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灼见】温柔而坚定的身体接触/周若鹏

夜晚阿茂在酒吧喝闷酒,唏嘘的问:“到底接下来怎样做?”我问:“怎么了?”

“我不喜欢我女友见前男友阿健,屡劝不听,我就听部长讲,分房睡3天。然后她那道谜题我解不了,到底什么是‘温柔却坚定的身体接触’?是要怎样?”

给我一杯又冷又热的咖啡乌;脆皮的蛋糕;给我能当头盔的鸭舌帽;防弹的T恤;可以切菜的皮鞭;当棍子用的绳子;我要用纸张当砖块建房子;用金属般坚硬的棉花造飞机。总之我要武力教育老婆,但她又不会受伤不会疼。

究竟怎样温柔又坚定地用肢体接触教训老婆?轻轻捉着她的肩膀用力摇吗?握着她的手臂然后使出九阳内功吗?戴着铁手套给她按摩吗?握着她双手用坚定的眼神注视吗?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拿督茜蒂再拉这番话是否倡导家庭暴力?我倒不这么认为,因为她言辞矛盾,根本不懂她在讲什么。也不是第一次了,过去马航飞机遭袭坠毁,她说马航应禁酒以免天谴;冠病疫情摧毁航空业,她要“修正”女性空服人员制服。

她的数学也很一流,她发推特说冠病病患死亡率不过1%,但每个人随时死掉的几率是100%,根据这个逻辑,要长命百岁的话请现在就去拥抱冠病病人,最好还温柔又用力地接吻。因为不患病你肯定会死掉,病了就有99%机会能活命。

为何任用这样的人?

另一个谜题,为什么政府领袖非得任用这样的人?杂牌军夺权,每个小队都有几个将军,论功行赏好歹要分一些职位出去,谁够资深谁拿,可是资深不代表贤能,很显然的某种古旧的世界观完全与现实脱节。不管茜蒂再拉有没有倡导暴力,那种以夫为尊的调调早已不合时宜。况且,部长制定政策、管好行政就够,人民家事几时轮到你置喙?

我骂阿茂:“你好听不听,听部长?不过,你也不用烦什么温柔什么坚定了,反正以后都不会有身体接触。”

“蛤?为什么?”

“你们分房3天吗?噢,阿健跟我说他的前女友去了他房……”

相关报道/视频:

【视频】“夫可严厉但不伤害妻” 副妇女部长“驯妻论”惹议

反应

 

灼见

【灼见】团结政府有没有拉拢伊党?/周若鹏

某位相识的政治人物,向来满怀理想一心为民服务;当选之后确实能做很多事,但同时也觉得挫败——他发现再难说真话了。对外发言常因种种政治考量而必须过滤。

10句话只有5句真心。假设一个这么真诚的人也只剩一半的时间在讲真话,其他老油条呢?普通人民又如何分辨讯息真伪?

讲真话毫不费力

针对伊党加入团结政府的传言,发言人法米不置可否,又说领袖之间多有“讨论”。这究竟意味什么呢?换个不相关的话题吧!假设你当众问我喜欢男人还是女人,而我没在0.1秒内马上回答你,你猜我在想什么?

陆兆福后来出场为法米的话注释,他说所谓讨论是指联邦与州政府之间的讨论,而非政治讨论。我纳闷了,如果法米讲错话,为什么他不亲自澄清?你问我喜欢男人女人,我沉默,结果我太太出来说:“周若鹏喜欢女人!”你又会怎么想?

后来林冠英也出场了,说和行动党部长们见过面,大家都说从没在高层讨论过此事。嗯……那么中层和底层又如何呢?你问我喜欢谁,我沉默,我妈妈站出来说:“家庭会议上从来没聊过这件事……”

讲真话是毫不费力的,实话实说罢了,我喜欢女人,不假思索就说了。撒谎则是烧脑的事,我必须启动大脑的创意部门编故事,同时要对抗被捉包的焦虑,以及掩埋良知。

为了让良知好过,想隐瞒真相的人会尽挑些无关要旨的“真话”来说。假设我不愿承认自己喜欢男人,我会讲“我已经结婚了”、“没有证据显示我喜欢男人”、“家庭会议上从没探讨过我的性取向”等等 。

这些都是“真话”,但我就是没法直视你的眼睛,斩钉截铁地告诉你说我喜欢女人。

不排除无中生有

究竟政府有招揽伊党吗?希盟和伊党过去也不是没有合作过,暗地里再有谈判并不奇怪,团结政府一直赢不得马来民心,或想借此捷径稳固政权,既然谈不拢就没必要多生枝节了。这些消息不知道谁放出来的,也不排除是无中生有,借谣言离间国盟,于选前扰乱对手军心。

我不是政治人物,没有政党操控我的喉舌,也不必死爱面子,大可直说:我不晓得真相。我只知道真话通常都简单扼要,兜得越长就越虚。他们的那些话都只能听一半;另一半,得靠我们自己观察和思考了。

又,我确实喜欢女人,斩钉截铁地说。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