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秀丽(前排左四起)和洪木坤带领马来西亚燕农公会和马来西亚燕农合作社多名理事,在媒体交流宴上向民众拜早年。

(大山脚17日讯)不法集团频频闯入燕屋,如今更呈“一条龙”作业,从偷窃到出货皆一手包办,并以半价或更低价格,贱价抛售给中间人。

马来西亚燕农公会主席洪木坤说,如今涉及偷窃燕窝的案件,几乎都是不法集团所为,他们通常有7至8名共犯,从燕窝偷窃到出货皆一手包办,惟此类燕窝很难出口其他国家,必须售卖给中间人。



他昨晚出席该公会和马来西亚燕农合作社与媒体交流宴时,在记者会上说:“燕窝的售价已下跌,如今每公斤总货售价约3000令吉,但不法集团通常以半价或更低的价格,甚至约1000令吉售出。”

贱价售中间人

他说,目前全国各地燕农面对的最严重问题,是燕屋几乎每天被不法集团破坏,然后闯入偷窃燕窝,令燕农损失惨重。

更甚的是,不法集团为了偷窃燕窝,用尽各种手段,包括烧焊撬墙闯入燕屋。

他说,燕农每次前往燕屋采燕时,皆感到非常害怕,担心燕屋是否遭到破坏或偷窃,燕农似乎要与干案集团抢着采燕。



“通常,一间已取得成功的燕屋,是每月可采燕一次,惟遭到不法集团闯入采燕后,可能一间燕屋一年仅采燕2次,多数燕窝已被干案集团偷采。”

为闯入燕屋偷窃燕窝,不法集团出尽手段,包括烧焊撬墙。

破坏鸟蛋雏燕

应判燕贼重罪

洪木坤和马来西亚燕农合作社主席拿督吴秀丽异口同声地表示,燕屋偷窃案已多次被提起,每次报案后却无下文,让燕农大感失望。

吴秀丽宣称,燕屋频频遭不法集团闯入造案,已令引燕业的新投资越来越少。

洪木坤说:“燕子是受保护的野生动物,在干案集团闯入偷窃燕窝时,也可能破坏雏燕及鸟蛋,因此,不法分子不仅可被控偷窃罪刑,也可在野生动物保护法令下,被判处更严重罪刑。”

不法集团闯入燕屋偷窃燕窝时,破坏燕雏及鸟蛋而造成死亡。

即食燕窝方便上班族

继研发燕窝胜肽、燕窝面膜产品后,马来西亚燕农合作社再继续研发即食燕窝。

吴秀丽说,该合作社甫于2019年推出至尊品质的即食燕窝,非常方便上班族。

她说,这种即食燕窝的食用方法非常简单,将燕窝从容器取出后,与石峰糖及沸水注入保温杯中,将保温杯盖盖好并等候10分钟,然后搅拌均匀后便可食用。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