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3万名表不见遭质疑
女货仓管理员患忧郁症

黄詠雯提及本身遭遇,有感哑巴吃黄连而潸然泪下,左为伍莉锦。

(吉隆坡28日讯)女货仓管理员向上司呈报近3万令吉的名表不翼而飞,惟事件未经全面调查,公司上层即要她报案或赔钱,她之后报警自保并要求公平调查却不果,因承受极大压力而患上创伤与忧郁症。

报警自保调查却不果



黄詠雯(26岁)在一家名表公司任职近4年,两年前从当柜台接待员转至货仓部工作。该部去年接收一批货品,每50枚手表同装在一盒中,约20天后黄詠雯发现25枚的手表遗失,每枚手表价值1180令吉。

她指出,这些手表于去年12月7日经点算后送进货仓,直到12月27日她发现其中25枚不见了,翻找许多地方都无法寻获,于是在1月5日告诉主管,但仍无法寻回,因此于1月10日把此事提交给上司。

“高层次日与我会面,给我两个选择,就是报警或自行赔偿。”

黄詠雯今早在马华蕉赖区会妇女组主席拿汀王欣怡与秘书拿督卓建国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强调本身清白,所以她没有应公司要求作出赔偿,并于1月22日前往蕉赖警局报案,岂料警方要她承认并私下解决此事。

她因此饱受压力,经医生初步检验,显示患上创伤与忧郁症,需每天服三次药以镇定情绪,目前休假中。



出席者包括黄詠雯的母亲伍莉锦、哥哥黄耀辉及居民代表委员会蕉赖国会选区第一区主席朱俊文。

事发期电眼记录不完整

黄詠雯指公司过后批准她观看12月11日至20日的闭路电视,惟并没12月11日前的闭路电视记录,过程中无法观察到细节,她把此事告诉家人后便向警方报案,并把报案书副本发给上司。

她说,警方1月23日向她录取口供,要她赔钱解决,也在她面前拿出手铐作势要扣留她,令她备受压力,放声大哭。

“我没做过,为何要告我?我不懂应怎么办?警员事后还把我带到另一间房,房里有5名警员,指我若不承认,把我关起来24小时一定会认。”

黄詠雯说,警方于当晚10时30分随其父亲回家搜查其睡房,取走3个手表盒。由于无法承受如此压力,她在警局厕所呕吐,此后回家连续4至5天无法安眠。

任何人皆可取货仓钥匙

黄耀辉说,妹妹从公司获得的闭路电视,存在不合理的漏洞,包括货品是于去年12月7日的20天内不见,惟公司只提供12月11日至20日的闭路电视记录。

“其二,12月12日的闭路电视可发现手表货品只摆在货仓地上,货品靠近门口,任何人可随时打开货仓门出入,非货仓人员也能进出货仓,而事件发生后该公司只是与妹妹对话。”

公司应自行查电眼

他认为公司应自行内部调查闭路电视记录,该公司却把检查闭路电视工作交给其妹妹,让人费解。

黄詠雯补充,另有两名管理员负责货仓不同品牌的货品,惟她不清楚两人是否有接受公司高层调查,而该货仓有3把钥匙分别开启不同门锁,钥匙在她离开前挂放在货仓,任何人都可取得。

卓建国指出,马华蕉赖区会已就此事会见警方,要求当局公平调查。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