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灼见】赚钱“必杀技”非暴利,是复利!/黄春梅

台湾资深专职投资人陈韦翰撰文透露,自己教课时曾碰过一名穿着朴素的早餐店老板娘,整个家族拥有1002张台积电,抱了三十多年,不知道应不应该卖。

当时是2017年,台积电股价是222元台币,所以他们的持股市值高达2.2亿台币,若以2017年每张股票配发现金股息7 元计算,光现金股息就可领超过700万台币。

当下陈韦翰即询问对方是否缺钱,因为一只每年会生700万台币的金鸡母,当初的本金也早已拿回来,除非急着用钱,否则何必杀鸡取卵呢?

最后老板娘决定不卖,并买下一间店面开早餐店,让女儿与女婿去经营,赚到的钱再拿去买台积电股票,专心做好这两件事就好。

99%人决定卖出

至于继续追买台积电,会不会担心买在高点,老板娘回答,自己有两家早餐店,店面又是自己的,每年还有几百万的股息可以领,够付贷款,也饿不死,有什么好怕的?

如果是你呢?会选择卖还是不卖?

其实我做信托基金这行这么多年,也常常碰到顾客问我这个问题,基金赚钱了,我应不应该卖?

陈韦翰的文章还没完呢,基于这个两难选择实在太有趣,他之后开课时,都会以上述个案来询问同学。

结果,99%的人决定卖出。理由很简单,2至3亿台币耶!(其中又有99%的人在卖出后,如果股价续涨不会再买回来,因为太贵了下不了手。)

只有1%的人,决定续抱。理由也很简单,除了成本为零外,自己又不缺钱,还可以每年领百万股息。

我的答案,就是那个1%。

因为投资让我们赚钱的方法不是暴利,而是复利,只要是好公司好基金,我只要继续抱稳稳,后面只会源源不绝地下金蛋,那我又何必急急地把母鸡杀死,断了自己的后路呢?

而且拿到这么大笔钱,你要干嘛呢?是不是怎样也要再投资呢?那再投资会不会有更大的风险呢?

所以如果不缺钱,我觉得真的没必要杀鸡取卵,一定要像个企业家般思考,这门生意到底还可不可以赚,钱能不能够成长,如果可以,细水长流是不是比天降横财来得好?

再说,投资并不是数字上的买卖,我们买的是某间公司或市场的成长,那当你着急把股票或基金卖出时,等于你觉得那个市场不再成长了,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也许有些人会说,哎呀,我现在不卖,等下跌下来咧?就像2020年尾的时候买,现在又回到原点,那我不是很傻吗?

让我们来听听投资大师彼得·林奇怎么说。

“长期持有投资是最有效的策略。您购买股票的价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坚持了多久。”

为了证明这个观点,彼得·林奇做了一个研究,分析市场在1965至1995年这30年间的回报率。

结果令人意外。

他发现,如果一个倒楣的投资者在每年市场达到最高价时投资1000美元,在30年的时间里,他的年化报酬率为10.6%。

反观另一个幸运的投资者,在每年市场处于最低点时买进1000美元的股票,30年下来他的回报率会不会是倒楣投资人的数百倍呢?

答案令人出乎意料,他的年化报酬率只是比倒楣投资人稍高的11.7%。

为何结果差异如此微小? 原因在于每年持续买进的方式分散了股价风险,以至于拉长时间轴来看,这些价差小到不足以影响大局,反而是时间因素才是创造复利的最大原因。

时间战胜股市起落

所以投资人应该训练好自己的选股能力,并想办法让自己长期待在股市(time in the market),而不是透过自以为是的算命师判断能力,来决定进出股市的时机(timing the market)。

由此,也衍生了投资界名言,time in the market, not timing the market。

以上的台积电案例,也说明了time in the market的重要性,只要有时间,你又何必惧怕股市的起落呢?

就把一切交给时间,让它为我们滚出丰厚财富,而我们就继续做好我们的工作,专心地赚钱再投资,而不是整天分心盯着股价想着赚价差,这个才是靠投资致富的快乐人生啊!

反应
言论

慢才是快的道理/黄春梅

最近和认识不久的小刘喝茶,劝爱投机的他,应该涉猎一些信托基金,分散风险,只见他表情痛苦地说:那个科恩马(刚被列入PN17),我也是有。

看到小刘,我就想到十多年前的自己。

因为科恩马,我也是有。

我初入股市时,是2009年的4月,那个时候开个股票户头也因为懒惰出门拖了很久,不然我就可以买到银行股最便宜的时候了。

虽然不是买在最低点,但我入市的时间点其实是很美的,就是技术面常常鼓吹的“宁买当头起”。

所以吉星高照的我,买什么起什么,只要耐心等个几个月,20%赚幅手到擒来。

我还记得启发我投资的入门师父告诉我,只要持续这样20%下去,你知道有多厉害吗?

然后我就以为自己有多厉害,殊不知巨富巴菲特一年的复利回酬也只是20%而已。

最好笑的是,吉星高照的我第一次碰到股灾,就是希腊债务危机,看着指数天天下挫,我的股票天天亏钱,汗飙个不停,这时师父打电话问我如何,然后劝我把那些不怎么亏钱的股票卖了,留得青山在。

结果,一阵子股灾过去之后,被我卖了的好股不停往上爬,我的心像被刀割,虽然还是懵懵懂懂,但我知道这个师父实在不行,一定要切割。

这个师父启发了我对股市的探索,却没有给予我正确的投资劝告和方向,看到好景就追,看到危机就跑,这绝对是投资大忌。

所以往后我都不轻易劝人买股,因为我启动了他,如果没有办法持续给予他正确的心态教育,那其实是害了他,就像当初的我一样,走了那么多冤枉路。

盲目听信经纪贴士

最愚蠢的冤枉路,就是盲目听信经纪的贴士,而不做功课。

那个时候的我,以为股市就是赌场,所以要赚钱就要有贴士,那最值得“信赖”的贴士,就是股票经纪的建议。

最可怕的就是贴士一开始就让你赚钱,那会让人觉得经纪们就是打救我们这些穷人的救世主,而我一开始也真的因为贴士赚了钱,所以更加对经纪深信不疑。

但也因为这些贴士,让我坠入如科恩马等等炒股的万丈深渊,算到来其实倒亏不少。

一直到五六年后,我才发现自己的问题,然后才甘愿投资众所周知的好公司,并领悟了慢才是快的道理。

每当熊市时(比如现在),股市都是很安静的,可是熊市之后就是牛市了,我已可以预见未来又会有多少如过去的我一样无知的股民,盲目地把钱葬入股海。

所以如果你真的对股市跃跃欲试,我劝你要好好找个老师学习,要开始投资就最好从安全性高的公司开始,边买边学,那胜算就大大提高了。

虽然我的投资初始之路不堪回首,但我也非常感恩这个经历,因为它让我彻头彻尾地明白了投资的真谛,也更坚定地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愿把此文献给和我一样一路跌跌撞撞的投资者,也祝福那些还在股海里抢进杀出的股民,比如小刘,早日觉悟,回头是岸。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