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灼见】足足连累两三代人/黄金祥

大马人何其有幸,5·09的一张选票换来三个首相,而且一个比一个年轻。

三位首相师出同门,都是巫统强人。以年资论,老马可算是其他两位的师父;他的“插背刀法”更是政坛一绝,谈笑风生间,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你背后插刀。两位徒弟青出于蓝,不但师兄打败师父,师弟也打败师兄。巴生河后浪推前浪,可敬可畏。

师徒们互相插刀的结果,使大马政坛3年内风云万变,叫人目不暇给。全球的媒体和政治学者,必然对我国政客的神奇操作大开眼界、叹为观止:原来民主政治可以这样玩!未来的政治学科,可不能少了大马这一课。

如果回望大马过去60余年的政治历史,由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到今天的第九任;从5·13事件导致东姑退位到最近的“后后门政府“,但凡国家出现政权危机,波涛背后总有一只巨大“魔手”在搅动风云。

老马掌政的80至90年代,适逢东南亚经济起飞,大马还曾被誉为“亚洲四小虎”之一。那个年代,极端马来人和宗教狂热主义还没泛滥,国内气氛对华商相对友善。有取之不尽的石油黑金,加上许多台商、日本、欧美的外资,局势一片大好。

国家有钱,老马花起来也毫不手软。从国产车、柏化惹钢铁厂、土著银行外汇事件、巴昆水坝、双峰塔,到后来的布城行政区,个个都是动辄上百亿的大手笔。

老马挥霍不只千亿

遗憾的是,多年来的“业绩”显示,老马在政治上虽是个高手,在商场上却绝对是个庸才。经他手的,不是严重亏损、丑闻不断,就是像马航、普腾国产车这些扶不起的阿斗;再要不,就是南北大道这种每隔几年就要赔上数亿的奇葩合约。几十年来,把人民的奶都吸出血水来。

2009年,《华尔街日报》前编辑巴里韦恩出版一本《马来西亚独行侠:在动荡时期的马哈迪》,就毫不掩饰地指出,国家因老马而损失的,不下1000亿马币。

神奇的是,把国家的钱亏得一塌糊涂的老马,却有一个做生意的天才家族。他的儿女们个个是商界奇才,坐拥多家挂牌公司,身家过亿不在话下。

也许受到他的“启发”,老马的亲友及后来的每个部长,其家族也纷纷成了商界精英,每个不是捞得盆满钵满,就是懂得自小储蓄零用钱,长大后坐拥亿万家产。

在位22年修宪23次

此外,老马留下的“政治遗产”可说是罄竹难书:1987茅草行动、1988宪政危机、沙巴“身分证计划”、选区划分的“杰利蝾螈”、1994年青蛙变天、1996华资银行遭并吞、1999华团诉求事件、2001报殇、安华黑狱事件……等等,不是破坏国家司法、搅乱选举公正,就是动用国家机关对付政敌和华教人士、钳制新闻和公民言论自由。

5·09之前,老马在位22年,一共修宪23次,无一不是为了让自己的首相宝座,更稳更舒适。

80年代初期,大马民风尚属朴素,马来社会也不像今天这么保守。但是,为了和伊斯兰党争夺回教徒的话语权,本身是开明教徒的老马,刻意拉拢宗教激进分子,包括当时的安华在内。同时,动用国家教育资源,派遣众多马来子弟到埃及、中东、印尼等地学习回教文化。不料,这些学成归来的宗教导师反成伊党的中坚支持者,壮大伊党;以至在2001年,老马不惜打开潘朵拉的盒子,宣布大马是回教国。自此,大马回教化日益严重。80年代,华巫印三大民族在同一家咖啡店用餐那种和睦共处的情景已不复见。

舞弊滥权一脉相传

老马下台后,阿都拉和纳吉相继上位,各种朋党私相授受、舞弊滥权等变本加厉,可说是老马一脉相传。2008年的霹雳州变天,以及2020年的喜来登政变,也是师承老马的1994年沙巴政变。大马政坛青蛙为患,老马这位“召蛙祖师爷”,正是始作俑者。

有些90后和千禧一代,因为课本上标榜的“大马现代化之父”,而对马哈迪有着崇高的敬意。但是,经历80年代至今的中老年一辈,则多数对他另有看法。曾几何时,大马的经济表现和韩国不相上下,在亚洲仅次于日本。50年过去,我们被远远抛在后头,国家整体素质不进反退。族群分化、政治宗教化日趋严重,华人经济空间缩窄;而政治人物的贪污、无能、无德、尸位素餐,成了“入阁标准”。

攀比老李自取其辱

多年来,老马和长堤彼岸的李光耀一直有瑜亮情结。老李把一个落后、资源匮乏的小岛发展成举世闻名的先进国;李光耀的睿智,也让世人尊崇他为世界级的政治家。

反观叱咤大马半个世纪的老马,虽然坐拥丰富的天然资源、权倾一时,却把经济拖入泥沼,国家纪纲破坏殆尽,朋党主义、种族政策、盗贼政治……无一不把国家推离正轨,足足连累两三代人。今日新马两地成就差距之大,老马若还想攀比老李,只能是自取其辱。

本来,5·09后以耄耋之龄二度任相,是他将功赎罪、拨乱反正的最后机会,可惜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毒蛇终究无法忍住咬人的本性。他宁愿负上更大的历史骂名,也要阻挡安华任相,把人民好不容易争取得来的新政亲手毁掉。

也难怪,在许多人眼里,那张慈眉善目的脸孔背后,似乎总隐藏着一个面目狰狞的……

反应

 

要闻

确保审讯顺利进行 高庭建议敦马勿出国

(吉隆坡19日讯)高庭今日建议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勿出国,以确保他起诉副首相兼乡区及直辖区发展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的诽谤诉讼案能够顺利进行,不再展期。

法庭在今日开庭后。马哈迪代表律师米尔向法庭展示国家心脏中心发出的信件,证实其当事人因咳嗽进入国家心脏中心,因此需告病假。

“马哈迪周日(14日)从伦敦返马,第二天因咳嗽住进国家心脏中心。”

高庭司法专员颜德壮对马哈迪的健康问题表关注,希望对方早日康复,但同时也促后者在临近审讯的日期勿出国,避免这宗自2022年起一直展期的案件一而再押后审理。

“这案子自2022年以来一直悬而未决。案件定在8 月26日和27日的审理。我们希望他能尽快康复。

“出于尊重,也许你(律师)可以建议他不要出国。我们不能因为同样的健康原因或任何理由继续案件一再推迟。”

司法专员说,理想情况下,马哈迪应先在8 月26日作证,如果不能作证,则由其儿子拿督斯里慕克里出庭。

该案已两次延期,首次是于2023年11月,因前审讯法官罗扎娜调任槟城高庭而推迟;第二次则在2022年7 月,因为马哈迪身体不适而展期至今日。

马哈迪是在2022年7 月20日入禀高庭,起诉阿末扎希6 年前指控其身分证名字含“Kutty ”印裔名字字眼,以及他并非马来人或回教徒的说法已构成诽谤,并将阿末扎希列为唯一的答辩人。

他在诉状指出,阿末扎希于2017年7 月30日在巫统柯拉娜再也区部代表大会上对他发表上述含诽谤意味言论,该言论也转载到Astro Awani 优管频道和数个新闻网站,网民可毫无障碍地浏览。

他提到,阿末扎希的诽谤言论包括指控他的原名为Mahathir anak lelaki Iskandar Kutty ,并非马来人或回教徒,却在任相期间使用马来人身分牟取政治私利,有贬低印裔回教徒之嫌。

然而,阿末扎希在提呈的抗辩书,否认本身当日发表的言论具恶意及贬低原告在大众眼中的声誉。

2022年7 月,马哈迪提起诉讼,挑战扎希在2017年和2022年巫统区部会议期间的言论。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