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临近,日前孩子越洋给我们定购了一盒cendol月饼,可一时忘了cendol中文怎么称呼,遂查阅由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语范)出版的《华文译名手册2》,原来这种备受马来西亚各民族所喜爱的甜羹中文译名是“珍露”,新加坡则称之为“晶露”。

《华文译名手册2》是在2010出版,距今已经11年。刚巧本月2日语范副主席杨欣儒捎来好消息,早在2018年8月便决定出版,期盼已久的《华文译名手册3》历经3年筹划与准备终于面世了。语范出版的3本《华文译名手册》主要是统一规范马来西亚华人社会普遍使用的各类食品、用品、物种、地方、政府机构的名称和专有名词等。时移势易,一些名称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也增加了不少新的物品种类,需要进一步的统一规范译名,因此《华文译名手册3》的出版是恰合时宜的。

语言文字的统一、规范与标准化是提升一个民族整体文化素质的重要行为。秦始皇为炎黄子孙所建立的千秋大业莫过于制定了“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尤以书同文,即对语言文字的统一和规范对中华大地和中华民族的影响至深且巨。中华文明五千年一脉相承,成为世界上唯一不曾中断的文明,书同文厥功至伟。

打趣塔利班先学中文

社交媒体最近流传一幅诙谐漫画,有人问塔利班领导人,他的优先事务是什么,阿塔的回答是:“学习中文”。逗趣之余,也反映出随着中国综合势力的崛起,中文全球化的大趋势锐不可当。所幸中国政府在汉字、普通话的统一、规范和标准化工作做得很好,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中国政府便提出汉字改革、推广普通话和汉字规范化为当时语文工作的3项任务。半个世纪的不懈努力,奠下了今日坚实深厚的基础,除了在团结全国人民方面起到了良好作用,也让外国人在学习中文时有所适从。

吕叔湘和罗常培两位语言大师指出,语言的规范指的是“某一语言在语音、词汇、语法各方面的标准”。所以语言文字规范化的范畴涵盖了语音、词汇、语法与文字4个方面。而在马来西亚这个多元种族、多元文化、多种语言、不同宗教信仰的国度,华语规范所涉及的范围更加的复杂,包括马来文和英文各类名称的翻译。

我当记者时,写新闻往往涉及人名、地名、机构名称等等的翻译。因此,在《华文译名手册3》的编纂过程中,我自告奋勇,负责翻译马来西亚政府机构的统一名称,这也是我身为语范创始人之一兼秘书长所应尽的绵薄力量。可惜的是,今年8月27日我国新内阁成立后,我急忙把非华裔内阁成员和副部长(副部长并不属内阁成员)的名字译成中文,可惜已经来不及辑录在《华文译名手册3》中,只能慨叹计划赶不上变化。

政府机构之外,《华文译名手册3》还收集了吉隆坡公共建筑、马来西亚著名旅游景点、各州地方、各州首府道路、各州山岭河流湖泊、本地水果与干果、本地蔬菜、本地食用鱼、贝壳类与螃蟹、虾、本地非华裔食品的华文统一译名,还有本地华裔食品的马来文译名,也有世界各国与首都的华文译名。

除了前述的cendol,很多人可能不知道nasi dagang和kasam的华文译名是什么,肉骨茶和炒面线马来文又叫什么。在海鲜类方面,ketambak、ketam bakau、udang galah、kekapis中文又如何称呼。吃素的朋友可知道buah goji、kacang koro和kubis bunga的华文名称是什么吗?而Gunung Brangsa、Tanah Rom和Jalan Chowrasta又在哪里?华文译名是什么?这一切都可以在《华文译名手册3》中找到。

手册3更精彩丰富

《华文译名手册3》总共有184面彩色版,比起手册1和2,手册3肯定更加精彩丰富,主编是杨欣儒,编委会有我国学者专家、教育部课程司、师范学院与大学讲师、资深媒体人、翻译界前辈、资深华语老师,群策群力,齐心合作。必须说明的是,语范全体理事以及《华文译名手册3》编委会的工作都是义务性质的,大家纯粹为兴趣和使命感而无私无偿的付出。

马来西亚华人社会因客观环境所逼,多年来养成自敬自重,自立自强的精神,特别是在华文教育与文化的发扬和推广方面,《华文译名手册3》的出版,标志着华社在推动母语方面的另一个里程碑,也是华社自强不息的体现。虽然语范在推广华语规范的工作上17年来并非无往不利、全无障碍,但语范不会因此而退缩放弃,而会以愚公移山的精神继续推动母语的改革和规范,这既是大志,也是大智。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