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人民公正党在马六甲选举中大败,让巫统打脸。我都是听说的,后知后觉,因为对这场选举从头到尾不怎么关注,这是注意力疲态——蛤?又选举?

初时听说有几个人突然不支持首长,我还以为又有人要从希盟跳槽对家了,青蛙不都是从希盟跳走的吗?当初希盟就因为这样失去了政权。实情却相反,居然是公正党接受了对岸跳过来的青蛙,还派他们参选。我懵了,公正党在想什么?安华在想什么?

假设小吴是恶霸,从背后打了小华一拳,还朝他脸上吐口水,围观的旁人自然都同情小华。小华生气了,趁小吴离开时也从背后袭击,在他脸上吐口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突然,小华不那么值得同情了。

别和对手比卑鄙

对手卑鄙固然气人,但把自己拉到小人的程度和对手比卑鄙,实在不智。一来,对方是卑鄙的鼻祖,比下流肯定赢不了;二来,自我降格会让原本的支持者失望,弃你而去。对手已经做过一万件错事,他只要宣传一件对的事,就能燃起人们的希望;公正党原本站在道德高点,只要制造一个污点,就足以摧毁形象。

在人民观感中,原来马六甲选举是希盟造成的。过去因沙巴选举爆发的疫情还叫人心有余悸,希盟此刻竟罔顾人民生死搞后门青蛙政治?于是,就算不屑国阵,也不想支持希盟,出门投票的热情骤减。

要怎么修复这个伤害?要有人认错下台,更新领导层,翻新联盟的形象。

也许我看见打人的小华坦然认错,会觉得还能给他机会。问题是占着位子的老人家愿意退下吗?当然不。

对他们来说,来届大选像运动员的最后一场奥运,打死都要拼。

但这下人民已看穿了,什么道德什么改革只是嘴上说说,为了权力可轻易妥协,公正党还能用什么说词取信于民呢?为了争一个马六甲,牺牲掉整个马来西亚。过去我对安华同情多于欣赏,现在连同情也减了。

此时,我对希盟在来届大选的成绩非常不乐观,公正党将自食其果,连累街坊。若国阵执政,贪腐成风,我对国家前景更非常不乐观。也就是说无论向左走向右走,我对未来都非常不乐观。

国家滚下坡,喜来登行动先推了一把,然后公正党在马六甲再多加一脚。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