姆森号航道。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