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山19 日讯)针对柔佛古庙游神被指“节外生枝”、摇轿玩闹被批不敬神明的事件,新山中华公会澄清,参与摇轿的负责人并非不尊敬神明,抬起神轿绕行宫一圈,其实是要谢恩。

该会指出,在行宫抬神轿摇晃并不是先例,其他会馆也曾有类似事件。



该会今日发文告说明所掌握的情况,以正视听。

该会会长何朝东解释,农历正月廿晚(13日)的情况,鉴于今年游神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州政府建议取消夜游,可能导致正月廿一夜游不能顺利进行,新山海南会馆护轿组负责人向赵大元帅“打杯”请示,问神明夜游是否能如期成功进行?

他说,得到圣杯,即表示可顺利进行,故邀请其他会馆负责人包括柔佛古庙管委会主席李富新协助下,一起把赵大元帅神轿抬起绕行宫一圈,以示谢恩。

“因为赵大元帅乃游神之开路先锋。”

他提到,抬赵大元帅神轿时,其他会馆负责人并不是不请自来,也不是传闻中所指的不尊重神明;在行宫抬神轿摇晃并不是先例。



他相信上述“打杯”请示的过程与讯息,没有及时正确传达,导致大家混淆。

“对此,该会及古庙管委会主席深表歉意。”

他表示,新山中华公会按照传统进行一年一度的游神盛会,五尊神明由新山五帮会馆成立“护轿组”,众神出巡在外由各帮护轿组负责,柔佛古庙管委会负责执行游神协调运作。

新山中华公会会长何朝东(档案照)

柔古庙向来“打杯”决策

何朝东指出,柔佛古庙管委会没有规定任何会馆在行宫进行膜拜神明的方式,包括各游神单位参拜及上疏文等等仪式。

他说,柔佛古庙已有150年历史,自建庙以来并没有乩童或扶鸾问事的传统,只有提供签文供善信求签,解签。

他表示,所有涉及古庙膜拜神明事务都是通过“打杯”来决定的,例如:添增新神轿、修复神明的金身、增添神明装饰品、观音菩萨更换位置至古庙右边等等,都是经过“打杯”处理的。

“每年游神绑神轿、洗街、出銮、回銮都是打圣杯固定下来的时间。”

他提醒,该会促请各界,若有任何疑问可直接拨电给该会负责人。

“打杯”男子没担任任何职务

符芳淞质疑相关说法

123456789
符芳淞:向赵大元帅“打杯”请示的男子,并没有担任本会馆游神工委会任何职务。

新山海南会馆副总务符芳淞向《南洋商报》披露,事发时,向赵大元帅“打杯”请示的男子并没有担任该会馆本届游神盛会工委会任何职务,不是护轿组、不是守神组成员,更不是总领队。

他质疑新山中华公会文告中,提到的该会馆护轿组负责人向赵大元帅“打杯”请示的说辞。

他说,“打杯”请示男子,如今是一名普通的善信。

“对方以前是游神期间资深工委,曾经担任总领队,但已经卸任。新山中华公会或柔佛古庙管委会主席李富新还交由对方负责‘打杯’,就不合理。”

“以后找最老的出来就可以?找前任会长出来,现任会长都不需要做事情?总领队另有其人,你要对方(真的总领队)情何以堪。”

他指出,事发时该会馆的守神组员在现场,该时段是年轻人担任守神任务,当资深领袖执意要摇轿和抬轿绕行宫时,年轻的守神组员感到彷徨未能出手阻止,担心被长辈训话。

他补充,该会馆游神工委会总领队黄基星向他转述,既然众神夜游盛会已经决定“以车代步”,何来要掷圣筊之举?新山中华公会给予的理由有点荒谬。

无论如何,他说,今晚该会馆将召开紧急会议,一旦有任何决定,会统一由理事长符传曙代为发言。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