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灼见】我好想知道/周若鹏

我好想知道600万美元现金长什么样子。

若美元面额是一百,说的是6万张纸钞,我连6万张白纸都没有。A4纸我认识,且用来帮助想象一下,平常文具店卖一包500张,6万张就是120包,每包两寸高,叠起来有两层楼,两层楼高的钱啊!

当然没人傻到会把钞票一张张垂直叠起来,6万张美钞堆叠起来大约是个半米的立方体,差不多大腿般高,两个屁股的宽度。我好想知道600万美元现金有多重,一张美钞重一克,6万张重60公斤,整个人的重量啊!我好想知道哈莎娜是自己一个人搬吗?对外情报组织前总监也像占士邦那样有过人能耐吗?

我好想知道哪里找来那么多钱。

哈莎娜被控在职期间涉嫌滥用政府资金,说的不是600万,是1210万美元。究竟怎样在外国转个圈就找到我三辈子都无法想象的钱呢?我好想知道120公斤的钞票到底该寄行李舱还是手提上机?航空公司有添收行李费吗?行李真的独自一人提吗?敢假手于人吗?

我好想知道控方何以中途放弃,让高庭释放哈莎娜。既然放人,证物就得归还,不管观感如何,这正当程序我还是可以理解的,但我好想知道为何有人发现其中参杂假钞。6万张钞票一张一张数吗?还是哗啦啦的散落满地,充满爱怜地抚摸时突然发现有假?

谁能来查反贪会?

我好想知道发现不义之财被不义之徒取走,心情是怎样的?我好想知道负责执法的不义之徒盗取不义之财时态度是怎样的,以为自己警恶惩奸吗?劫富济贫吗?以毒攻毒吗?抑或把它看成一道数学题,贼人偷贼赃就负负得正了?

我好想知道为什么反贪会能自己调查自己。我知道反贪会查贪污案件,但我好想知道谁能来查反贪会。难道以为人民都蒙查查,随便就能混过去吗?

我好想知道传出的偷龙转凤用的假钞哪里来,好想知道6万美元的假钞哪里找,我连准备6万张白纸都成问题。我好想知道被偷走的钞票找回来了吗?好想知道会不会又中途无故放弃提控?我只是好想知道,如此而已,也不敢有什么寄望了。

反应
灼见

【灼见】清官更加要奸/周若鹏

“贪官要奸,清官更加要奸,不然怎对付坏人?”《九品芝麻官》里包龙星之父临终前对他说。

拿督斯里安华当副首相时,大约在我刚毕业那段时候。我太年轻,不关心政治。纵然如此也知他仕途如日中天,锋芒直逼老板敦马哈迪医生 。

某家国际杂志以安华为封面,标题是“明日之星,但马哈迪会给他机会吗?”不久后马哈迪把他开除,“烈火莫熄”遂喊起来,后来安华入狱。

安华不够奸,或者说,我没机会看他使什么漂亮或肮脏的手段,我开始关注时他已走下坡。他没放弃政治,连妻女也加入政治“斗争”。他出入监狱,当反对党领袖,一直都追在政敌身后,老是赢不了的样子。但他锲而不舍,渐渐动摇国阵根基,到2018年希望联盟终于执政,马哈迪再当首相。

经过了20年磨练,安华不再是当年在街头高举拳头的安华,有了等待的智慧。他记得马逼急了会起后腿踢人,假装不催老马交棒,您老人家慢慢来,椅子坐到满意为止。

但安华还是不够奸,党内和拿督斯里阿兹敏生嫌隙,椅子让“盟友”从后门搬走,自己突然又变回反对党。喊了几次“我掌握了人数”,还是无法扭转乾坤。

这届大选提早,但国阵并未如预期大胜,反让国盟领先宣布将组新政府。但安华却也同时胸有成竹地宣布“掌握了人数”。

逆流而上还是随波逐流

除非他老早和前同僚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有协议,否则当时是不可能有足够支持的。经一番拉锯,希盟居然和“对头”国阵组团结政府。这本来是很突兀的事,但在元首示意下又变得该当如此。民主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亲赴砂拉越,行动党公开道歉,连东马的联盟也顺水推舟地支持希盟。咦?安华好像有点儿手段了。

内阁名单出来后,我的朋友圈频叹失望,但我只看着有趣。大选过了,安华现在需要的不是你的选票了,让你失望一下下不要紧。眼前他清楚知道最需要的是议员支持,他不能让这些人失望,尤其是他已放话将在国会提呈对首相的信任动议。他若坐不稳相位,什么改革都是空谈。手段不太漂亮,但有效。

高阳的《风尘三侠》中此情节,虬髯客本欲推翻隋炀帝夺天下,后来会见李世民商讨合作时,见其手下中有一小人。虬髯客对李靖、红拂女说,这等小人若在我们身边,定都会把他杀掉,但李世民居然能任用他,此乃“人君之量”,此后三人便全力辅佐李世民建李唐大业。其实,李世民也是很奸的。

如果贪官奸,清官也奸,那么究竟一个奸官是清是浊,外人一时还真不容易分辨。但日久见人心,且容些时日看他如何在浊流行舟,是逆流而上还是翻船随波逐流,接下来的情节应该相当精彩——大不了五年后再选过罢了。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