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准备步入法庭。

(吉隆坡24日讯)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前总执行长拿督沙鲁阿兹拉指出,刘特佐传达给他的所有谈话要点和行动计划,显然与纳吉的行为与决定完全一致,相信刘特佐是扮演纳吉的策划者,以执行两人在1MDB的所有计划。

他举例,这包括发行1MTN债券、1MDB与来自沙地阿拉伯的一家沙地石油国际公司(PSI)联营、收购Tanjong Energy、云顶和Jimah等。



他指出,每次当他向纳吉重新确认刘特佐所发出的指示时,纳吉都会证实这是本身同意的,并要求他根据指示行事。

“因此我一直相信,所有由刘特佐传达的谈话要点和行动计划,都已获纳吉首肯。”

“各自为政”工作模式

沙鲁阿兹拉说,1MDB工作团队工作在早期就开始实行“各自为政”的工作模式。

他说,“各自为政”是刘特佐使用的字眼,属于多层次工作模式,大家都是以按需知密的原则,去了解其他人的工作。



他供称,他知道刘特佐也有把相同的谈话要点和行动计划文件,交给纳吉已故首席机要秘书拿督阿兹林与前特别官员拿督昂哈里。

他指出,在他知道有些人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事后,他怀疑,刘特佐也有把相同文件交给其他1MDB官员。

“他们就是在工作团队内,进行‘各自为政’工作模式的人。”

胡斯尼签IMTN债券担保文件

沙鲁阿兹拉指出,时任第二财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胡斯尼于2009年5月15日,签署一份有关中央政府为IMTN债券发行提供政府担保的文件。

证人说,在发行IMTN债券一事上,刘特佐与TIA执行董事Casey Tang已直接和大马投资银行及几名受委的外部顾问交涉,以敲定IMTN的协议。

“他们俩负责研究和检查协议内的所有资料,我没有涉及此阶段,因这是他们俩的专业领域。”

证人说,上述协议完成后,Casey Tang和大马投资银行将协议交由他签名,而他相信协议内的所有资料已获所有单位,包括利益相关者(端姑米占和纳吉)同意,因为该协议已由刘特佐和Casey Tang研究并检查。

“我依据TIA董事局授权给我的决议,签署了上述协议的文件。”

纳吉与刘特佐询问苏丹发怒原因

沙鲁阿兹拉称, 2009年5月22日他在与苏丹米占结束会面,并接获刘特佐来电,就前往纳吉家,当他抵达时,发现刘特佐和纳吉已在等他,看似两人已经讨论了这件事。

他说,刘特佐要求他向纳吉解释发生的事情,他解释,苏丹米占谕令暂停发行IMTN,但大马银行不允许此事,因为此前IMTN已经订立协议。

他指出,刘特佐告知,因为IMTN获得中央政府担保,所以在最后阶段暂停发行IMTN,会导致投资者对马来西亚政府的债券失去信心。

纳吉询问我,是否知道苏丹米占愤怒的原因,我回应‘不知道’。他问我是否有取得相关决议的副本,我说‘没有取得副本’。

“之后,纳吉告诉我‘你继续,我会和苏丹米占说。’”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