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发誓
“没指示4200万存私人户头”

(吉隆坡3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控7项涉及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4200万令吉资金控状案续审,纳吉以上苍之名发誓,他不曾向SRC公司总执行长聂法依扎发出任何指示,将4200万令吉资金汇入其个人银行户头内。

纳吉今日在其代表律师法罕烈的引导下,在证人栏内供证时否认,聂法依扎是行使他的指示,分别于2014年12月和2015年2月,将SRC公司4200万令吉资金通过Gandingan Mentari公司(GMSB)和Ihsan Perdana公司的银行户头,最终汇入其个人银行户头。



纳吉说,没有证据和证人供证,证明他曾发出该指示。

“我可说,身为回教徒,以上苍之名发誓,我不曾指示聂法依扎这样做。”

较早时,纳吉接受主控官拿督希旦峇兰的盘问时,不认同其时任首席机要秘书已故拿督阿兹林是执行他所下达的指示,将他在此案被控3项失信控状所指的4200万令吉转移至其银行户头。

纳吉不同意相关说法,即阿兹林转移上述资金,是为了填补其银行户头余额不足问题,或让他可在日后签发支票,并按照他所下达的指示,确保其户头余额经常充足。

纳吉也不认同,指基于其银行结单显示相关4200万令吉资金被汇入其户头,故他对此事是完全知情的主张。



KWAP有权审批贷款

SRC公司首次向公务员退休基金局(KWAP)申请借贷时,是致函时任首相兼财长纳吉,而非直接致函该局,纳吉对此供称,这并不意味着他的权力凌驾于该局投资小组之上。

法罕烈是针对控方盘问纳吉时,主张SRC公司致函纳吉,是为了加速有关贷款申请,而纳吉当时回应指或许那是SRC寻求捷径一事,引导纳吉作出解释。

纳吉解释,他当时指SRC向他致函或是要寻求捷径的意思为,那是开启考虑SRC要求的程序,并不意味着他的权力凌驾于该局投资小组之上。

他供称,根据法律规定,KWAP投资小组有绝对权力决定是否批准贷款申请。

“若我没记错,(丹斯里)万阿都阿兹(财政部时任秘书长兼KWAP投资小组主席)供证时说,KWAP是根据其裁量权决定,他们并没受施压之下批准贷款。”

“同意建议”注解无不妥

纳吉认为,他在SRC向KWAP借贷39亿5000万令吉的申请信中,亲笔写上“同意此建议”的注解,这封信之后交给KWAP前总执行长拿督阿姿安,并无不妥。

“因为他们仍需通过法律程序,KWAP投资小组需决定,就算他们(SRC)向我致函,仍需遵循法律规定的程序。”

纳吉指SRC公司当时致函给他时,是要求向该局申请总值39亿5000万令吉的贷款,惟最终SRC并没成功获得该笔贷款,反之只获得20亿令吉贷款。

阿姿安此前上庭供证时坦言,纳吉在SRC要求借贷的申请信中写上注解,而纳吉当时身为掌管该局的财长兼首相,是她的大老板,因此她不否认纳吉在该局审批贷款给SRC公司的过程中,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力。

纳吉(右)与辩护律师沙菲宜商讨审讯的问题。

挪用公款?“我没那么蠢”

纳吉说,他并非最聪明的人,但也不至于如此愚蠢,将隶属财政部机构的公司(意指SRC)资金,汇入其个人银行户头。

他说,没证人指证他曾下令把属于SRC公司的4200万令吉汇入其个人银行户头,也没证据显示那是献给他的贿金,以贿赂他参与政府批准提供担保给SRC公司,让该公司向KWAP借贷。

“我在政府这么久,若说我以某种方式从财政部机构旗下公司取走资金,再将钱汇入自己个人户头是愚蠢可笑的;若我有犯罪意图,我就是愚蠢的人了。

“你不会把偷来的钱放入你的个人银行户头,人们会知道此事,国行都会知道。”

胡斯尼没提报告赴瑞士

纳吉重申,若前第二财长拿督斯里阿末胡斯尼要带团赴瑞士,取回瑞士当局冻结SRC公司存放在该国的资金,就需提出正式报告,因为任何一名部长到海外官访,都需有妥当计划并向内阁提呈报告,也需经由内阁批准。

他解释,这是因为涉及政府开支,动用公款赴海外与外国政府交涉。

“我们需知道在此案中,谁是人选,或许是总检察长更适当赴瑞士交涉,因为资金已被冻结,或许是瑞士的总检察长采取了一些法律行动。”

纳吉举例,若阿末胡斯尼要赴瑞士,财政部会准备内阁报告,交给外交部和总检察长。

“此事最重要应是获外交部与总检察长的意见,因不只涉及财务问题,当中也涉及法律问题,以决定阿末胡斯文尼是否应该去,又或是谁应该去。”

阿末胡斯尼于去年供证时说,当他获知SRC公司存放在瑞士一家银行的投资资金,因抵触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而遭瑞士政府冻结后,他曾会见纳吉要求带团到瑞士,证明该笔资金是源自于KWAP的贷款,惟纳吉当时没批准。

纳吉则辩称阿末胡斯尼没有提出正式计划。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