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姑拉沙里针对国内政局与经济时事,发表精辟见解。

(莎阿南27日讯)巫统元老丹斯里东姑拉沙里说,中央政府债务不断增加令人担忧,并导致政府没有额外财力全面照顾人民的福祉。

东姑拉沙里也是财政部前部长。他说,显然地,我国领导人须对群众的经济福利保持敏感和关心。



东姑拉沙里说,政府必须确保国人不会因国家处理与管理债务的能力失衡,而承受不必要的财务压力。

“就这点来说,很遗憾的事实却是,我国领导人无法很好地控制国家债务。”

在上个财政年,中央政府的债务高达6874亿3000万令吉。

他警告中央政府,若无法很好地控制开销,将会带来数项严重的后果。

他指出,尽管政府举债来推行各项发展计划,以刺激经济增长是可以理解的事,但无节制的开销会对人民的生活带来负面影响。



“它可能导致国人的收入停滞不前。此外,有可能发生因为普遍认为投资机会有限,而出现资金外逃的现象。”

97%是本地债务

也是话望生区国会议员的东姑拉沙里,今日在由25马来精英组织(G25)举办的一项公开论坛上这么指出。

根据财政部去年11月公布的数据,截至去年6月,中央政府债务为6851亿令吉,比2016年3月的数据高出将近20%。

我国的债务对国内生产总值比率则企于50.9%,或比前期下滑3%。

中央政府债务中高达97%或6624亿令吉是本地债务,外债则是227亿令吉,或占国内生产总值1.7%。

国债增加迫使政府削减多项补贴,连带的,一些日常必需品价格扬升。

家债高企国人举债度日

东姑拉沙里指出,我国家庭债务高企不下,反映了我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也显示国人举债度日的不良现象。

他说,公众尤其是年轻人,实际上对国民经济福祉的状况感到不安。

“大学生失业的现象严重,尤其是那些缺乏谋生技能者,情况更是比比皆是。”

他说,另一方面,我国却过度依赖廉价外劳,这将导致国人的收入停滞不前,打工族的收入低于先进国家该有的水平。

大马家债高占国内生产总值84%,而去年的青年失业率高达11%,是我国史上最高之一。

“马哈迪要重当首相不易”

东姑拉沙里认为,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要重当首相障碍重重,并质疑马哈迪若如愿再任首相,能否履行改革体制的承诺。

他说,即使希望联盟赢得第14届全国大选,入主布城,也无法保证马哈迪一定会成为下届首相。

他指出,若希盟执政,马哈迪领导的土著团结党也大胜,那没问题;但若另一盟党的议席多于土团党,马哈迪料难以获取盟党全力支持出任首相。

“届时,我也不清楚,希盟政府将如何运作。”

他补充,尽管如此,元首也扮演重要角色,因陛下会用最好的判断,来挑选出首相人选。

他稍后在记者会上说,只有时间能证明,马哈迪是否能迎接“马哈迪主义”的复兴时代。

“一只豹是否能改变其样子?或许他能,我们不知道。”

传茜蒂问话没好处

询及马哈迪夫人敦茜蒂哈丝玛因去年9月出席一场集会,而在昨日遭警方问话,东姑拉沙里认为,这只会进一步伤害国阵的形象。

“那不会带来任何好处,向西蒂哈丝玛问话只会让人们制造更多故事,来对抗政府,并向执政党施压。”

若非获多数选票道德上无资格执政

东姑拉沙里强调,要赢就要赢得光彩,通过夺得多数议席,而非多数选票上台的政府,道德上无资格执政。

他认为,一个失去普选票的政府,即使能获得足够议席,已没有了继续执政的道德权利。

东姑拉沙里指出,道德合法性是宪政民主制度的关键元素,但是这元素常被缺乏完善民主制度的国家忽视或轻视。

他说,选举应实践谁能赢得议席,谁就获胜的原则,而无法获得普选票,却赢得大多数席位的政治组织,理应处在不利的地位。”

“否则,这就失去了执政的道德权利。我认为,道德权利是获得领导权的第二要素。”

他强调,一个缺乏道德实践、廉正和诚信诚意的政府,没有道德权利。他补充,一场公平竞争的选举,是实践民主制度最重要的过程。

由东姑拉沙里本身所属政党巫统主导的国阵,在上届大选中赢得222个国会议席中的133席,以少于三分二的简单多数议席继续执政。

不过,反对党及异议人士指国阵的总得票率只有47%,少于在野党阵营的53%,质疑国阵执政的合法性。

领导人失德地位岌岌可危

东姑拉沙里说,一个道德上正直的领导,会拥有强大的道德制高点作为领导基础。

他说,反之,一旦失去这道德制高点,继续执政的权利就会变得岌岌可危。

“在这个社交媒体的年代,失去权利的事将会迅速传播。”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