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者廖春发病逝
善款转捐2乳癌患者

南洋报业基金早前为廖春发筹获的款项将转捐予徐裕珊(坐者左起)与邓美琼。左为许又尹及李杰文。

(八打灵再也30日讯)癌病患病逝,家人同意把公众捐款转捐其他癌病人,让爱延续。

患有大肠癌第三期的廖春发,早前于9月7日通过南洋报业基金向公众筹款,惟之后不敌癌魔于9月10日离世。南洋报业基金共为他筹获的15万7284令吉1仙,经过家属同意后,转捐于2名患上第4期乳癌的病患。



两名病患分别是来自霹雳州怡保的徐裕珊(41岁)和彭亨州劳勿的邓美琼(49岁),她们接下来的医药费预计分别需要6万9600令吉与5万4000令吉。

晨光爱心队长李杰文与南洋报业基金总经理许又尹,今日陪同2名患者召开记者会时表示,上述善款将保留给她们以应付复诊和日后治疗费用。

个案(1):
抗癌7年
徐裕珊医药卡保障耗尽

徐裕珊是于2012年发现患上乳癌,在怡保的私立医院接受首次手术切除右边乳房,并进行了6次化疗和10次电疗,之后一直在怡保中央医院复诊。

2015年,她的左边乳房皮肤表面出现红疹,左手也开始肿胀。超音波检查发现癌细胞转移至左边乳房,于是她重回有关医院再进行6次化疗,之后一直在中央医院和私立医院复诊。



2017年,她突然发高烧而送院治疗,左手红肿发热,使用降温药后出现呼吸困难的情况,她说,医生指是癌细胞扩散引发心脏进水导致无法呼吸,除了抽出3瓶水,也再做了6次化疗。

她说,同年她在政府医院进行的电脑断层扫描也显示她的肺部及脊椎骨有癌细胞。2018年她转到政府医院每星期接受3次化疗,每进行3周期化疗疗程后再接受电脑断层扫描,而当时的扫描结果显示病情还受控制。

“直到今年6月,我突然头晕也不能行走,医院怀疑我的脑部出现问题并建议做磁共振成像检查,结果发现脑部后方有3颗癌细胞肿瘤。由于怡保中央医院没有肿瘤科,院方必须写报告咨询吉隆坡中央医院肿瘤科指示,才能为我治疗;于是我从约6月杪一直等待至今。

“现在每晚凌晨12时至3时都不能入睡,腰骨疼痛得需要孩子帮忙搽药膏才能止痛。此外也行动困难,需要依靠轮椅。”

徐裕珊说,患病前她在朋友的补习中心帮忙打理,患病后已无法工作将近10年,其间20万令吉限制的医药卡保障已耗尽,丈夫是烧焊工人平均月入只有约3000令吉,家里3个分别为10岁、13岁与15岁的孩子都在求学,面对经济困难。

个案(2):
癌症复发
邓美琼辞职治病无入息

2008年10月,邓美琼弯腰时发现地上有血,数日后发现原来是乳头滴血,到医院求诊后医生说乳房有硬块,建议切除右边乳房以免后患。

营养食疗法费用昂贵

她说,当年她38岁,接受首次手术后却验出有初期癌细胞,需接受化疗,经妹妹介绍使用营养食疗法治疗及定期接受扫描,但营养食疗法费用昂贵,两周的治疗费用约800至1000令吉;治疗约一年后就无法再负担。

2009年,劳勿中央医院介绍她到淡马鲁看专科医生,照了X光后医生表示淋巴有颗粒,需要割除淋巴后再化疗。她在手术的一个月后每3周接受一次化疗直到完成6次化疗的一个疗程,之后每3个月都到淡马鲁医院与吉隆坡医院复诊,服用了5年的化疗药物。

她说,复诊6年后,医生说已康复无需再复诊,不料今年3月突然腰骨疼痛,到附近诊所打了2次止痛针,4月5日因之前手术的位置流血及皮肤出现水泡,于是到附近政府医院照X光,获悉只剩一周性命,大感晴天霹雳。

她说,本身育有3名小孩,今年4月病重离职前在新村村委幼儿园任职幼教老师约20年,月入890令吉,如今因医病需耗巨资,面对经济问题。

义务助病患
李杰文:无抽佣

李杰文强调,本身是义务协助病患,并无抽取任何费用或佣金。

对于被质疑为何他的医疗援助个案多数病患都在宝康医院接受治疗一事,他直言很多医院都为了赚钱,但该医院则是先治疗病患,而并非先要病患付钱。他是针对坊间有人质疑,为何他大部分医疗援助个案都是在宝康医院接受治疗一事这么说。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