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基菲只强调本身还是土团党党员。
卡立默达读了记者讯息但没回复。

(槟城26日讯)被指触犯槟州反跳槽法令而引发必须悬空议席以进行补选的议论后,土著团结党直落巴巷州议员朱基菲不愿正面回应,是否已确实不再支持希盟槟州政府。

刚获受委为玛拉机构顾问团(MCAC)委员的朱基菲,与受委为槟州区域发展机构(PERDA)主席的土团党柏淡州议员卡立默达,日前接受《当今大马》报道时表明,不再支持希盟槟州政府,因为将在槟州成为反对党议员。



不过,《南洋商报》记者昨日通过手机应用程式联络朱基菲,向他确认他是否真的不再支持希盟槟州政府时,他却没正面回应,只强调本身还是土团党党员。

他说,身为党员,他将依循党的指示。

至于卡立默达,则已读了讯息但没回复。

法米:应悬空2州席

槟州公青团团长法米日前发文告提醒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既然朱基菲与卡立默达不再支持希盟槟州政府,那么州政府应该援引于2012年在宪报颁布的槟州反跳槽法令,悬空他俩的州议席,进而启动补选。



民政党槟州主席胡栋强也发文告促请槟州政府执行《槟州反跳槽法令》,马上宣布悬空2名已宣布不会再支持希盟槟州政府的土团党州议员议席,而选委会可在冠病疫情受控后安排举行补选。

刘子健:槟州议会未接通知。

槟反跳槽法具争议

针对此,槟州立法议会议长拿督刘子健受本报询及在槟州反跳槽法令下,该2名州议员的议席是否须悬空以进行补选时,仅表示槟州议会还未接获任何的正式通知。

无论如何,槟州反跳槽法令仍具争议性。

在1986年,沙巴州议会也曾通过反跳槽法令规定,凡州议员跳槽至他党,其议员身分就自动消失。而在1994年的州选,原任沙巴首长百林在其团结党只以25席对23席执政后,为制止跳槽而在法院启动反跳槽法令,结果失败,理由是这有违联邦宪法,因此州修宪无效。

同样情形也曾发生在吉兰丹。1990年,伊斯兰党夺回丹州政权后,也在丹州议会通过“反跳槽法令”(凡议员跳槽,一概失掉议员资格)。在1992年,当伊党起诉跳槽至巫统的该党议员诺丁沙列时,由于丹州议会通过的反跳槽法令未经国会批准,因此失效,丹州政府不但输了官司,更被法官谕令撤销此法令。

黄汉伟:2 名州议员不可一脚踏两船。

黄汉伟:言之过早
“退出土团才能悬空议席”

有关朱基菲与卡立默达的议席是否应该悬空一事,民主行动党升旗山国会议员黄汉伟受访时说,由于该2名州议员声称本身还是土团党党员,加上土团党党争问题未解,导致情况还未明朗化,因此相信还未达到槟反跳槽法令的标准。

他说,一名州议员在退出原有的政党或以独立人士身分中选后,加入其他政党的情况下,才可以援引槟反跳槽法令。

“如今就该2名土团党州议员的情况而言,相信还无法援引该法令,除非他们退出土团党。”

无论如何,黄汉伟认为,土团党2名州议员既然不再支持希盟槟州政府,就不可一脚踏两船,在担任国民联盟政府官方职位的同时,也继续担任希盟槟州政府所委任的职位,更不可继续享有与槟希盟州议员的相同福利与权利。

不应续享原有福利

他说,希盟槟州政府与国盟中央政府向来泾渭分明,该2名土团党州议员既然已表态不再继续支持希盟州政府,就不应继续享有希盟州政府州议员应有的待遇,包括相同数额的选区拨款、受委州政府属下单位的职位等。

“我不清楚这2名州议员是否有担任州政府属下单位的职位,若有受委,我认为应重新检讨。若州政府容许州议员‘一脚踏两船’,恐怕未来会有其他州议员仿效,届时州政府的纪律将会受到破坏。”

另一方面,即使土团党2名议员确实不再支持希盟槟州政府,也无法动摇其政权,因为槟州希盟3党目前占有35席,而土团党及巫统各有2席,伊斯兰党则有1席。

独家报道:王康妮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