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小便宜坠网购骗局

林小姐(后排右)出示“亚当”的照片;左为黄先生。前排右起余雪儿、张天赐及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法律顾问郭朴进。

(吉隆坡9日讯)“歌神”未现身,“网骗”先杀到;“iPhone”未到手,“钱包”已破洞!

有心人分别在面子书假意廉价出售“天王”张学友演唱会门票及iPhone 6s Plus,买家以为“拾到宝”,最终却成了冤大头。



被骗者今日分别通过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召开记者会,道出在网上被骗经历,提醒经常网购者谨慎为上,别未观察清楚就匆匆汇款,最后唯恐面对财务亏损。

个案1:
买歌神门票失2800元

自《A CLASSIC TOUR学友——经典》演唱会从去年10月21日开始售票,国内即掀起抢购热潮,由于一票难求,网络骗子趁机出动,在社交媒体上布下“票阱”,吸引不少粉丝争购,结果纷纷上当。

最新一起案件是一名女粉丝为了购买4张张学友演唱会入门票,被骗走2800令吉,失了钱财却无缘见偶像一面,令她失望又生气。

一名自称“亚当”的男网友去年杪在面子书贴文,指手上有多张张学友演唱会的票,由于官方管道已买不到票,所以这名女粉丝的胞姐看到有关贴文后,便立刻将“好消息”告诉妹妹。



随后,该女粉丝便于去年12月15日私讯“亚当”询问价格,后者声称,一张票的价格是550令吉(第3组别),若她购买4张,每张可节省50令吉。

女粉丝与友人商量后,决定向对方订购4张,过后便汇款给对方,但隔天“亚当”却表示其中一张票已被其他人买走,她表示没关系,并要求对方退回500令吉。

献议购买黄金票

“过后,‘亚当’便献议我购买第二组别的票,价格是618令吉,当我拒绝后,他再献议我购买‘黄金票’,并表示每张只需700令吉(原价988令吉)。

“这时我开始心动,最后决定将之前的3张票也换成‘黄金票’,过后另将800令吉汇入其户头,他表示会尽快将门票邮寄给我,结果一等再等,始终没有收到票。”

这名来自森美兰州的女粉丝林小姐说,之后再也联系不上“亚当”,她事后已向警方报案。

她说,“亚当”还有一名拍档“Sean”,她试图联系后者,也未获得回复。

“我从小学开始听张学友的歌,这次本想与好友一起去支持偶像,结果竟上了网络骗子的当,失财事小,失信于友人事大。”

勿通过第三方购演唱会票

演唱会主办单位星艺娱乐(Star Planet)宣传部执行员余雪儿今日也受邀出席记者会,并指这类骗案已非首次发生,因此再次提醒公众勿通过第三方购买演唱会门票。

她建议公众在购票前先向主办单位或官方媒体查询门票详情,以免受骗。

她透露,之前也有公众致电到公司,以确认某人是否是该公司职员。

张天赐:去年接10网购被骗投诉

张天赐透露,大部分受骗者是为了购买便宜票才中招,希望公众以此为鉴。

他补充,其部门去年共接获10起网上购物被骗的投诉,损失数额达24万5000令吉,其中演唱会门票便占了3宗投诉。

郭朴进建议,坠入类似骗局的事主,除了可到警局报案外,也可向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人事务部投诉,双管齐下展开调查。

个案2:
买iPhone付千元消费税

1700令吉的iPhone,竟要给1000令吉消费税,“网骗”真敢骗!

社交媒体上经常有许多便宜的“好康头”,但也有“坏苹果”。去年圣诞节,一名销售人员黄先生(42岁,来自首都)在网上看中一台iPhone 6s Plus,价格仅1700令吉,令他心动。

他马上联络卖家,谈好价格后,便将1700令吉汇至对方提供的银行户头,但等了又等却没收到货。他再问卖家,被告知必须缴付650令吉的“保险费”。

黄先生通过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召开记者会讲述经过,他指对方答应等货品送到后,便会退回“保险费”,他于是照办。

他过后等了一周还是没收到货,于是再次问卖家,这回被告知货已运到吉隆坡,但被关税局扣押,须缴付1000令吉消费税才可拿到货。

查证货物追踪号码

“这时我开始起疑,1700令吉的手机,竟然要给1000令吉消费税?我过后向快递公司查证对方提供8位数的货物追踪号码,结果证实是假的。”

黄先生说,快递公司职员表示,一般的货物追踪号码是有9位数。

他指本身的手机号码和面子书户头,事后已被该名骗子封锁,因此再也联系不上对方,只好报案求助。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