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灼见】东盟与中美三角关系/锺启章

配合美国——东盟建立关系45周年而举办的美国——东盟特别峰会,5月12日及13日在华盛顿展开,主办国破天荒在白宫招待与会的东盟8位领导人。表面上美国对东盟是另眼相看,可拜登总统只出席了12日的欢迎晚宴和13日下午与东盟领导人的集体见面,没有安排与东盟各国领导人的双边会谈,因为拜登“贵人事忙”。东盟领导人千里迢迢赴美,2天时间却只有3个半小时能见到拜登本人,根本没有机会就具体事务展开详谈。

峰会所涉及的一系列话题包括贸易、人权和气候变化,这也是拜登外交政策班子所做努力的一部分,以凸显总统的一个主要目标,即组建统一战线以应对中国,但东盟领导人却坚持不选边站队,恪守这个区域组织和平、自由与中立的立场。

东盟的决定是可以理解的,东南亚国家与中国经贸往来密切,今年前4个月,东盟再次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2021年中国——东盟贸易额再创历史新高,达到8782亿美元,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14.5%,也占东盟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6.14%。今年前4个月,中国与东盟双边贸易额达到近2900亿美元,同比增长9.4%,东盟仍然是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

通过主办美国——东盟峰会,美国试图向东盟国家展示自己是中国的“替代选项”。但在俄罗斯与乌克兰战争的背景下,东盟国家更不欢迎“冷战心态”,不愿选边站是理所当然,也是正确的决定。毕竟美国仍是东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总额3622亿美元,占东盟GDP的10.78%,东盟当然两边都得罪不起,也没有必要得罪。

峰会期间,美国宣布将向东盟投资1.5亿美元,平均一个成员国获得1500万美元,其中最大一笔的6000万美元将用于南中国海的海上合作,以提高东南亚沿海国家执行海事法的能力,打击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的捕鱼活动。

这项宣布着实令人感到错愕,因为刚在4月28日,拜登要求美国国会批准一项330亿美元的追加拨款法案,用以支持乌克兰对抗俄罗斯;5月9日,众议院还将拨款加码至398亿美元。根据美国联邦政府数据显示,即便在向东盟所处区域全面倾斜的11年里,美国总计向东盟10国援助115.6亿美元,11年的累计额还不到对乌克兰398亿追加拨款法案的三分之一。

唯一可以解释的是,当前乌克兰所面对的战事攸关一个国家之生死存亡,并且对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也是一项严峻的挑战,而东盟则相对一片升平,只有缅甸军人当政依然不为国际所接受。

美疲态毕露 中势力崛起

自从奥巴马政府于2011年11月推出“亚太再平衡”战略之后,在接下来的11年里,美国就不断地向亚洲太平洋以及印度太平洋区域进行战略倾斜。然而,由于美国在九一一惨剧发生后派兵入侵阿富汗而泥足深陷,无法分神兼顾其他地区的战略利益,加上特朗普于2017年1月担任总统后,退出之前奥巴马政府所制定的TPP协定,近期又受到冠病疫情的打击,致使它在外交事务上疲态毕露,每每显得有心无力。

最明显的莫过于国务卿布林肯去年12月访问东南亚诸国受到冷对待,碰了一鼻子灰,最后以一名随行人员冠病检测呈阳性为由,提前结束对东南亚的访问,取消泰国之行匆匆返国,使得访东盟之行雷声大雨点小,在在显示美国对东南亚的影响力正快速下滑。

在与美国的东盟区域战略角力中,中国无疑是占据优势的。过去10年来中国综合势力的崛起,此消彼长甚为明显。中国与东盟于2010年启动中国——东盟自贸协定,2019年升级为自贸协定2.0,2022年又积极推动自贸协定3.0升级版。在此背景下,中国与东盟的贸易出现了高速增长。即令在冠病疫情期间,中国与东盟贸易依然逆势上扬。2022年前4个月,双边贸易额达到近2900亿美元,同比增长9.4%,这都是互利合作的结果,体现了中国与东盟合作的潜力与可持续性。2020年11月,由东盟发起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签署,并于今年1月1日生效,中国为RCEP重要成员,它在促进东盟——中国的经贸方面提供另一个重要的平台。

根据《南洋商报》的报道,中国东盟商务协会总会总会长丹斯里林玉唐曾指出,2025年东盟与中国双边贸易的目标是1兆美元,标志着东盟与中国未来更加遼阔、无可限量的前景,也是东盟企业家的百年机遇,抓紧机会深耕中国国内更庞大的市场。至于美国所强调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也不必太在意了。

反应
国际

美商务部:中资光伏业者借东盟避关税

(华盛顿3日讯)据美国商务部的初步调查结果,中国的光伏制造商通过在东南亚组装设备后再运往美国,来规避有十年之久的关税。

美国商务部周五在文件中表示,该调查发现,从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和越南出口的太阳能电池和组件,使用了中国生产的晶圆,违反了美国关税。

“今天的初步裁定,凸显了商务部决心要中国对其扭曲贸易的行为负责。这些行为破坏了美国产业,”美国商务部在另外的声明中表示。

美国商务部在继续调查,派遣调查人员前往东南亚,以及进行其他可能导致不同结果的工作。美国商务部将于明年5月发布最终裁定。

无论如何,鉴于美国总统拜登决定冻结对从上述四个国家进口的光伏产品实施新的关税直至2024年6月底,处罚不太可能立即刺痛美国光伏业。

美国商务部专门调查了在柬埔寨、马来西亚、泰国和越南运营的两家最大的太阳能公司,认为它们整体上代表了这些国家。

美国商务部发现其中四家公司在规避关税:柬埔寨的比亚迪香港、泰国的阿特斯阳光电力、越南的天合光能科技公司和越南的Vina Solar Technology Co.。

这些公司的代表没有立即回复彭博社的评论请求。

一个支持该调查的倡导者团体“繁荣的美国联盟”,呼吁拜登鉴于此次的调查结果,撤销该关税暂停,称关税暂停在同时“给了中资制造商非法避税的免费通行证”。

这一发现可能令中美两国之间本已紧张的贸易局势恶化。

包括钢铁业在内的其他行业也在密切关注此案,因为这可能为未来的调查树立先例,基本上将让关税拥护者更容易寻求扩大关税。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