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州爱心专科医院及洗肾中心至今还未重获营业执照。

(芙蓉25日讯)森州爱心专科医院及洗肾中心在一个半月前获卫生部解封,可是至今还未重获营业执照,而对前途感到迷茫的医务人员纷纷辞职,所以院方担心日后恢复营运后,会面对人手短缺的困境。

该洗肾中心是于今年2月14日被谕令关闭,而在3月20日遭提控,该院理事会俯首认罪及缴交10万令吉罚款后,于4月4日被解封,如今已事隔3个月,不过医院还是无法运作。



爱心洗肾中心理事会主席助理何彩思在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证实该院至今还未重获执照,主要是卫生部基于非关键性的条件,也就是防火系统和防火梯为由,不批准营业执照。

她说,其实早在2016年,在理事会主席拿汀蔡礼嫔接手后,已耗资百万令吉进行防火系统,而如今希望卫生部能够先发出营运执照,让院方能够在3个月内,把防火系统及设备做得更趋完善。

她说:“要完成全部的防火系统及设备,需要数十万令吉,而如今根本没有资金进行,所以希望能在医院重新恢复操作后,有收入下才能够进行。”

“我们恳求卫生部,为病人的福利,尽快批准执照,如今已过3个月,执照却还在遥遥无期,理事会却只能够痴痴等,进退两难。”

何彩思:希望卫生部先发出营运执照。

病患频询问运作日  



关半年损失3千万

何彩思说,在这3个月来,经常都接获肾病患来电询问何时重新运作,而13间分院负责人也不时联络,因为牵涉到近500名肾病患,而且分院也不能够如常操作,影响很大。

她说,该院其实在去年11月已被谕令关闭,而洗肾中心则在2月14日被查封,在医院关闭半年里,至少损失3000多万令吉的收入,期间却必须付薪金予职员,损失无可估计,可是管理层却被迫负上责任。

她说,其实于本周四,爱心洗肾中心被前医生起诉清盘案,理事会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不过最终还是赢了官司,因此为了病人的福利,理事会将继续捍卫,希望能通过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的协助,重获执照。

“我们感到很无奈,可是却只能够等待,营运公司也不肯投钱,发薪给职员也面对问题,与卫生部的拉锯战也不知何时了结!”

她披露,目前只有部分职员获得营运公司Intelek Ceria有限公司的联络重返工作岗位,许多护士及护士长纷纷辞职,所以担心在重获执照后,会再次面对问题。

新闻背景:

卫生部查封洗肾中心

12名专科医生于2018年11月1日向爱心专科医院呈辞,并通过律师向医院理事会追讨580万令吉拖欠的医生咨询费,而卫生部根据“2006年私人医疗设施和服务条例”第16条的规定,即私营医疗机构提供的每项医疗服务都必须有负责人及专科医生才能运作,于11月5日发函予爱心专科医院管理层,同时也限该院提交申请,以便修改执照,从医院降级到洗肾中心。

卫生部于今年2月14日查封医院及洗肾中心,导致274名洗肾病患被迫安排到其它地方洗肾,而该院于3月20日遭提控,该院理事会代表赖国耀俯首认罪,被罚款10万令吉,而医院于4月4日获得解封。

该爱心洗肾中心被曾在爱心洗肾中心及专科医院任职的驻院医生嘉迪星,追讨40万余令吉欠款及起诉清盘案,芙蓉高庭于本月25日,宣判起诉人嘉迪星在仍属偿还期的21天内就提早兴讼,违反了2016年公司法令466条文,起诉人败诉。

芙蓉爱心洗肾中心及爱心肾脏专科医院是由已故马华森州联委会前主席拿督姚再添医生创办。

欧玉莲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