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洪诗迪 摄影·王宥文/受访者提供

无可否认,这是一个球鞋狂热的时代。它虽然始于街头文化,如今却已逐渐发展成主流,连时尚圈的轻高奢品牌都要来跟分杯羹。但很多人都忽略了,这股越来越普及化的球鞋热潮,其实还潜藏着很多的周边商机;而所谓的“商机”,并不是指产品,而是服务。

不管是穿好看、穿运动或收藏的球鞋,总有穿脏或磨损的一天,那磨损或脏了的球鞋要如何处理呢?脏了就洗,要怎么洗?磨损就丢,不心疼吗?

实际上,从球鞋文化发展出的一个群体,人们称之为“Sneakerhead”,直接翻译成中文就是“鞋头”,用以形容热爱球鞋文化的人们,正因为他们满脑想的都是鞋(以下简称球鞋迷),像他们就不会如此随意地对待自己的球鞋,所以他们需要的是专业洗护服务。

目前在马来西亚,老实说,这样的店家不少,但真正深得球鞋迷信任的却不多,譬如主攻大众市场的“Shoe Mo”、“Mushroom Sneaker Care”和“Sneakers Sp”等都是较普见的品牌,而在雪州双威镇里则藏着一家极不起眼的“HypeGuardian”。

说它不起眼,是因为没有华丽装潢的包装,里面却有一班努力奋斗的热血年轻人,靠他们的双手和出色的技术,深得一班死忠球鞋迷的信任和支持。有趣的是,当中的两位灵魂人物——创办人蔡彰腾(Bryan Chye)和合伙人陈彦雄(Bernard Chin)都是忠实的球鞋迷。

分享成果口耳相传

虽说都是球鞋迷,但两人却是不同类型的球鞋迷。像蔡彰腾藏在家的球鞋就不多,正因他会把一些球鞋当投资卖掉,反观陈彦雄就是纯收藏的类型,目前已累积约50双,而巧的是,两人会投入球鞋洗护的市场,其实都跟他们的这嗜好息息相关。

当时的蔡彰腾一直心存个疑虑,即衣物洗护的资源几乎是多到泛滥的程度,为何球鞋洗护却很罕见?

他说:“我的鞋脏了却不懂如何处理,我真的是完全找不到一个正确的方式,教我如何正确地去洗护球鞋,于是我就联同一位好朋友去研究,但我们就只是要处理自己的球鞋,丝毫没想到会是一门商机。

“当我在社交网站分享自己的成果时,突然就有很多的朋友找上门,但我原本是没有打算要接单来做的,只是我对球鞋真的很感兴趣,想到能接触和研究不同的鞋款就接下了;那时候约有1至2个月,我都没有收费在帮朋友做,渐渐地口耳相传后就越做越大了。”

于是,他在2018年1月1日就成立了“HypeGuardian”,并引起了陈彦雄的关注,他说:“我觉得球鞋洗护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所以我想要尝试看看,其实在我国有很多规模已做得很大的品牌,为何却选择蔡彰腾的?正因它的规模小,但在业界的评价却非常高,所以我对它充满好奇就选择加入了,慢慢从兼职到成为合伙人。”

“但你知道吗?在加入之前,我其实就有约4年的洗鞋经验,正因为我有收藏,所以我会自己研究和在家洗鞋,我甚至会疯到去国外买洗护产品来一一尝试。”蔡彰腾补充道,在还互不相识的时候,两人却做着同一件事,让他觉得神奇,现在的合伙关系更是一种互补。

不停钻研新技术

你或许在想,洗鞋那么难吗?为何需要专业的处理?

因为不同的球鞋材质、脏污情况和其他细节等,均有不同的清洗方式,所需要的毛刷软硬度和清洁剂都各不相同,像蔡彰腾和陈彦雄都是不停地研究和尝试后才确定下最好的(由于是商业机密,这里就不细谈了)。

所以对他们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球鞋一直在更新,他们就要不停地去钻研和刷新自己的技术,毕竟做生意总不能只懂洗一种鞋,陈彦雄说:“其实最好的学习,就是亲自去接触,每洗一双就是一次经验,但你很难有机会去接触每一种鞋款,所以这是一个一直都在学习的行业,你不可能只靠一种技能就混一辈子。”

而两人都认为,虽然有越来越多人意识到这是一门不错的商机,并有越来越多的品牌出现,但品质却都各不相同,像两人都有把球鞋送到其他店家清洗,但却得不到自己要的成果的经验,反而自己在家钻研和清洗的成果更好,“老实说,相较其他品牌,我们的定价会稍高,但依然会有回头客,品质就是一大关键。”

最高纪录日洗20双

陈彦雄说:“若没信心能做好,我们都不会接,既然接了就要做到最好。做我们这行一定要有热忱,不然真的很难撑下去,因为它既耗时又赚得不多,像我们都是很爱球鞋,所以洗鞋对我们来说不累,反而把鞋洗干净,顾客看了满意后,我们就会有成就和满足感。我最高的纪录是在农历新年,一天洗了20双鞋。”

但若你以为,只有贵鞋才会送洗,那你就错了,他们就透露曾有一位顾客送“Bata”的鞋来清洗,蔡彰腾说:“他其实是做小贩生意的,因为那双鞋被油溅到了,所以就想做清洗和修复,但服务费的总计已超过鞋本身的价值,我们就告诉他买双新的更值得,但他坚持要做,因为那双鞋已经跟着他多年了,已有深厚的感情。

“随后我们也发现,其实有挺多的顾客,跟他有一样的情结,所做的服务已贵过鞋的价值,虽然有点吓到,但也让我们更肯定洗护的潜能。我们绝对看好球鞋洗护的市场前景,现在只是醒觉意识还不够强,仍然有不少人不懂球鞋的洗护服务,或不认同球鞋送洗的必要性,但它的潜能就在,每人只有一双脚,却能同时拥有很多双的鞋,当醒觉意识越来越强时,就会有源源不绝的顾客,整个市场就会越来越成熟。”

客制化一条龙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HypeGuardian”提供的可说是一条龙服务,除了清洗和鞋底的保护,即使是球鞋旧了要翻新或破损了要修复,甚至是很多店家都不做的客制化(Customization),他们都会尽力帮你办到。

蔡彰腾说:“一般会来做客制化的,均是追求独一无二,想要与众不同的顾客,而客制化就有手绘、刺绣和结构重组等玩法,虽然我自己会做,但我们内部是有培养自己的一组人才去做,不同人擅长的玩法和风格都不同。

“其实客制化的市场在国外已很普及,唯在国内还属小众,但我们却很幸运地能跟拿督妮科戴维(Nicol David)和亚航(AirAsia)合作。可是,老实说,客制化真的不好做,有很多需要注意的细节,若以材质为例,颜料在布鞋上容易散开,做出来的效果不好。”

没搞砸过不算专业

可最让他们头疼的一点是,若是在纸上画不好就丢掉重画,但鞋能怎么办?只要画错一点就要尽力去补救,救不回就赔钱,赔过吗?肯定有,目前累计的赔偿数额,陈彦雄形容是一辆国产迈薇(MyVi)的价格,“但没关系的,这就是经验,我们常说没搞砸过鞋就不算‘专业’,哈哈哈!”

而他们遇过最惨痛的一次经历,是一双奢侈品牌“Balenciaga”的鞋,顾客要贴鞋底的保护膜,没想到在将贴纸撕开时,鞋缘的一小块颜料就跟着被撕下了,然后顾客就直接去买一双新的,给他们看单据,然后说“这四千多令吉你不付,我就坏你名声”。

他们说:“其实有很多品牌是不赔偿的,因为他们已经在协议中写明‘不赔偿’,但我们不会这样做的原因是,将心比心,试想自己是顾客的话,看到这样的条规,还会放心把鞋送来吗?”

最后在谈及未来的目标时,蔡彰腾表示,原本的计划是要在3年内开8间分行,再逐步跨足到东南亚的市场,虽然被突如其来的疫情拖慢了进度,但目标不变。

陈彦雄就表示,他们最终的目标是开学院授课。

【居家保养小贴士】

好吧,若你坚持要自己洗,那就听听陈彦雄的小贴士呗!

一般在家洗鞋,很多人都会把鞋摆在太阳底下晒,陈彦雄就强调,任何鞋都不建议晒太阳,原因是大部分的鞋,均是采胶水来做粘合的,当碰到过热的情况时,自然就会很容易脱落,而白鞋更会容易变黄。最理想的做法,是先用布把水分吸干,再放通风处晾干就好。

另外,收藏也很重要,鞋最怕就是氧化,而要避免氧化,最理想的做法就是给它一个密闭空间。

蔡彰腾说:“比起开放的鞋架,密闭的橱柜或鞋盒会更好,可以的话,再放一包干燥剂或脱氧剂。若你想要保存超过10年,譬如真正的球鞋收藏家,真空压缩袋就是最好的选择了,简单来说就是避开阳光和氧气。”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