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绿色新政 追求永续发展/佐摩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的《2019年贸易和发展报告》(TDR 2019)说,必须有政治意愿去改变国际经济规则,和动员大规模公共领域领导投资所须的资源,以推动和振兴世界经济永续发展,才能在2030年达到联合国永续发展目标(SDGs)。

现有的国际经济规则加强了市场力、企业权力和国家政策,维持(若非增加)了经济不对称和环境破坏。《报告》呼吁一项全球绿色新政(GGND),将会至少扭转自2008-2009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紧缩、停滞和脆弱性。这项新的多边契约提出多项改革,以确保银行、资本和债务援助金融投资有较多永续发展而较少经济不平等和环境退化。



对于知识产权和许可证规管,《报告》主张新的贸易和投资协议以及改革,以支持全球绿色新政和永续发展目标。

全球暖化已在全世界造成严重(但不均衡)的损害,并威胁有更差的后果。缓解气候变化将需要大型的公共领域领导的投资,尤其在于可再生能源、永续食品体系和洁净交通,以便与有效率的工业政策(有选择性的补贴、税收奖励、贷款和担保)互补。

双赢解决方案?

由于一种方法不一定适用于所有国家,发展中国家将须要适当的投资和技术政策措施,以绕过传统的碳集中能源轨迹。最佳政策配套随着环境而不同,但都须要财政刺激、公共基础设施投资、可再生能源和较好的工作条件。

《报告》提出一项全球绿色新政建议,发达经济体增长率比目前展望的高1至1.5%。发展中经济体的展望利益更大,增长率约1.5至2%多,虽然中国的利益较少。



在面对严苛限制和压力的世界里,这种双赢结局方案仍然可行吗?《报告》怀疑了其他提议,例如世界银行的倡议,即通过影子银行进行私人融资和公共融资,以担保投资有较高的私人收益。到现在为止,这种奖励大多无法推进有生产力的投资。

反而,《报告》提出公共领域的措施和改革,让公共领域领导全球绿色新政的融资。

财政政策和策略性公共投资不仅能刺激私人投资,还能把他们拉进来,而不是“挤出去”。

如果绿色投资每年的增幅达全球收入的2%(约1.7兆美元,或各国政府目前花费于化石燃料补贴的三分之一),就能制造超过1.7亿个就业机会,确保南营国家有较洁净的工业化,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要投资更多以达到营养、健康、教育和贫穷方面的永续发展目标,就需要广泛的国际贸易、金融和货币改革。但对2008至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政策回应无法促成经济、社会和环境的永续恢复,更不用说长期发展。用渐进式税收增加和信用创造来提供资金的财政扩张,须要一致性的反周期、较好协调,和有能力为自己付款。

由于许多经济体目前面对不足的需求,《报告》主张,要推进私人投资和生产力,财政刺激是有必要的。

创新发展金融

围绕全球绿色新政重建多边主义和国际合作,需要满足2030年议程的融资要求。

《报告》提出各种改革,以确保资本、银行和债务都贡献于加速发展,其中包括:

●为“资本账户管理”提供较好的多边监管、协调和支持。

●扩大“特别提款权”作为灵活的融资机制,没有严格的政策制约性或麻烦的合格标准,超越为全球环境保护和紧急资金提供可靠的流动性。

●较大的“区域货币合作”,以促进区域内贸易和价值链,超越区域储备互换和合并流动性,同时发展区域付款系统和结算同盟。

●一个基于规则的设施,由同意的原则和国际法管辖,对已不能按原有合同履行的“主权债务进行有序和公平的重组”。

●一个“面向全球永续发展目标的优惠贷款”设施,供低和中低收入发展中国家,和一个额外的贷款设施,供公共领域融资须求的外部份额。

●一个“全球永续发展基金”,由捐赠国提供资本和补充,为此前未履行的承诺(国家收入0.7%的正式发展援助目标)付款,因此弥补了过去的差额(自1990年以来估计超过3.5兆美元)。

●跨国企业(TNCs)收益的“单一税收”,所有跨国企业收益的全球最低有效企业税率定于20至25%,即现有名义税率的国际平均值,以阻止逃税的违法资金流。

●使用非常规货币工具的额外“气候融资”。

●增加发展融资,包括加强南南融资,例如动员资产近8兆美元的“主权基金”为发展融资。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