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MDB案件审讯】证人:前首相办公厅职员
“以为阴谋才捍卫纳吉”

昂哈里(中)抵达法庭准备出庭供证。

(吉隆坡23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控涉及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资金贪污及洗黑钱案迈入第11天审讯,纳吉的前特别官员拿督昂哈里供证说,自2014年底开始爆发1MDB资金疑遭挪用课题后,首相办公厅因此课题被“攻击”,全体职员认为该课题是冲着纳吉而来的阴谋,而决定捍卫纳吉。

作为控方第8名证人的昂哈里指,基于1MDB课题,2015年对首相办公厅和纳吉而言是艰辛的一年。



证人说,爆发1MDB课题后,开始出现许多指该公司资金遭挪用的文章、文件及证据,而2015年也出现许多因此课题引发的攻击。

他举例,当时有文件及报道指PetroSaudi公司的资金、纳吉继子里扎阿兹投资《华尔街之狼》电影的资金,是源自1MDB,以及大马华裔富商刘特佐奢华生活方式也成为课题之一。

已故阿兹林曾发飙

昂哈里今日接受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高级副检察司引导供证时这样指出。

哥巴斯里南是针对昂哈里在书面证词提及纳吉的已故首席机要秘书拿督阿兹林,曾在会见纳吉后,在他面前发飙,并提高声量说:“兄弟,1MDB的钱啦!”一事询问昂哈里。



昂哈里当时供证指他相信阿兹林会发飙,全因媒体揭露1MDB课题,如该公司和PetroSaudi设立联营公司、刘特佐挪用该公司资金、里扎阿兹购买豪华房地产和与其有关的电影资金,以及1MDB资金被转入可疑户头的课题。

昂哈里在庭上解释,由于当时没有比1MDB更炙热的课题,他认为阿兹林所指当时最艰难的问题,即疑遭挪用的1MDB资金问题。

纳吉系好领带准备出庭面审。

纳吉无视证人鞠躬

周一(23日)结束供证后,昂哈里在离开证人栏时,走上前向坐在被告栏的纳吉鞠躬才离开,惟当时在被告栏里的纳吉低着头,没有抬起头回应昂哈里鞠躬,后者鞠躬完毕后就步入证人室。

较早前,昂哈里在庭上供证时提及的PetroSaudi公司资金,相信是指1MDB与来自沙地阿拉伯的一家沙地石油国际公司(PSI)签署协议经营联营公司一事有关。

哥巴斯里南于8月28日为此案念出开场白时指出,上述联营纯粹假象,并被命名为“阿利亚项目”(Project Aria)。

哥巴斯里南当时指出,所谓合资协议不是与PSI签订,而是与Petro Saudi(开曼)控股有限公司(Petro Saudi Holdings(Cayman)Ltd)签订。

第9名证人沙鲁阿兹拉首次出庭供证。

前CEO:获刘特佐举荐

1MDB前总执行长拿督沙鲁阿兹拉指出,他是于2009年得知年轻富商刘特佐向时任国家元首苏丹米占再纳阿比丁建议,以委任他担任登嘉楼投资机构(TIA,1MDB前身)的总执行长和董事之一。

沙鲁阿兹拉(49岁)是控方第9名证人,今日首次出庭为此案供证。

他在庭上宣读书面证词时指出,刘特佐是于2009年3月21日联络他,要求他当天下午前往位于吉隆坡的登嘉楼行宫。

证人说,他在接到电话后,就直接前往位于嘉炳路的登嘉楼行宫,并在抵步后被带到等候室内,过了一会儿后,刘特佐就抵达。

他披露,他当时才知道刘特佐已向TIA主席,即时任国家元首苏丹端姑米占再纳阿比丁建议,以委任他成为TIA总执行长及董事之一。

“在觐见苏丹端姑米占后,我被告知我获陛下御准,以受委担任TIA总执行长和董事。”

证人说,他于2009年3月23日,被TIA通过一个董事传阅决议(DCR),正式受委为TIA总执行长,该DCR是由TIA董事之一的丹斯里峇基签署。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