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溪大年29 日讯)吉打州政府宣布禁止在乌鲁慕达进行伐木活动,又扣押逾亿令吉的伐木税,令业者和员工逾1万5000人,叫苦连天。

吉打州木材业公会主席阿敏莫达今日召开记者会,针对上述宣布,陈述业者和相关领域员工面对的困境。



他指出,吉打州经济不如其他州般多元,木材业对吉打经济相当吃重,停止乌鲁慕达伐木活动,将导致每年面对平均逾18亿令吉的经济损失。

他说,伐木业被指责会影响生水的供应,然而一些非政府组织展示的大片土地被开发照片,并非伐木业所为,或是其他用途的开发。

“业者标到了伐木地段,也不能随意乱砍,而是需要经过评估,只有符合条件的树木,才可以砍伐。在自然界的法则,树木长得高且枝叶茂盛,就会导致周围树木无法得到阳光照射,选择性的伐木模式正可让周围小树继续生长。”

他说,州政府对媒体作出宣布,却从未寄发正式函件给获得伐木权的公司。

他指出,该公会并非要与政府作对,也理解希盟政府因为一些非政府组织的诉求而必须採取这些措施,但该会希望非政府组织能理解吉打州的经济现实。



另一方面,他说,州内有约60家获得乌鲁慕达伐木权的公司的伐木税被扣押,涉及数额逾亿令吉。

他说,业者希望州政府明确交代何时退还这些伐木金,同时必须给予受影响业者应有的赔偿。

他说,许多这领域员工都是B40群体,偏郊地区工作机会少,他们生计受影响,会导致家庭失去未来。

出席者包括署理主席拿督林锦隆。

伐木业的业者和员工,举大字报要求州政府考量他们的生计。

原本月入4千禁伐木后归零

泥机司机莫哈末沙亚指出,自从州政府禁止在乌鲁慕达伐木后,他原本每月3000至4000令吉的收入,从今年开始归零,造成生活陷入困境。

莫哈末沙亚从事该行业已经20多年,住在锡县的甘榜兰戴;同村有约300人,都从事与伐木相关的工作。

他育有5名介于10岁至22岁的子女,其中3人还在求学,孩子也因为家里经济问题,有时不能到校上课。

木桐罗里司机再纳指出,过去他几乎天天有工可开,但如今每月只能开3至4趟,都是运载霹雳的木桐,收入大幅减少。

他说,很多员工向老板借钱,但老板的处境也一样不好。

员工都希望当局能够重新开放乌鲁慕达的伐木活动,让大家有饭可吃。

木材业者郑汉松指出,州政府突然停止乌鲁慕达的伐木活动,但未告知何时会退回业者缴付的伐木税。

他说,许多业者都是以贷款方式取得资本,如今业者不能进行伐木,工厂也缺乏货源,只能从其他州属获得木桐,运作成本也加重。

“在业者得标时,州政府规定业者必须在30天内缴清伐木税,一天都不能迟,但如今钱被州政府收了,业者却无从知道州政府何时才会退钱,也影响公司的财务规划。“

郑金春说,出席记者会的伐木业者,几乎都有逾百万甚至逾千万令吉的伐木税,被州政府所扣押。

他说,伐木准证当时是慕克力发出,但也是慕克力禁止伐木。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