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MDB案件审讯】沙鲁:刘特佐指示致函纳吉
确保1MDB避过稽查

沙鲁阿兹拉供证时揭露1MDB更多秘辛。

(吉隆坡25日讯)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前总执行长拿督沙鲁阿兹拉指出,大马富商刘特佐曾以根据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要求为由,指示他致函纳吉,以确保1MDB避开国家审计局的精密审核。 

沙鲁阿兹拉说,2009年12月11日他针对1MDB的最新情况与核准事宜致函纳吉,该信函副本还致予时任总审计司丹斯里安比林、财政部时任秘书长丹斯里旺阿都阿兹及1MDB主席丹斯里洛丁。



“上述信函说明登嘉楼投资机构(TIA,1MDB前身)针对1MDB顾问局的决定与批准,同意该机构在被1MDB接管后的顾问局方向。

“这件事情被指是依据按现状的基础进行的,因此(1MDB)不需被审计或接受国家审计局的精密审核。”

身为纳吉被控25项涉及1MDB资金控状案件控方第9名证人的沙鲁,今日在法庭读出上述书面证词。

隐蔽“他”挪用基金

他说,他没有参与上述事情的初步讨论,但他相信纳吉和刘特佐已事先讨论有关信件的内容。



“刘特佐通过电邮传递给我的谈话摘要文件,已不在我这里。

“据我目前所知,我相信TIA被1MDB接管的基础,即依据按现状是刘特佐获得纳吉首肯后所策划的,以便在获政府担保的50亿令吉回教中期票据(IMTN)债券于2009年5月发行时,隐蔽他挪用资金的行径。”

证人没有针对其证词内提及“隐蔽他挪用资金”句中的‘他’,进一步具体说明是谁。

刘特佐告知审计1MDB危及纳吉

沙鲁阿兹拉说,刘特佐告诉过他,国家审计局对1MDB进行审计会让纳吉面对政治风险。

他在回答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高级副检察司的盘问有关何以他于2009年12月11日给纳吉的信函中说明1MDB不须接受审计的问题时,这么回应。

沙鲁解释说,该信件是他打字发出的,内容是依据刘特佐所提供的谈话要点。

他说,当时1MDB管理层接获财政部长机构通知,指因登州政府将该公司股权移交中央政府,因此该机构要审计1MDB。

“像以往那样,我告知刘特佐此事,后者回应指国家审计局的审计会给纳吉带来政治风险。”

证人说,他接着通过刘特佐征询纳吉的指示,他得到的回应是1MDB不须接受国家审计局的审计,因为当时1MDB已委任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并将在审计报告准备好后,交给财政部长机构。

纳吉一脸严肃地聆听首席辩护律师丹斯里沙菲依讲解案情。

纳吉故意发会议记录自保

纳吉曾故意发出一份股东会议记录,寻求自保。

沙鲁阿兹拉供称,他在1MDB资金遭挪用及被调查的事情揭露后,才理解纳吉曾于2009年9月16日故意发出的一份股东会议记录,是为了确保自己免于挪用该公司资金的一切指控,同时还将责任归咎于董事局。

“因为自9月16日的两天后,董事局有召开一场会议,讨论IMTN债券发行取得的资金用途,以参与一个和PetroSaudi展开的合资计划。”

“PetroSaudi是由图尔基王子和奥拜伊所持有的一家公司。”

证人说,纳吉是通过财政部长机构,以股东身分签署一份文件,配合TIA转换股权至隶属中央政府,批准下放权力予TIA董事局进行大数额的交易。

“虽然如此,此次的下放权力,不包括1MDB公司章程第117条文内注明的其他事项,如影响中央政府提供的保障和任何政策、国家利益或安全。

“因此,虽然有这份文件,但它不会削减纳吉身为首相,对1MDB拥有‘绝对的权力’。”

任顾问局主席纳吉一年报酬12万

纳吉担任1MDB顾问局主席,一年的报酬达12万令吉。

沙鲁于本月25日在庭上核对3份志期2010年6月6日的董事传阅决议,证实纳吉担任1MDB顾问局主席的上述报酬。

他说,董事传阅协议也证实,1MDB顾问局成员的一年报酬为9万6000令吉。”

“酬劳数额是由纳吉以顾问局主席的身分制定的,纳吉批准有关数额后,我们才带入董事会议及定案批准。”

纳吉身穿蓝色大衣于早上9时26分抵达吉隆坡法庭,80多名来自巫统北根区部妇女组的党员和支持者,分别包租2辆巴士及乘坐私人轿车到场给他支持。

纳吉刘特佐是“共生关系”

沙鲁阿兹拉形容,纳吉和刘特佐两人的关系为“共生关系”。

哥巴斯里南在庭上问证人,纳吉与刘特佐是什么关系时;证人答说:“如果可用生物学的术语来形容的话,这是共生关系。”

他说,“共生关系”在某种意义上,说的是刘特佐执行着纳吉想要做的事,而纳吉的角色是批准需要的任何决定,包括1MDB和政府机构的要求。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