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雇主同一代理
女佣逃走索赔不果

女佣逃跑了,李金龙(左起)无法索回款项,李仁杰则只拿回不及一半的费用。

(蒲种27日讯)雪州蒲种地区的约15 名雇主通过同一家女佣代理公司聘请女佣,但这些女佣在工作数十天或在过了试用期后便逃走,雇主索赔不果,怀疑当中有诈。

雪州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自去年至今共接获约15宗相同投诉,曾于去年针对其中一个案召开记者会揭露此事;无独有偶,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也于本月3日召开记者会,揭发蒲种一间女佣代理公司分派女佣给4名雇主,女佣工作7天至3个月后便逃走,雇主前往代理公司要求赔偿,却被拖延。



7天至3个月便逃走

黄思汉今天再联同两名雇主即李仁杰(49岁,产业代理)和李金龙(48岁,水果批发商)召开记者会揭露本身的遭遇,前者的女佣服务19天便逃走,但他成功索回6500令吉,后者的女佣工作了3个月逃走,索不回分文。

两名雇主在事后都有报案,他们呼吁执法单位采取行动,彻查是否有诈,若真有此事,对付涉嫌欺骗的女佣代理公司。

出席记者会者包括黄思汉助理朱丽诗、梳邦再也市议员叶国荣和梳邦再也市议会第10区居委会会副主席彭康贤。

女佣称公司欠薪不干雇主索赔期票不过账



李仁杰说,他去年缴付1万4500令吉聘请女佣,6月1日带回家工作,但事后女佣表示公司拖欠她薪水,嚷嚷着要回乡,当月19日就不告而别。

他指出,他上门向该公司追究,对方交由另一负责人赔款,过了数个星期,他获得3000令吉支票和3500令吉期票才过账。

“另外两张余款期票却跳票,负责人指公司没钱周转,不再接通我的电话。”

他说,警方处理他的报案时指这是民事案而无法展开调查,他登门时发现该公司店门关上,附近商家都表示,有许多女佣逃走,雇主上门质问,都无法领回款项。

他相信他只是其中一位受害人,并要求警方采取行动。

过了试用期即消失上门追究2周没下文

李金龙去年8月因急需人手,向该公司聘请女佣,后者马上给了他一名女佣,表示过了试用期即为她申请女佣准证。

他说,女佣在试用期间表示愿意服务,但才过了试用期,即11月,就无影无踪。

“我上门追究,该公司经理过了两星期都没下文,我索款不果要求换女佣,还被要求多付9800令吉。”

他不满之下当场扬言要报案,对方似乎有恃无恐,耍赖不肯退钱,如今对方不再听他电话,他据情报警。

女佣皆无工作证

黄思汉说,他接到的15宗投诉,雇主皆指向同一间女佣代理公司。

代理公司不愿负责

“该公司收钱后给3 个月女佣试用期,但过了3个月后女佣逃走,该公司却不愿负责,更不愿意赔钱。”

他指出,个案中有些雇主索回80%款项,有者分文未得,雇主要索赔时,公司经理不愿听电话,上门也找不到人。

他说,这些雇主聘请的女佣都是持旅游证件来马工作,有者逾期逗留,警方、移民局和劳工局应合作调查,对付不负责任的女佣代理公司。

他不认同这是民事案,因为女佣逃跑案有欺诈成分,属商业罪案,警方须深入调查有关公司。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