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MDB案件审讯】沙鲁阿兹拉:多次遭问话 
刘特佐指示淡化纳吉角色

哥巴斯里南(中)率领队检控团队,在第16天审讯结束后,和团队成员留下难得的全体照;前排左起为法蒂玛、娃法再纳阿比丁、陈松元、莫哈末慕斯达法及阿末阿克兰;右起哈斯密达、娜兹娃、娜蒂雅、迪峇奈尔及刘莉妮。后排左起为诺莎绮林及慕妮拉。

(吉隆坡1日讯)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前总执行长拿督沙鲁阿兹拉今日在高庭供证,指本身于2015及2016年,分别遭反贪污委员会和警方传召问话时,我国富商刘特佐为他准备谈话要点,两大重点为减低或淡化刘特佐和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和1MDB参与决策过程的角色。

沙鲁阿兹拉说,刘特佐也交代他提到1MDB课题都是对纳吉的政治攻击。



高庭今日继续聆审纳吉被控涉及1MDB的案件,沙鲁阿兹拉是控方第9名证人。

沙鲁阿兹拉是在首席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问及他在接受上述2个执法当局问话前,是否有被任何人指示应该讲些什么时,揭露刘特佐的上述行径。

沙鲁阿兹拉说,2010年,他首次受传召出席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PAC)听证会,当时刘特佐也交代他谈话要点。

他指刘特佐当时也安排他与1或2名来自国阵的公账会成员会面。

“我当时和(首相署前部长)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会面,我们谈到有关公账会将提出的问题。我在出席公账会的听证会时,大多数的问题,公账会都有提到。”



奉命出国避公账会传召

沙鲁阿兹拉指出,公账会于2015年,曾致函传召他和1MDB前总执行长阿鲁甘达出席听证会,阿鲁甘达接获公账会来信后通知他,首相办公厅指示他们离开我国,以便他们不能抽身出席听证会。

他说本身遵循首相办公厅的上述指示,到邻国新加坡度假。

出席听证会前开会

不过他说,他最后还是出席了公账会的第二次听证会,同样的,在出席该听证会前,同样获提供谈话要点。

证人提到,一些公账会成员也出席听证会前进行的系列会议,以让他为公账会准备提出的问题做好准备。

“我记不起是刘特佐还是阿鲁甘达,指示我到为纳吉进行形象包装的法利里祖安的住家,法利里祖安当时附属首相办公厅,而有一系列会议是在其住家进行,这些会议包括在公账会听证会前后召开。

“一些公账会成员也出席在法利里祖安家进行的会议,在听证会前进行的这系列会议,是为了让我对公账会的提问做好准备。

“时任公账会主席拿督哈山阿里芬曾在听证会后,出席有关会议,并告诉我关于一些公账会成员的想法以及将被纳入公账会报告的事项。有关信息非常明确,这是针对纳吉的政治攻击,同时淡化纳吉在1MDB决策内的角色。”

纳吉律师团料需两周盘问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辩护律师团,预计需要两周的时间来盘问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前总执行长拿督沙鲁阿兹拉。

下周一续审

沙鲁阿兹拉上周一(23日)首日出庭供证后,花费了6天的时间,终于在昨日念完其长达270页的书面证词;之后便回答首席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的问题。

哥巴斯里南于今日结束对这名证人的提问,之后纳吉的首席辩护律师丹斯里沙菲依便要求法官柯林劳伦斯申请展延审讯,因为辩方需要时间为盘问作准备。

沙菲依提到辩方预计将需要2个星期盘问沙鲁阿兹拉。

法官批准辩方律师要求,并将案件定在下周一(7日)续审。

加入TIA月薪8万每年18万补贴

沙鲁阿兹拉说,他在加入登嘉楼投资机构(TIA,1MDB前身)时,月薪为8万令吉,有关数额是由董事局决定,当时的TIA董事局主席是丹斯里峇基。

他说,除了领取1MDB总执行长的薪酬,他担任的1MDB董事,每年也可获17万9000令吉补贴,而且每出席一次董事局会议,可领取1500令吉费用。

他指出,他在卸下1MDB总执行长前,最后领取的月薪为9万9000令吉。

他指出,刘特佐提过1MDB与Aabar之间的联营项目很重要,因为它会对第13届全国大选构成影响。

他说,依据刘特佐通过机密电邮发送的行动计划,上述联营项目的想法与计划是刘特佐,与在1MDB拥有“绝对权力”的纳吉进行深入讨论后产生的。

“显然需迅速推进此事(联营项目),因要确保阿布扎比王储成为该签约仪式见证人,且这在政治上很重要,第13届大选即将举行。”

纳吉面带笑容出现。

“纳吉刘特佐行动一致”

沙鲁阿兹拉指出,他曾在纳吉住家见到刘特佐,并形容两者之间的肢体语言是正面且非常自在的。

他指本身在2009年开始担任1MDB总执行长,直至2016年离开该公司董事局期间,曾大约20次赴纳吉住家,而有时候刘特佐也会出现。

他指刘特佐很熟悉纳吉住家的格局,且曾向他提及纳吉其他家庭成员的事,因此这令他相信刘特佐和纳吉的家人关系密切。

哥巴斯里南问证人:从你观察纳吉和刘特佐的互动,会否认为他们是分开行事?

证人回答:不是,他们协调非常良好,且一致行动。”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