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药丸9千元
老妇看中医两天花3.3万

黄伍(右)在沈春祥的陪同下,分享天价求医经历,并成功取回2万9950令吉现款。

(关丹26日讯)老妇指到外国人驻诊中医诊所求医看病,气功拔罐吸血治疗,加上“地表最强药丸”一粒逾9000令吉天价,2日医疗费用高达3万2980令吉。

来自豪桦城的华裔妇女黄伍(78岁)原本还想下周二到该诊所复诊,因担心医疗费不足,开口向女婿赵先生借钱看病,才揭发此事。



今午12时许,人民公正党德伦敦州议员沈春祥在接获赵先生投报后,偕同家属成员,踩上“诊所”谈判,最终成功为老妇取回2万9950令吉现款,这笔款项是老妇从少女时期开始存款的定期老本。

黄伍认为,医者父母心,并没想到会发生不愉快事件。

她指出,首次登门看病是在本月23日,因为腰酸背痛而到诊所求医,并由大女儿负责载送。

“中医把脉后,指脉搏弱而杂乱,显示人体器官出现问题,然后进行气功及拔罐吸血治疗排毒,疗程逾10分钟。

“然后购买3粒药丸,每粒3600令吉,加上180令吉,首次医疗费为1万980令吉。”



她指出,当时因为现钱不足,还到银行取出1万令吉定存,并回应银行人员指是支付医疗费用途。

黄伍说,第二次求诊是昨午,同样进行气功拔罐疗程,抽出血液带腥臭味。

到3银行领定存

“医师介绍最强解毒药,最强药效每粒9000令吉、最弱药效药丸则3000令吉,因能力考量,选择购买1粒最强配1粒最弱的药丸。”

她说,第二次看诊费包括药物及疗程共2万2000令吉。

“当时,身上只是带着5000令吉现金,另1万7000令吉则分别到3家银行领定存出来套现。”

她指出,两次医疗费并无收到收条。

“医师吩咐下周二来复诊,但基于担心现款不足,才向女婿开口借钱医病。”

获沈春祥协助取回近3万

女婿赵先生(45岁)指出,他是今日接到岳母来电,指要开支票看病,才知道之前已支付一笔不菲医疗费。

“察觉不对劲后,马上致电向德伦敦区州议员沈春祥求助,才揭发此事。

“今天在沈春祥的协助下,成功取回2万9950令吉。”

沈春祥冀检讨准证

沈春祥指出,一个老人家,能走能吃,人也好好的,如果是排毒疗程,即便看西医,相信2天内也不需用到3万多令吉。

他希望彭亨关丹中医中药联合会监督中国人来大马行医,是否合法执业,还是只是持地方政府准证就可营业,这都需重新检讨。

“希望中医中药联合会为这名受害者平反,还于公道。

“该名中医师有展示别州‘会员证’,是真是假有待调查,而关丹市议会发出的准证是2014年。”

因此,他促请该名中医师马上停止营业,直至拿到新准证。他强调,并无质疑该名医师的医术专业。

卫生部或介入调查

彭亨关丹中医中药联合会副会长邬广明指出,如果接到相关投报,卫生部将介入调查及采取行动。

他说,总会会发证书及会员证给会员,病患到诊所看病,可观察以作保障。

中医师:有征求病患意愿

中医师澄清,疗程价格有便宜数百令吉至最昂贵上千令吉,是征求了病患的意愿下才进行的。

当家属们今日上门理论为何医疗费需达3万令吉时,他的回应是,钱是另一回事,也可以分期摊还,最重要病患会恢复健康,做医师也会感到开心。

反映小便排出毒素

“老人家首次求诊时,相信因动过手术,气血虚弱,担心影响肾功能,因此推荐排毒疗程,价格从最便宜几百令吉至千令吉,而她表示不需要与儿女商量,并坚持选择最昂贵疗程。”

“第二次登门求诊时,老人家反映小便排出毒素,感觉很轻松。

“至于医疗费方面,有建议病患回去与家人商量,也可以分期付款。”

他指出,在关丹刚设分店逾一个月,以探试市场水温,而关丹市议会准证已在办理中,合法经营。

他称,本身为中国籍,并持有东马美里中医公会会员证。

该名医师称,给患者服用“化毒丹”,成分有人参、豪猪枣等珍贵药材,是从中国带来的成药。

“明天起休业3天,以等待关丹市议会发出的准证。”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