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灼见】东南亚闪亮的明珠/锺启章

一名家里世代采珠的日本女学生,在离开日本赴美求学前,她母亲郑重的交给她一颗珍珠,告诉她说:“当女工把沙子放进蚌的壳内时,蚌觉得非常的不舒服,但是又无力把沙子吐出去,所以蚌面临两个选择,一是抱怨,让自己的日子很不好过,另一个是想办法把这粒沙子同化,使它跟自己和平共处。

“于是蚌开始把它的营养分一部分去把沙子包起来。当沙子裹上蚌的外衣时,蚌就觉得它是自己的一部分,不再是异物了。沙子裹上的蚌成分越多,蚌越把它当作自己,就越能心平气和地和沙子相处。这颗沙子,后来就变成了闪闪发亮、耀眼生辉的珍珠。”

华商闯出一片天地

女生的母亲是要让她知道,蚌是无脊椎动物,它没有大脑,在演化的层次上很低,但是连一个没有大脑的低等动物都知道要想办法去适应一个自己无法改变的环境,把一个令自己不愉快的异己,转变为可以忍受的自己的一部分,人的智慧不应该连蚌都不如。

本月10日在2022《白手兴家》东盟华商/华人杰出奖线上颁奖典礼上,龙城集团创办人兼董事经理丹斯里陈成龙就以蚌来比喻华商,他说:“把东南亚华商形容为南洋一颗颗光辉灿烂的明珠并不为过,他们以宽大的胸襟,包容逆境,化悲愤为力量,开创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和地,就像一颗颗明珠,在东南亚海上熠熠生辉。” 

在全球华人最多的十个国家中,东南亚就占了六个。全世界大约有6000万的华人华侨,其中约4000万生活在东南亚。印尼是东南亚国家中华人人口最多的国家,约900万到1000万之众;其次是泰国,约有800万到900万华人,占全国人口约12%;马来西亚排在第三位,有约670万华人,占总人口的23%。新加坡华人人口有298万,占新加坡总人口的74 %,缅甸和菲律宾华人人口分别是163万和135万。

逆境学会包容接纳

华人祖先漂洋过海来到东南亚,荜露篮缕,一路走来坎坷崎岖,从落叶归根到落地生根,继而开枝散叶,从来就不是一帆风顺。

面对许许多多不如意的事,包括在土著优先前提下出台的各种不公平的措施和打压政策,处在逆境中如何包容和接纳这一切,让日子可以过下去,一直都是所在国华人所面对的最大的考验。

曾几何时,东南亚华商已经从沙子变成明珠,并享有“海外华人钱库”之美誉,其发展历史之悠久和经济实力之强大,实非中国以外其他地区华商可比拟。

经过20世纪90年代末亚洲金融危机洗礼的东南亚华商,在21世纪已重现勃勃生机,并获得新的发展。

他们不仅在所在国经济中占有较大份额,而且为本国的经济发展与本地区的经济整合做出了重大贡献。

21世纪是华人世纪

刚在上个星期四公布的福布斯2022年马来西亚50大富豪榜,排在前10名的富豪,华人企业家就占了9位。

凡此种种,都让人感觉华人是天生的企业家,经商致富是流淌在每一个华人血液中的文化基因。

有人认为21世纪是属于中国的世纪,但我更相信它是华人世纪,包括中国人在内的华人在世界上不仅人口最多,在全球168个国家都能见到华人,分布最广。

如果将中国大陆、港澳台,还有海外华商这几个经济体加起来的话,这个规模和实力是全球首屈一指的。

日本政府最近展开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东盟国家人民认为,在二十国集团(G20)中,中国是现在及日后的最重要伙伴,领先日本和美国。

而在今后重要伙伴的调查结果中,更是首度超越日本位居榜首,这是中国通过投资加强与东南亚国家的经贸关系所致。

随着东南亚各国和中国的经贸关系日益密切,这个具有超级潜能的巨大市场也给本地区华商提供了无限的机会,而东盟诸国政府也应抓住这个机遇,借助本国华商的人脉与联络网开拓庞大的中国市场,以取得合作共赢的局面,强化东盟整体经济实力。

诚如丹斯里陈成龙所言,如果当初南来的华人一有挫折便怨天尤人,跟自己过不去,“海外华人钱库”的美誉就不会落在东南亚华商身上,华社就不会有今天蓬勃的生机与光明的前景。

凡事固然要讲求操之在己,但是在没有主控权的事上,就应该学习蚌,使自己的日子好过一些。

逆境是一种挑战、一种磨练,人类的数千年历史之所以辉煌伟大都是经历过各种逆境、磨练所散发出来的光辉。钻石和木炭的本质都是碳,但因一个受过逆境的磨练而在出土时发出无限光辉,一个一辈子都在安逸中过活,出土时只是黯然无光。

东南亚一串串熠熠生辉的明珠,是华人的骄傲,更是我们处世做人的借鉴。

反应
灼见

【灼见】伊斯兰民族主义的隐患/锺启章

国盟成员党之一的伊斯兰党在甫于11月19日落幕的第15届全国大选中,总共角逐64个国会议席,结果成功拿下43个席位,比在上届大选所夺得的18席多了25席,增长了172%,成为本届大选中最大的赢家,也凸显本届大选后一个深层的隐患,即伊斯兰民族主义的兴起。

伊党不仅本身战绩彪炳,而且还协助同一阵线的土著团结党在所竞选的86个议席中夺得30席。根据报道,土团党夺下的议席,主要是得力于伊党支持者的协助,这使得国盟总共获得73个国会议席,仅次于希望联盟的82席,并且导致本届大选首次出现悬峙议会的局面。

伊斯兰民族主义坐大

本届大选最令人瞩目的是伊斯兰民族主义的坐大。虽然国盟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在11月23日觐见元首时自称拥有115个简单多数议席,惟元首还是献议国盟与希盟联合组织团结政府。有人将之解读为那是因为元首不想让伊党执政,其实倘若慕尤丁当下接受元首的献议,伊党便会是政府成员。

任何一个宗教民族主义的产生,主要是因为宗教的发展,会衍生出一种基于宗教意识或者是宗教精神的民族主义运动。这一运动通常被称为宗教民族主义,它通过一定的方式将民族与宗教紧密地捆绑在一起,以达到某种具有冲突性的政治目的。

1993年,尤根斯迈耶在《新冷战---宗教民族主义对抗世俗国家》一书中提到,宗教民族主义在许多国家兴起,这是对世俗民族主义失败,即未能兑现诺言的 “政治自由、经济繁荣和社会公正” ,以及对世俗道德腐败的一种反应,并形成对世俗民族主义的严峻挑战。

此次大选结果,恰恰应验了尤根斯迈耶所言。很显然的,各族选民都对以巫统为主的国阵感觉彻底失望。他们断然拒绝贪污腐败的决心,导致由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所领导的国阵尤其是巫统蒙受建党以来最惨重的失败。

土著回教徒和非回教徒选民分别把选票集中投给国盟和希盟,唾弃法庭帮的巫统,影响所及,其他国阵成员党如马华和国大党也遭受池鱼之殃。

安华须消除种族偏见

以马来回教徒占多数的军警人员和其他公务员,多数都把票投给了国盟。以公务员选民居首的布城国会议席,国盟的土团党击败巫统即可见一斑。

这个趋势也让宗教民族主义在全国兴起,原本非回教徒和回教徒选民在投票中各取所需,分投希盟和国盟。如果国盟遵循元首的劝告与希盟组织团结政府就皆大欢喜,但随着慕尤丁婉拒元首的献议,导致两大阵营对峙,无形中加剧了族群的分裂和宗教的对立。

大选成绩让许多民众包括非回教徒和一些温和与中庸的马来回教徒都担心我国会变成第二个伊朗。因此,在安华宣誓成为首相后纷纷建议采取相应对策阻遏宗教政治化。

有人建议新政府应将宗教与政党政治切割,禁止政党利用宗教来遂其政治目的。惟此举无异于敲冰求火,特别是像马来西亚这样一个以马来回教徒族群占大多数的国家。任何强制的镇压行动必将引发剧烈的反弹,整个国家将陷入动荡不安的局面。

安华是马来西亚伊斯兰青年组织的联合创办人,他在1982年受时任首相敦马哈迪邀请加入巫统后,曾于80年代推动国家行政伊斯兰化的政策,并在担任教育部长期间在教育界采纳了伊斯兰化措施,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解铃还须系铃人,在担任第10任首相的五年期间,他必须消除马来回教徒对非回教徒的种族偏见,并消除非回教徒对伊斯兰化的恐惧感,同时结合温和与中庸派回教徒的力量,消弭这种不健康的趋势。

安华在担任副首相时,曾举办马来西亚第一次回儒对话。那次与会者超出1000人,国内的许多回教徒知识分子纷纷响应参加。

后来马来亚大学还成立了一个文明对话研究中心,专门讨论伊斯兰与儒学乃至中国文化互动的可能性等问题。是故,在促进文化交流与族群融合方面,他应该是驾轻就熟的。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