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灼见】耆老反思的益智灼见/翁书雄

在生活中,上课、阅读,或与适当的人交流,都可增长知识。当然,在现代,有人甚至说互联网上的谷歌叔叔才是伟大的老师。

最近,读到槟城90岁耆老拿督JC拉嘉绕的594页自传《我的旅途:革命和演化》,描述了从上世纪到今天的许多事件,让我获益匪浅。

其中内容包括日据时期(尤其华人如何遭日本人恶待)、1957年马来亚独立和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

它是回顾往事的有益读物,尤其书中记叙的时代,就是我父母分别从海南和广东南来马来亚,寻找更好的生活,逃离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贫困中国的时代。

有谁愿意离开温暖的家,到遥远和陌生的地方讨生活?这是我们祖先下南洋面对的挑战!花多一点时间思考,如果大马有更多机会或无贪污的商业前景,许多大马年轻人就不必离开,前往印支半岛工作了。

拉嘉绕对印度社群的灼见,的确令人大开眼界。我们经常听见有关印度人来马是做园丘工或散工,但事情还有另一面,是我们在读这本书前不太深入理解的另一个世界。

拉嘉绕来自印度的父亲在1920年代末在缅甸任职邮局局长。那时,邮局局长是负责整家邮局、权力很大。从前,大型的邮局通常有两层楼,局长和家人住楼上。

拉嘉绕的亲人劝说他父亲来马来亚,因为这里比缅甸好。他很快在亚罗士打任职,不过家人则留在较靠近亲人、发展较好的槟城。(想想看,一名知名大马政客的父亲也来自印度,与吉打当地马来女子结婚,不过却对他与印度的关系出奇地缄默!)

拉嘉绕描述了1957年以前马来亚印度专业人士和中产阶级的生活,尤其是受过教育的亲友和圈子。他们是医生、教育者、行政人员、工程师,甚至基督教牧师,从印度或锡兰(今斯里兰卡)来,协助建立今天的我国。

本书提供另一个视角,是居住在舒适房屋、弹钢琴拉小提琴、开汽车的印度人,他们与英国上司一起工作,甚至在社交和宗教场合与英人打成一片。

无惧批评政策政客

作为“见多识广”的人,拉嘉绕有许多大胆的主张。他不保留地批评某些政府政策,甚至抨击一些立场令他不安的知名政客,包括新加坡一名声望崇高的人物,并且对我国猖獗的贪腐和过于注重种族和宗教的现象感到愤怒。

这本书,部分是献给已故爱妻拿汀卡玛拉。也借此机会,就他导致过去许多冲突的固执,寻求宽恕。

他曾被时任印度总理尼赫鲁和自由斗士鲍斯夸奖为有野心、可为印度奋斗的年轻人。我想,这个事实给了他很多进取心和信心。

拉嘉绕生命的一个有趣情节,是他坚定的社会主义立场,认为西方帝国主义肆虐亚洲等地。在知名的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修读博士学位时,讲师要他删去批评殖民主义者的文句,他拒绝后甚至退学。

拉嘉绕因为反殖民,甚至于1959和1960年缺席了已故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出席的两场晚宴。

经过反思后,如今他觉得应该去“至少见见本身与殖民或兼并国行政无关的亲切和优雅女士”。

对拉嘉绕来说,这种有益的智慧最终还是到来,并意识到持久的固执对生命是无益的。

反应

 

灼见

与其诅咒黑暗,不如点根蜡烛/锺启章

1935年的冬天,美国经济陷入大萧条。有一天,纽约贫民窟一个法庭正在审理一宗案子。被告栏里站着一个衣衫破旧、满面羞愧、年近六旬的老太太,她因偷窃面包而被面包店的老板告上了法庭。

法官问被告:“你确实偷了面包店的面包吗?”老太太低着头嗫嚅地回答:“是的,法官大人,我确实偷了。”

法官又问:“你为什么去偷面包?难道是因为饥饿吗?”老太太抬起头,两眼看着法官,说道:“是的,我虽然饥饿,但我的3个失去父母的孙子,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饿死。”

老太太的话刚说完,旁听席上一阵聒噪。法官敲了一下木槌,严肃地说道:“肃静!下面宣布判决。”

法官面向老太太:“按法律你有两种选择,即处以10美元罚款或是10天监禁。”

老太太为难地说:“我若有10美元就不会去偷面包。我愿意坐牢10天,可我那3个孙子谁照顾呢?”

每人交50美分罚金

这时候,旁听席上一位男人站了起来,向老太太鞠了一躬说:“请你接受10美元的判决吧。”说毕,他掏出10美元,摘下帽子放进去。然后转身向旁听席上的其他人说:“我是纽约市市长拉瓜地亚,请诸位每人交50美分的罚金,这是为我们的冷漠付费,以处罚我们生活在一个要老祖母去偷面包来喂养孙子的城市。”

法庭上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片刻,所有旁听者都起立,每个人都拿出了50美分,放到市长的帽子里,连法官也不例外。

按法律,老妇人偷窃面包被罚款,与外人何干?可拉瓜地亚说得很明白——他告诉我们,人和人之间并非孤立无关,人来到这世间,作为社会的动物,是订有契约的:为我们的冷漠付费。物质利益的来往,有法律的契约;行为生活的交往,有精神的契约。

时间向前推移而来到1998年某月的一个上午,地点是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的推事庭,刑事律师拿督阿末扎哈里尔独自一人刚从法庭出来时,遇到一个戴着手铐的印裔妇女。

阿末扎哈里尔好奇地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对方回答说她因偷窃被捕了。律师:“为什么要偷窃呢?”

妇女嗫嚅回答说:“我向儿子许下承诺,只要他考到第一名,就会送他一个完整的铅笔盒做为奖励。”

买不起铅笔盒被迫偷窃

当时一个完整的铅笔盒,里面有漂亮的铅笔等等,售价是18令吉。结果儿子真的考取了第一名,可她却因买不起铅笔盒而被迫在一家超市偷窃。

听完妇人的故事,阿末扎哈里尔替她感到难过,但他还是再三向妇人确认儿子是否真的考取了第一名,并还亲自到妇人儿子的学校查阅成绩表,确定这名学生真的考取了第一名的佳绩。

之后,他便要求学校校长随他出庭作证,而校长也答应了。当天下午2时30分,阿末扎哈里尔回到法庭,向推事表明愿意免费成为这名妇人的辩护律师。

他出示了孩子的成绩单,法官当下也做出了最好的决定,判决妇女需守行2年。”

后来和这名妇人道别时,阿末扎哈里尔还给了她和儿子200令吉。

事隔19年后,2017年有一天,阿末扎哈里尔坐在法庭的食堂,他注意到有一名男子对着他露出笑容。过了几天,这名男子趋前与他搭讪。

阿末扎哈里尔回忆说:“他问我是不是律师,我说是,他说他的母亲曾受过我的恩惠,我问是什么案子,他说我或许忘了,之后便一五一十将当年那个考第一想要铅笔盒的男孩的故事娓娓道出,而现在的他,已成为了一名律师。”

隐恶扬善摒弃歧视

“我也不知当年我做得对不对,但就是基于我的帮助,这孩子才有机会成为律师。后来我还时常见到他。”这段人生经历,已经成为他终身难忘的事迹。几天前,我在社媒上观看了某家银行把这段感人的故事拍成开斋节宣传片的视频,也为之感动不已。

两个法庭故事,时空各异,但却道出了人性本善的真理。尽管在马来西亚这个多元族群社会,经常会有一些政治人物出来挑拨离间,破坏种族团结,以遂个人邪恶企图。

然而,就像女作家斯特朗所说:“与其诅咒黑暗,不如点根蜡烛。”

面对种族宗教极端分子的妄作胡为,最好的应对莫过于隐恶扬善,宣扬类似阿末扎哈里尔这种能够促进族群和谐的故事。唯有摒弃对不同族群的偏见与歧视,这个国家才会有前途。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