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灼见】刺丛中寻找玫瑰/锺启章

今年6月19日,印尼华裔总会黄德新总主席、柬埔寨华人理事总会李坤泰勋爵副主席,和来自泰国的中国-东盟总商会杨天华会长,趁着出席在吉隆坡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的“白手兴家东盟杰出华人华商奖项慈善与庆祝晚宴”之便,于当天上午参观了设在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华总)的马来西亚华人博物馆。

我跟随众人以一颗虔敬的心在一个半小时内逛了一匝,虽然这不是我第一次参观华人博物馆,但踏足其间除了感动,还是感动,没想到东盟国家华社领导人也一样深受感动,一边参观一边连声赞叹。在与他们的交谈中,可以感受到他们羡慕之心与澎湃的情绪。

过后与华总署理总会长拿督翁清玉交流时,黄德新总主席与李坤泰勋爵副主席都异口同声的表示,他们将会向华总看齐,分别在印尼和柬埔寨成立华人博物院,目前印尼已经设立了客家博物馆,但黄德新似乎更加重视华人博物馆。随行的中国人汪光莲中医师也称赞说,这么好的博物馆,应该让全世界遍地开花。

华人博物馆受到国外华社领袖的高度评价和愿意向我们学习,那是我们的荣耀,可喜的是这种重视族群文化历史的精神已经传遍国内各地,除了坐落在吉隆坡的马来西亚陈嘉庚纪念馆和林连玉纪念馆,许多社团会馆和华文学校也都开设了本身的历史走廊或纪念馆,以记载会馆或学校的创建先贤与历史。

一个民族,必须要有根要有魂,博物馆可以让我们寻根、连根、养根。民族之魂,博物馆可以藏之载之,文以化之,让民族精神血脉薪火相传,生生不息。唯有守住我们的根和魂,才不会在历史长河中迷失自己,方能不忘来路,砥砺前行。

不放弃争取公平待遇

我告诉这些东盟国家华社领导,马来西亚华人长年生长在这片土地上,面对种种不公平的政策措施,虽然一直都是相忍为重,有时甚至是逆来顺受以顾全大局,可我们一直都没有放弃争取公平待遇与合理权益。与此同时,华社本身也出钱出力兴学办教,许多成功的华商都继承陈嘉庚老先生“以商养文”的精神,慷慨解囊资助,和促进中华文化与华文教育的发展。

美国第16任总统林肯曾经说过:“我们可以因为玫瑰丛中有刺而抱怨,也可以因为刺丛中有玫瑰而欢欣。” 华人身处逆境,却能够逆流而上,数百年来坚定不移的维护本身的语言和文化,除了建立起一套完善的华文教育体系,还把中华文化艺术做到极致。这种成就在两岸三地以外,我们若认第二,相信没有其他国家敢认第一。之所以会如此,只因这里的华人无惧玫瑰丛中有刺,而会在刺丛中寻找玫瑰。

本月3日有机缘与二十四节令鼓创始人陈再藩在吉隆坡共进晚餐,他除了向我详细解释二十四节令鼓名称的由来,也告诉我二十四节令鼓已经传播到非洲大陆。几天前我在评审由大阳光圆梦基金与元生基金会发起的《挺艺文5.0:重新出发》文化艺术工作者援助金申请书时,发现其中有好几份是来自二十四节令鼓队的,有一支鼓团在申请书中披露,他们甚至去到了广州、厦门、上海、天津和潮州7个站点,一步一脚印,走出国门迈向国际。

这支鼓团的艺术总监受邀出任中国多所大学包括天津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武汉大学、厦门华侨大学、广州暨南大学等的二十四节令鼓教练,这委实是振奋人心的消息。

此外,北京2022年冬奥会开幕式上,以“二十四节气”为主题的倒计时让观众眼前一亮。中国媒体特别指出,其实马来西亚早已开创以二十四节气为主题的鼓乐——二十四节令鼓。敲锣打鼓的艺术源自中国,如今滥觞于马来西亚的二十四节令鼓却回流大陆,出口转内销,对中国大陆来说虽是礼失求诸野,却不啻是件喜事。

考虑办东盟华人文化节

马来西亚在2020年3月18日开始实施行动管控令,历经880天后的今天,随着行管令的逐步放宽,国内各项经济活动与人民的日常生活,基本上都已经逐渐恢复疫情之前的常态。

艺文团体大都已走出困境,能够自力更生。有者甚至开始走出国门,将中华文化艺术传播到五湖四海。后疫情时代,东盟华社应该把握复苏良机抱团取暖,是时候考虑举办东盟华人文化艺术节,让东盟国家的艺文团体能够相互交流切磋,也让中华艺文圈从本国扩大到东盟,再扩大到其他区域而成其为大中华艺文圈,为人类文明与世界和平作出重大的贡献!

反应
灼见

【灼见】伊斯兰民族主义的隐患/锺启章

国盟成员党之一的伊斯兰党在甫于11月19日落幕的第15届全国大选中,总共角逐64个国会议席,结果成功拿下43个席位,比在上届大选所夺得的18席多了25席,增长了172%,成为本届大选中最大的赢家,也凸显本届大选后一个深层的隐患,即伊斯兰民族主义的兴起。

伊党不仅本身战绩彪炳,而且还协助同一阵线的土著团结党在所竞选的86个议席中夺得30席。根据报道,土团党夺下的议席,主要是得力于伊党支持者的协助,这使得国盟总共获得73个国会议席,仅次于希望联盟的82席,并且导致本届大选首次出现悬峙议会的局面。

伊斯兰民族主义坐大

本届大选最令人瞩目的是伊斯兰民族主义的坐大。虽然国盟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在11月23日觐见元首时自称拥有115个简单多数议席,惟元首还是献议国盟与希盟联合组织团结政府。有人将之解读为那是因为元首不想让伊党执政,其实倘若慕尤丁当下接受元首的献议,伊党便会是政府成员。

任何一个宗教民族主义的产生,主要是因为宗教的发展,会衍生出一种基于宗教意识或者是宗教精神的民族主义运动。这一运动通常被称为宗教民族主义,它通过一定的方式将民族与宗教紧密地捆绑在一起,以达到某种具有冲突性的政治目的。

1993年,尤根斯迈耶在《新冷战---宗教民族主义对抗世俗国家》一书中提到,宗教民族主义在许多国家兴起,这是对世俗民族主义失败,即未能兑现诺言的 “政治自由、经济繁荣和社会公正” ,以及对世俗道德腐败的一种反应,并形成对世俗民族主义的严峻挑战。

此次大选结果,恰恰应验了尤根斯迈耶所言。很显然的,各族选民都对以巫统为主的国阵感觉彻底失望。他们断然拒绝贪污腐败的决心,导致由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所领导的国阵尤其是巫统蒙受建党以来最惨重的失败。

土著回教徒和非回教徒选民分别把选票集中投给国盟和希盟,唾弃法庭帮的巫统,影响所及,其他国阵成员党如马华和国大党也遭受池鱼之殃。

安华须消除种族偏见

以马来回教徒占多数的军警人员和其他公务员,多数都把票投给了国盟。以公务员选民居首的布城国会议席,国盟的土团党击败巫统即可见一斑。

这个趋势也让宗教民族主义在全国兴起,原本非回教徒和回教徒选民在投票中各取所需,分投希盟和国盟。如果国盟遵循元首的劝告与希盟组织团结政府就皆大欢喜,但随着慕尤丁婉拒元首的献议,导致两大阵营对峙,无形中加剧了族群的分裂和宗教的对立。

大选成绩让许多民众包括非回教徒和一些温和与中庸的马来回教徒都担心我国会变成第二个伊朗。因此,在安华宣誓成为首相后纷纷建议采取相应对策阻遏宗教政治化。

有人建议新政府应将宗教与政党政治切割,禁止政党利用宗教来遂其政治目的。惟此举无异于敲冰求火,特别是像马来西亚这样一个以马来回教徒族群占大多数的国家。任何强制的镇压行动必将引发剧烈的反弹,整个国家将陷入动荡不安的局面。

安华是马来西亚伊斯兰青年组织的联合创办人,他在1982年受时任首相敦马哈迪邀请加入巫统后,曾于80年代推动国家行政伊斯兰化的政策,并在担任教育部长期间在教育界采纳了伊斯兰化措施,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解铃还须系铃人,在担任第10任首相的五年期间,他必须消除马来回教徒对非回教徒的种族偏见,并消除非回教徒对伊斯兰化的恐惧感,同时结合温和与中庸派回教徒的力量,消弭这种不健康的趋势。

安华在担任副首相时,曾举办马来西亚第一次回儒对话。那次与会者超出1000人,国内的许多回教徒知识分子纷纷响应参加。

后来马来亚大学还成立了一个文明对话研究中心,专门讨论伊斯兰与儒学乃至中国文化互动的可能性等问题。是故,在促进文化交流与族群融合方面,他应该是驾轻就熟的。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