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代还数十万卡债
司机休妻仍被追数

Grab司机手持大耳窿拍的追债传单,小图是他前妻。

(吉隆坡25日讯)批发商娶了爱购奢侈品的妻子,信用卡附属卡被刷了数十万令吉,过去十余年来因替妻子还卡债还到怕,只好与妻离婚,岂料前妻相信转借阿窿,如今阿窿上门逼债。

男子(41岁)本来是鸡蛋批发商,目前已转行当Grab司机,与前妻育有2名儿子,长子已21岁。



他说,2015年与妻子还在一起时,他是在新加坡当巴士司机,有5、6组大耳窿上门追债,报警后由岳母缴还1万多令吉的债务。

“前妻爱买奢侈品,以前我做生意还可以满足她,给了她三、四张附属卡,最高5000令吉额度的卡也被她刷爆,我前后替她还了好几十万令吉卡债。”

忍无可忍提离婚

男子2016年忍无可忍向妻子提出离婚,对方原本不愿意,最后双方达成协议,他支付前妻一次性1万令吉离婚费,前妻和他各自拥有大儿子和小儿子的抚养权。

“法庭判我每个月须付300令吉赡养费直至大儿子满21岁,如今大儿子也已满21岁。”



他万没想到前妻本性难移,本月17日有大耳窿找上他家派讨债传单,他父亲也接到大耳窿来电,但暂时没发生暴力行为。“我年迈的父母对上次大耳窿追债的情况心有余惧,希望大耳窿们不要再上门。”

该名Grab司机今日通过行动党直辖区公共服务投诉局主任游佳豪召开记者会。 

他指冤有头债有主,一人做事一人当,前妻应负责有关债务,他希望大耳窿不要再上门骚扰他和家人。

“传单上有前妻照片和名字,我致电问她,但她否认,可是传单上列出的两个地址,是包括我之前的家和现址;我要求前妻报警但她没做,我只好针对此事自行报警。”

他说,目前他当Grab司机,不曾为前妻做担保,也不会再代还债,更不想知道她这回欠多少钱,完全不想插手。

他不排除前妻是通过小儿子而获得他家的水电单,继而用它向大耳窿贷款。他指前妻之前有工作但都不长久。

“前岳母也前后动用银行定期和公积金替她清还20多万令吉,希望她没有能力就不要再借钱。”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