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美国副总统贺锦丽踏上东南亚土地的那一刻,正值拜登政府对内难以解决芯片荒、疫情卷土重来;对外羁绊于阿富汗撤军挑战、盟友担忧质疑不断之际。

因此,贺锦丽既要“稳固”新越,强化及提升伙伴关系以确保美国的地区利益和供应链的稳定;又要“安抚”伙伴,展现及印证美国仍可以从“灾难撤出”的历史伤害中复原的证据;更要“笼络”盟友,强调及宣称将致力于与印太地区盟友与伙伴一道维护“基于国际秩序的规则”。

然而,她或许没有想到,当今的东南亚,已经清楚地看到自身在世界舞台的价值和作用,也深刻意识到其在中美关系中必须要扮演着中立地位,“选边站”这种饮鸩止渴的行为并没有市场。因而,高调、热情的贺锦丽迎来低调、冷静的新越回应。

伙伴平等相待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东南亚国家需要的是什么? 

他们需要的,是平等相待的伙伴。

善用东南亚各国桥梁、建设和约束作用,以东盟中心地位发挥其对亚太地区的战略重要性,这是东南亚对美国的期许。然而,从舍曼到奥斯汀再到贺锦丽,拜登核心团队成员的接连造访仅以某些国家为重点,这种外交政策存在着明显的结构性差异,并不符合东盟“一个声音”说话的基石。

更何况,美国对阿富汗的“说走就走”,充分表明“美国至上”的价值观与外交政策,并未在特朗普离任后消失。恰恰相反,拜登还对此强化与细化,反映出美国对待盟友的态度完全取决于其国内选票和国家利益。

环境稳定友好

这个时候,贺锦丽“信誓旦旦”地强调美国将与他们一起面对中国在南海的威胁,又有多少东南亚国家愿意完全相信呢?

他们需要的,是稳定友好的环境。

位于地缘政治中心的东南亚各国,与美国及其盟友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领域建立了广泛且深入的合作伙伴关系。与此同时,中国也已成为各国最主要且不可忽视的经济贸易伙伴和基建重要参与国。因此,在中美间保持平衡,享受中美合作带来的地缘政治红利,是东南亚诸国对冲风险的绝佳策略。

需要强调的是,中美之间合作甚于对抗——是平衡得以保持的前提,若中美关系已经无法回到曾经的“美好过去”,东南亚各国就会像“走钢丝”一般,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

这个时候,贺锦丽“言之凿凿”地保证不强迫东南亚国家在中美之间“选边站”,又有多少东南亚国家愿意完全放心呢?

他们需要的,是真心实意的认同。

真心实意认同

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大是东南亚地区的共性,“尊重主权、求同存异”更是东盟赖以建立的基石,虽然已有部分国家迈入中等收入国家,部分国家近期发展势头迅猛,但是出口导向型制造业的发展特点,依然使得各国在技术水平、劳工与环境保护等方面存在许多不足。因而,当经济合作被民主、自由和尊重人权等价值观挟持,甚至在疫情肆虐下被用做批评打压的借口,东南亚国家实难迎头赶上,加速东盟一体化建设。

这个时候,贺锦丽“煞有其事”地诠释“印太战略”的安全价值,而经济合作仅略有提及又缺乏细节,更只字未提加入CPTPP,又有多少东南亚国家愿意完全支持呢?

面对“翘首以盼”的东南亚伙伴,贺锦丽开展的“魅力攻势”做出一系列看似美好的承诺。然而,“口惠而实不至”,这些“美好的理想”在“骨感的现实”面前又能讨得东南亚伙伴的几分投入呢?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