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汇款 不允见生母
社媒惊现1.5万领养婴儿

 
 

(吉隆坡16日讯)社交媒体出现如同卖子的领养婴儿手法,收费可高达1万5000令吉。

根据马新社报道,35岁的西玛(化名)去年初便开始在社媒上寻找领养孩子,结果,一名认识了10个月的妇女献议,只要通过银行汇款1万5000令吉,可以把孩子过继给她。



“我坚持要与母子两人见面,但是对方要我直接汇款,也不允许我与生母见面。”

她也曾受到中间人献议,付上一笔钱,就能领养孩子。

这些交易大多是在社媒出现,马新社搜寻一个月发现,不少户头是使用“领养孩子”的关键字,费用达1万至2万令吉。

其手续也很简单,只要填写个人资料如工作,住址,领养原因即可。有者划分国民与非国民,合法及不合法的价格。

此外,“客户”也得交付2000至7000令吉抵押,作为私人医院生产费及打赏生母生活费。



与两孕妇联络没领养成功

另一名30岁的花查(化名)在社媒说,她曾两度与两名孕妇联络谈论领养婴儿,两次都几乎得手,但最后因有人出价更高而告吹。

结婚5年膝下犹虚的她说,由于已预先购买了婴儿用品,突然领养失败,令她不知如何是好。

她说,至今仍不时会收到信息,建议她领养婴儿。

不过,她和西玛一样,至今还没领养成功。

询及为何不通过福利局等正当渠道领养,她们的答案相同,即手续冗长,得经过多次筛选,也不能选择孩子性别。

问题是,通过这种像是买卖的方式领养,在法律上是否站得住脚,对养父母又有何保障?

马新社发现社媒有个非政府组织的户头,声称是协助生母寻找要领养孩子的人家。记者与它交谈后发现,大多数到来的生母都是基于个人原因包括缺钱。她们会开价1万2000至1万4000令吉,一些人卖儿是为了还债。

对方形容那是双赢局面,他们会向领养的家庭收取200至500令吉,并用于旗下的孤儿院。

婴儿的命运会怎样?

联邦直辖区保护儿童主席赛阿兹米说,婴儿被领养后难以追踪下落,领养的父母也没有记录资料。

“在福利局,一切是有登记的。我接心私下领养的婴儿以后的命运。如果没有报生纸和国籍,情况更令人担心。”

反应

相关新闻

解决方法

Teaser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