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9日讯)五名大马律师公会前主席及两位会员,史无前例地联署炮轰现任主席沙林巴西尔,直指对方针对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继子里扎阿兹获假释的声明是肤浅及不被接受的。

联署的律师有律师公会前主席库杜布、杨映波、安比嘉、拉古纳、林志伟,以及两知名律师阿马达斯以及黄光平。



他们是针对律师公会主席沙林巴西尔标题为“里扎阿兹获假释的司法课题”声明,联署发文告说:“有关文告,令我们说起来很痛苦,因为这是肤浅的和不能接受的。”

联署文告说,大多数律师和开明的公众人士都充分意识到,检察司可以酌情决定是否提出指控,也可以在提起诉讼后撤回指控。这并非是公众寻求的洞察力谎言 。

文告说,大马人想知道,且希望寻求律师公会指导的是,此事是否按现有信息,具酌处权;首先是在里扎阿兹的案件中,是否有经过适当、明智和公平地行使酌处权;其次,这是否确实有行使过?

“这种酌处权必须是‘有智慧,合理考虑,按事实和公共利益’来驱使;这(声明)并没有多说。它没有探讨在这种情况下的酌处权行使是否已达到要求的标准。”

文告说,律师公会主席的声明奇怪地避开了目前最吸引人的问题,且无法彰显律师公会大胆无畏的独立特征。



文告指出,律师公会若无法提供有用的资讯,或不愿意提出明确和原则性立场,则不应发表媒体声明。

“律师公会主席在代表公会的情况下,如果认为酌处决定权已得到正确行使,他应清楚说明,并提出充分理由。反之,他应以理由,明确地表达立场。”

文告指出,若律师公会主席认为可用信息尚不足以使他形成合理的意见,那么应限制本身的发言,或者在律师公会进行评估前,讲解他尚需要的其他信息。但是,他的声明却没有做以上任何事情。

“该声明是空洞的,因为它未能解决困扰大马公众的最紧迫问题,例如退回所承诺的款项后获撤销严重控状,是否是正确及符合众利益;是否日后同样案例也可以这样做,若不能,那么是如何进行酌处决定权?这会否令司法,平等和公正带来耻辱。”

文告说,公众还想知道里扎获尚未履行及遵守“条款和条件”,他获得假释是否是正常还是异常的。

“这在法律上是正确的吗?检察司是否就是以被告的声誉相信他?

“除了这种有欠妥当的行为,为什么不能在被告完成所有条款和条件后才提出假释的请求?为何要那么迫切?”

文告指出,尽管律师公会主席指检察司有权撤回指控是对的,但是他却没有解释法庭在此案扮演的角色,即法庭有审查酌处权行使的权力。

文告认为,律师公会主席的声明引起更多的疑问,而非给予答案。毕竟对许多大马人而言,里扎阿兹获得酌处权显然是错误的,并且违背了公共利益。

“大多数大马人都知道,即使罪犯作出全额赔偿,但是严重的犯罪仍然应受惩罚。

“律师公会主席的有关把很多未有答案的问题都扫到地毯下的文告,与过去数十年来,不论情况有多艰难或其意见与观点有多么不受当权者欢迎,该公会都无私提供的具弹性的社会领导性不一致。

“这是该公会珍贵的传统及角色,更是我国人民在国内的事情不合理时,所期盼及依靠的巨大功能。我们呼吁所有大马律师公会会员,在这件事关公众利益及重要的课题上发声,并向大马人民保证该公会仍未失去它的方向。”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