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灼见】新村“黑历史”论述之争/甘德政博士

最近新村申遗引发争论,曾在马大执教的拿督兰娜阿当教授指出,新村涉及马共黑历史,所以申遗不合理;国大教授拿督张国祥也说,新村无特色还有黑历史,没申遗的价值。

这是很典型的“巫统史观”或“官方论述”,影响了绝大部分马来人的主流意识形态。对他们而言,以华人为主的马共武装分子,一直是“马来主权”的重大威胁,而新村就是这段历史的产物。2013年我国电影《新村》因马共元素而被禁,当中剧情某种程度上也固化了“华人都支持马共”的迷思。

新村的确有深深的冷战烙印,当年英殖民政府把数十万华人赶入数百个“集中营”,就是要切断马共游击队的供应线。

华人恐被逐回中国

根据解密后的钦差大臣亨利葛尼爵士私人文件,他认为绝大部分华人都是马共的同情者,马共的粮食“乃华人供给,尽人皆知,华人除极少数外,多未有任何行动来抵抗共党……”,另外他也指“各民族对华人明显不愿自助的态度,其愤怒情绪,日益增加,华人只知享受安乐,集中精神于钻营……”这种想法影响了多少外人对华人的负面观感,不言而喻。

当时英国军警到处抓捕和马共有牵连的华人,男女老少都有,有名有姓、记录在案并被遣送回中国的,就有2万多人。当时英国人认为,如果无法镇压马共,这数十万华人也要被驱逐回中国。

在国际冷战的背景下,为了应付英国人的“反共排华”论述,以保住华人留在马来亚落地生根的机会,右派政党马华于1950年初组织“新村自卫团”,一些国民党背景的马华领袖从美国中情局处拿到1000支卡宾枪,用来武装马华党员组成的新村自卫团。

卡宾枪是美军在太平洋战场上歼灭日军的利器,火力比当时马来军团装备的老式来福枪还猛,随着各地新村的防卫工作由新村自卫团接替后,英国人及马来人对华人“亲共”和“不忠诚”的疑虑才有所减缓。

为了进一步和共产势力切割和势不两立,也为了展示华人对马来亚的忠诚,马华也在各地新村策动一系列的“良好公民反共示威大游行”,这都有史料可循。

游行名义上是反共,实际上是展示力量给外人看,接下来才会有参与制宪、公民权和华教地位谈判、联合友族一起独立建国的后续故事,这都必须有硬实力作为底气。

“枪杆子出政权”惹议

这套马华内部流传的“枪杆子出政权”论述,左派华人绝对不会承认,反而会认为这是“买办阶级头家政党”的片面之词。

其实,本地华社长期以来,左派势力都远大于右派,如不是因为碰上英美反共的冷战大背景,右派华人领袖获得大集结的历史机遇,根本难以和左派抗衡。近年来随着马华式微和被华人全面抛弃后,这套史观在华社也被扫入垃圾桶。

在如今的马来社会看来,马华“枪杆子出政权”也是“政治不正确”。即使马华党员组成的新村自卫团成员,都有当时英殖民政府发出的证书,是政府承认的合法武装力量,和对立面的“马共暴徒”也有鲜明对比,但另一方面却也难怪有了这是拿英美武器、和殖民者同流合污的“帮凶”指责。

总之,马华陷入了里外不是人的窘境,在历史诠释权和话语权方面都居于绝对下风。

新村申遗绕不开冷战遗绪和马华历史定位的讨论,但在目前的政治现实氛围下,看来很难有突破。

反应

 

灼见

【灼见】3个争论·茶杯风波/谢诗坚博士

最近有3件事困扰着华社,其一是由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倪可敏提出的:“政府准备探讨申请将华人新村列为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结果第一个反对这项建议的是巫统前总秘书,也就是现任工程部副部长拿督斯里阿末马斯兰。

他提醒行动党领袖勿以种族论述伤害马来人或土著的情感,毕竟这个族群占国家人口的70%。他认为已有4名行动党议员支持的这项建议,是在测试马来人和土著的底线。

在同一天(2月10日),巫统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认为这项申请没有必要。也是外交部长的他说,申遗不是说说就可以,而是必须要经过繁琐程序。与此同时,前首相拿督斯里伊斯迈沙比里也形容,申遗不会促进种族团结。接着,伊斯兰党马兰国会议员拿督斯里依斯迈慕达立也在国会表示反对。他说,这是反共产党的产物,如果将之申遗,如同承认国家的黑历史。

旋后倪可敏宣布收回此项建议,风波乃告一段落。换句话说,“华人新村”申遗计划告吹了。

1950年,英方委任毕利斯将军为剿共行动主任。毕利斯计划出台了,将住在乡村及森林地带的华人赶往新村居住。从1950到1954年,共有57万华人被迫住在用铁刺网围起来的新村,遍地荒野,一无所有。

在1954年时的统计有480个新村;到了2002年减成450个,数目的变化乃因有些人口迁移而消失或被并入另一个城镇。如今新村人口已超过百万。

新村兴盛创造春天

其实在我看来,倪可敏的建议是没有必要的,也是不恰当的。因为所谓“新村”是英国人炮制出来的,以迫使华人住进被监视的新村。早上出门工作要登记,回来也要登记;更有警卫24小时巡视,甚至被安排在新村内吃大锅饭,形同一个露天大监狱。尤其无法忍受的是英方做了坏事,竟要马华公会给予物质资助。

渐渐地新村也不再落后,而且也有所发展,这足以证明华人的勤劳和智慧,即使被放在一个一无所有的土地上生活,依然可以创造春天。

第二件事是所谓肉骨茶风波。在2月23日,政府宣布将肉骨茶列为国家美食遗产,引发了巫青团长阿克马的强烈反对,因而促请首相拿督斯里安华开除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长拿督斯里张庆信。

与此同时,巫统布城区部宣传主任东姑莫哈末哈菲兹也反对将肉骨茶列为国家美食遗产。

肉骨茶向来是华人的传统美食,一般上是用猪肉加上药材熬煮的浓汤。但近年来也有友族用鸡肉煮成美味的肉骨茶,并没冲撞马来习俗,各做各的。难道因过去是用猪肉,如今即使改用其他肉类也不行?

这与马来人也开始贩卖清真的肉包等是同出一辙,不但符合我国多元种族的生活习俗,也没有对回教徒造成伤害,为何不能容许肉骨茶改头换面以让回教徒享用?这种争议也没什么大不了,只是茶杯里的风波。

造成非回教生不便

第三件事关于学校食堂在斋戒月期间照常营业。教育部长法丽娜早前已作出指示,在斋戒月期间学校食堂可以继续营业,以照顾非回教徒学生的需求。她说:“为何要食堂停业?他们(非回教徒)又不需要像回教徒那样斋戒,他们也是马来西亚人,可以继续各自的活动。”

在我们为教长发出赞赏的当儿,却又遇上伊党长老协商理事会主席拿督阿末雅哈耶的抨击,指责教长不尊重斋戒月,只会制造不必要的争论。这位长老说,食堂在斋戒月期间停业,也是一种“教育”,让非回教徒在上学期间开始懂得尊重斋戒月。他认为非回教徒学生可以携带食物和饮料到学校,并在指定地点进餐,这就够了。

如果以回教长老的意见作为指示,那将会造成国民学校非回教徒学生的不便,不但要自带食物,而且要等到下课时才能享用,让人想起过去也有一些学校在斋戒月关闭食堂,而让学生在仓库内用餐,实在不合卫生。

就我的经验而言,我经常光顾的咖啡店,是华人经营的,但是马来人卖马来餐,经常高朋满座。换句话说,只要各族人民多光顾各类美食摊或咖啡店,肯定对会对种族成见有所改变。

千头万绪,还是从一起用餐开始吧!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