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俊权(左四起)与游佳豪陪同受害者揭发购屋骗局并展示伪造的购屋文件、钥匙以及报案书。左三为黄女士,右二起为邹女士与叶小姐。

(吉隆坡2日讯)贪小便宜吃大亏,以为付了台底钱,就可以买到低于市价的人民组屋和可负担房屋,约百名购屋者共付款接近100万令吉后,才知道坠入骗局!

据了解,诈骗集团向购屋者表示只要付台底钱,就可以低过市价购得坐落在大城堡、沙叻秀金龙园、亲善花园的人民组屋和直辖区可负担房屋计划(Rumawip)的房屋,由于台底费不高,不少人上勾。



以为价格仅3.5万

从事房屋代理约20年的黄女士今天和一组受骗者,在民主行动党联邦直辖区公共投诉局主任游佳豪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讲述被骗过程。

她说,通过华裔中介亚历士的母亲认识对方后,听对方说只需付台底钱,即可用低过市价购买人民组屋或直辖区可负担房屋,为之心动。

“亚历士说只要付9000至1万令吉左右的台底钱,加上1000令吉左右手续费,就可以购得价格为3万5000令吉的人民组屋,我心里很是高兴,于是向对方表示要购买3间人民组屋。”

她说,除了自己购买,她也介绍朋友向他买屋,随后朋友也再介绍朋友,总之最后他们全部人共交了约90万令吉台底钱亚历士。



入住期一延再延

她说,亚历士有说过,他们所购买的人民组屋可于2019年杪入住,但他去年去世了,而她则在其葬礼首次遇到早前亚历士曾提到的印裔首脑雷蒙。

“这是我唯一一次和雷蒙碰面,过后一直是以WhatsApp联络,对方也表示接手亚历士留下的所有台底交易。”

她说,雷蒙指入住人民组屋的日子会拖延,并表示会有吉隆坡市政厅人员联络他们去签同意书,但有关日期却一延再延,直至去年约12月,她为了安全起见特地到相关人民民组屋查看,发现所购买的单位有巫裔居民。

“因不敢惊动对方,遂再向雷蒙查询,后者表示政府会致函通知现有住户搬迁,以让他们搬进去。我后来觉得不对劲,加上联络雷蒙不果,报警后才揭发骗案。”

被追款项 难以面对朋友

黄女士说,雷蒙表示他们所买的屋子将抽签决定单位,并且是先租后买,即先租住一年,每月租金约124令吉,一年后可以3万5000令吉买下相关单位。

她说,以前她们都是付现金或银行转账给亚历士,然后会获得收据,惟如今亚历士的母亲也生病了,不清楚此事。

“还有很多其他代理会交钱给雷蒙,对方也给我们我们很多伪造文件。”

无论如何,她说随着雷蒙失联,一些购屋者向她追讨款项,甚至者因此恐吓她,但她除了澄清事件,也不懂要如面对因她介绍而上当的朋友。

“我很内疚,也因这事而不敢再做房屋代理,总之钱已全部交给了雷蒙,希望警方能捉到他以免有其他人再受骗。”

叶小姐:与友人共付20多万

我是通过朋友介绍以为有好康,2018年认识亚历士后于5月就付了对方1万5000令吉台底钱,并以母亲名字购买亲善花园头间的人民组屋单位,当时获拿到钥匙。

当时组屋范围还围着围篱,我拿了钥匙后也没去看该单位,因没想到会是骗局。

我也介绍了5位朋友各购一个单位,其中2人购买了较贵的金龙园可负担房屋单位。

外面售价30万令吉的可负担房屋台底钱为5万令吉,加上泊车位费用约8万令吉,与友人共付了20多万令吉。

虽然有些朋友不再追究,但这些都是购屋者血汗钱,希望警方能捉到首脑。

邹女士:深受其害无法退款

我与中介的母亲是朋友,听说便宜就介绍朋友购买,没见过首脑,他声称本身是政府官员,有办法获得便宜的政府房屋单位。

房屋的台钱是根据单位的大小来计算,面积较小的纸箱3万8000令吉,大的角落单位则要10万多令吉台底钱。

介绍朋友购买了一间人民组屋与5间可负担房屋,共6个单位。

我没有收取任何佣金,只是介绍朋友购屋,现在购屋的朋友要我赔钱,但我也是受骗者呀 ,更无法退还数万令吉的款项。

游佳豪:不符资格不能买

游佳豪说,人民组屋和可负担诈骗案手法都一样,不符资格者是无法通过付台底钱就购能购得的;而且即使有出售人民组屋的特别计划,包括最近的甲洞人民组屋,售卖程序也有严苛的条件。

他希望更多受害者挺身而出指控诈骗案的幕后操纵人士,以解决台底交易的不良风气。

他也说,受骗者报警后,警方曾告知首脑在逃,惟之后案件就没有任何进展,而据知另一名中介已被捕。

赖俊权:申请表格免费

行动党联邦直辖区公共投诉局副主任赖俊权表示,人民组屋拥有者不能选择地点和单位,也不能转卖或转名续租产业,除了转租给直属亲人。

“可负担房屋也有相同条件,10年内不能转卖或转租,只能换名转租给直属亲人。”“

他说,不管申请购买或租人民组屋单位,申请者都需填一份蓝色表格。所有申请表格都无须付费,也可在网站下载,申请也是免费的。

他说,吉隆坡市政厅没对外出售人民,若有人被查获通过台底交易所购得的房屋,房屋将被充公,购屋者也会面临罚款或坐牢的刑事罪。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