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日,在中国寮国两国领导人的见证下,“澜沧号”顺利发车。作为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的标志性工程,中寮昆万铁路从北至南全长1035公里,是首条以中方为主投资建设、全程采用中国技术标准与设备,并与中国铁路网直接连通的境外铁路。通车后,中国昆明到寮国万珍10小时可通达。

当“天堑”变“通途”,中寮铁路会带来哪些影响?

“债务陷阱论”当休矣

在2026年摆脱联合国最不发达国家地位,是寮国始终坚定且持续努力的目标,但一直未能实现。寮国山地高原广布,流域众多,但没有出海口,且公路大多为泥土路,这些先天性不足使得老挝难以发挥农业资源丰富的优势,因而完善基础设施建设成为关键。可是,政府有限的财政空间使其举步维艰,其所获国际援助也杯水车薪;再加上公共基础设施回报漫长、盈利风险高的固有特点,外资企业纷纷对寮同基建望而却步。

面对寮同这一现实难题,中寮铁路最终由中寮双方分别按70%和30%的股比合资建设,据该比例寮国在中寮铁路上需要承担的投资总额不足18亿美元,未到其年GDP的10%。此外,中国进出口银行还向寮国提供了30年期低息贷款,以作为其启动资金的一部分。可见,中寮铁路不会给寮国带来巨大的财政赤字和债务负担。

首先,中寮铁路可将两地运输费用下降40至50%,在大幅增加货运数量、提高货运效率的同时,也减少了物流成本,增强寮国农产品的竞争力,提高老挝农民的收入。而且,中寮铁路也会带来重点产业的升级与创新。如寮国农林部就提出了5大方案解决未来2年发展困境,其中不乏完善符合东盟的绿色农产品标准、加强合作社技术和生产力、重视农业投资项目等重要举措。

其次,寮国可以借此利用出口贸易便利政策,吸引中日韩等企业在沿途投资设立产能合作园区或发展出口加工业。此外,寮国也可以针对的不同特点,为磨丁、孟塞、琅勃拉邦等沿途站点城市进行关键节点城市建设。

再次,借由该条铁路,不仅寮国人民有更多更优的出行选择,还将吸引更多中泰等国的游客和商务人士到寮国观光考察。仅2019年就有百万中国游客访老,相信中寮铁路的通车将会给这一数量带来翻倍增长。

最后,中寮铁路的建设经验值得借鉴。作为一条“不是穿行在洞中、就是穿行在空中”的铁路,中寮铁路途经地区约70%属于山区,沿途地形起伏剧烈、工程地质条件极为复杂,要建设的桥梁与隧道占项目比重高,沿线各类环境敏感点众多。

借助技术难题的攻克和生态环保的实现,中国铁路建设技术再度升级;而围绕建设资金管理、免税物资管理、安全质量管控等重点环节,承建方构建了成功的廉洁风险防控体系,更为中国海外项目的透明度建设提供了“利器”。

中寮铁路三“联”

第一“联”,是让寮国把原有的地理位置弱势转为区域陆上“枢纽”优势,并因此获利。如世界银行的报告显示,作为竂国通往全球供应链纽带的中寮铁路,从长期看将会使寮国的总收入提升21%,到2030年途经寮国的过境贸易量每年将会达到390万吨。

第二“联”,是让中国的西部大开发有了更多外部助力。中寮铁路不仅结束了中国云南省普洱与西双版纳两市州不通铁路的历史,还让沿边地区获得跨境物流园区、物流中转集散中心等重要物流基地的建设机会,并将发挥西部省份各自区位特色和比较优势,将中欧与中寮、中寮泰等国际货运班列对接,密集西部地区铁路网的同时,也增加了该地区吸引力。就在中寮铁路宣布通车后不到3小时,深圳—万象“湾区号”中寮国际班列就满载35个货柜从深圳出发,这为粤港澳大湾区对接东盟提供了全新物流通道方案。

第三“联”,是让中国—东盟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有了关键切入点。毋庸置疑,将中寮铁路与中泰铁路相连,并延伸至整个中南半岛,才能最大化地实现铁路在该区域的效益,进而为该区域的供应链产业链带来质的提升。因而,中寮铁路又为中寮泰、马新等铁路建设提供了“催化剂”。如泰国交通部已提出要增设泰寮列车的频次、加快泰寮中铁路连接项目的建设,农业与合作社部也讨论推进水果等产品通过第三国出口的方案;而马来西亚政府此前提出的马泰铁路、隆新高铁方案,近段时间又成为了坊间话题。

从“陆锁国”转变为“陆联国”,中寮铁路为寮国带来了实实在在的路径。相信,这也会给其他国家带来更多遐想的空间。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