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仁德兰:大马宪法阐明
父母一人是公民 孩子必是

林伟汉(左)展示本身获得的庭令,但遗憾仍无法为孩子获得公民权,旁为沈志勤。

(槟城26日讯)人民公正党巴东色海区国会议员苏仁德兰说,根据我国宪法,只要父母其中一方是大马公民,孩子就是公民。

登记局确认身分即可



他指出,很多国民对此不了解,以为双方都必须是公民,孩子才是公民,若只有其中一方是公民,其孩子则要申请才能成为公民,这想法其实有误。

他今早与公正党峇央峇鲁区国会议员沈志勤及该党公民计划协调员古马惹桑,陪同41名无法获得公民权的孩子之父母,前往槟州国民登记局申请大马卡时,如是指出。

他说,若父母其中一人是公民,当他们带孩子前来登记局,唯一步骤就是向当局确认本身的公民身分及孩子关系后,孩子就可获得公民权。

公民权问题显示系统失败

沈志勤指出,越来越多公民到国外求学及生活时与非公民结合。



“他们当中,有些是因为迟注册、男女其中一方离开或找不到,结果其孩子因此而无法获得公民权,也无法接受正统教育。”

他指这也是这几年我国公民面对的最大问题之一。这些个案当中,年龄最小的仅5、6岁,最年长者甚至已18岁。

“这是整个系统的失败,也是内政部不合格的表现。”

针对教育局已允许非公民前往政府学校上课,古马惹桑指后者是在条款下才能上课。

允政府学校上课两年

“根据教育局,这些非公民的孩子只能在政府学校就读两年,一旦他们无法在期限内获得公民权,或其父母原国家的护照,他们就无法继续在政府学校求学。”

个案一:没在我国注册孩子无法求学

60岁的哈山与原籍菲律宾的太太希蒂在菲律宾注册后,并没有在其4名孩子出世前在我国注册,结果其4名孩子皆没有公民权。

其两名18岁及17岁的孩子,至今都没有接受正统教育。

至于其两名女儿则较幸运,以外国公民身分在州内一家修道院求学,但无法享有公民权益。

个案二:拥大马儿童卡却非公民

林伟汉(40岁)与来自中国福建的太太于2012年才在大马正式注册,然而其两名分别6岁及7岁的儿子,因为是在注册前出生,即使拥有大马儿童卡的注册号,也被视为非公民。

林伟汉指自己于2014年就开始为孩子申请公民权,但至今杳无音讯,甚至在去年呈交脱氧核糖核酸(DNA)的亲子鉴定报告及法庭的亲子证明后,国民登记局也没任何回应。他质疑,其儿子在出生时就拥有大马儿童卡注册号码,为何却无法享有应有的公民权?

个案三:老妇大马卡号码错禁出境

74岁华裔老妇直至去年才惊觉,本身的大马卡号码最后一个数字被错编成单数,以致出境时被拒。

温姓老妇指出,过去几十年都是使用旧身分证号码处理事务,在更换新的大马卡后,也不曾面对任何问题,申请国际护照也没有被阻碍,所以多年来并没察觉大马卡的号码错编。

她指出,一直到去年要到澳洲,在出境时因为大马卡的号码性别与本身性别不符而无法出境。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