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灼见】出狱的一百种方法/周若鹏

最近和好友阿茂玩IQ题:“如果你从至高无上突然变成阶下囚你会甘心吗?假设你已七老八十,刑期10年,你未必有机会再见天日噢!”

阿茂拍大腿:“当然不甘心呀!若我是常人无可奈何还算了,我有亿万身家,百万支持者,还有权贵朋党撑腰,好歹要想法子出来。”

“那你要怎么办?”阿茂不是律师,开始抓头,年纪大要越狱也爬不了跑不动。收买狱官也难了;80年代发生过商人洪瑞江在狱中睡水床、看电视且出入自如的丑闻,此后监狱整顿一番。当年没有网络,洪瑞江尚且被认出,何况是现代的网红?

特赦恐沦司法笑话

正规的办法是申请司法检讨,但听说成数非常低。想来也是,法庭前后审讯了几年,当是巨细靡遗,再检讨结果大概也一样。另一办法就是申请元首特赦了,若得逞则如获新生,诸恶不计。

然而元首和苏丹都已放话,特赦不能随便给,加上民间阻力,逾十万人联署劝请元首莫轻赦重犯,律师公会说此时赦免坐牢不足一月的罪犯,会让我国司法沦为笑话。

且此刻虽在狱中却仍有官司缠身,若赦了出来又罪成,不是太搞笑了吗?那么,阿茂还能怎样离开那四面墙,回到灯红酒绿的繁华人生呢?

“我老老实实的生病,或者装病;不过,假如我太神憎鬼厌,也不容易装了。”阿茂继续说他的小道消息,他朋友的朋友是某院医生,某个特别的夜晚有个特别的病人求医,这病人先是去马大医院要求入院遭拒,于是辗转来到这家医院。这医生知他翌日上庭,只给他一包药,打发他回家好好休息。

过了海便是神仙

我扑哧一声:“这医生救了一国的人啊!生病这理由用得了几次?每次进院几天像放短假,一下子又给踢回监牢。要怎么一劳永逸呢?”

阿茂的答案还是生病,而且是生重病,重到全马无人能治,必须去外国求医。如此过了海便是神仙,若寻求不了政治庇护,就随肥仔刘去躲起来。真要“生重病”,那么现在就得开始生些小病作为伏笔,不然谁相信你入狱前生龙活虎的,入狱后没几个月就奄奄一息?

“可是,这么一走就回不来了,你甘心吗?”我问。

“别傻了,我抱着几十亿,而且还是从你口袋刮来的。不甘心的是你。”

反应
要闻

纳吉:滥权对付桑德拉 汤姆斯委友人任AIAC代主任

(吉隆坡7 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爆料”指前总检察长丹斯里汤米汤姆斯在任期间滥用职权对付亚洲国际仲裁中心(AIAC)前主任拿督桑德拉博士,指控对方贪污,并借此开除对方的职务。

他说,随后汤米汤姆斯继续滥用职权,委任其友人兼前商业伙伴威纳雅为AIAC代主任。

纳吉在脸书贴文指控汤米汤姆斯不仅干涉首席法官的委任,也参与马来西亚仲裁庭负责人的任命。

他也指汤米汤姆斯当时的行径可看得出其恶意,指控桑德拉贪污AIAC约100万令吉的资金。然而,事实却是桑德拉撰写一本与仲裁相关的书籍,并将之作为参考文本。

“汤米汤姆斯指控桑德拉透过书籍的销售获取版权费,而事实上,后者早把版权费交予AIAC。”

纳吉质问:“仲裁中心购买由公认仲裁员撰写的仲裁书籍作为参考文本,即使作者仍在中心,这又有什么问题?”

他指出,尽管作为国际仲裁员的桑德拉享有豁免权,但汤米汤姆斯仍然起诉对方,并解雇其主任职。然而,有关案件最后败诉,而桑德拉获得释放。

他说,桑德拉就此起诉汤米汤姆斯及政府,并索取375万令吉的赔偿。汤米汤姆斯在7月份第一回合的审讯中“输掉”,法庭驳回他声称总检察长享有豁免权的说法,而案件将进入全面审讯阶段。

纳吉也提到,调查汤米汤姆斯自传的特工队也发现了汤米汤姆斯其他的滥权例子,包括对方只是仅凭一封匿名信指控桑德拉行贿。

他续说,此外,总检察署和法庭也浪费大量时间和金钱,处理一再败诉的刑事诉讼法案件。

“是的,那是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领导下的希盟时期,汤米汤姆斯可以做任何事情来控制整个法律体系;而马哈迪操纵大马司法体系则有很长的记录。这次希盟和行动党也帮了他。“

他指出,在第15届全国大选后,任何新政府都必须清理体系,并消除所有操纵的痕迹。”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