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MDB案件审讯】指前CEO证词属“传闻”
沙菲依吁传召刘特佐

(吉隆坡24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首席辩护律师丹斯里沙菲依指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前总执行长拿督沙鲁阿兹拉的部分证词是“传闻”,并吁请控方传召大马年轻富商刘特佐出庭,才能证实证人供词的真实性。

他说,若法庭接纳“传闻证据”,或导致不公平和不公正的审判。



纳吉被控25项涉及1MDB控状案迈入第12天审讯,控辩双方今日针对辩方指沙鲁阿兹拉的部分证词属“传闻”一事陈词。

证词引述刘特佐谈话

沙菲依陈词时说,由于沙鲁阿兹拉的书面证词内,提及刘特佐是根据纳吉所说的话再向他转述,因此这一情况已构成“多重传闻 ”。

“他(沙鲁阿兹拉)不能引述刘特佐说纳吉已和我(刘氏)谈到,因此你(控方)一定要传召刘特佐。”

沙菲依说,既然警察总长之前指警方已掌握刘特佐的下落,因此控方应传召刘特佐出庭,以验证沙鲁阿兹拉证词的真实性。



哥巴斯里南:非传闻

另一方面,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高级副检察司在陈词时反驳辩方,指沙鲁陈述有关刘佐特说辞的证词并非“传闻”,而控方有权证明被告纳吉不是也不会是被刘特佐误导。

法官柯林劳伦斯最终在聆听控辩双方的陈词后说,他将在控方完成举证后才对此事作出裁决。

沙鲁阿兹拉为控方第9名证人。

登投资机构获资助 7万元没还刘特佐

沙鲁阿兹拉今日在法庭上宣读书面证词时指出,刘特佐曾出资7万令吉,作为登嘉楼投资机构(TIA,1MDB前身)用于提高公司股本的资金,以符合发行债券的资格。

他说,TIA当时需要7万令吉的资金提高公司股本,不过TIA没有该笔资金,于是他向TIA顾问刘特佐反映此事,并告诉他这事有些迫切,TIA需要履行这项要求,以发行债券。

“我向刘特佐反映上述事情后,个人银行户头于隔天就有一笔7万令吉的汇款,汇款是以现金的方式汇入户头。

“我随后将7万令吉资金,以董事贷款的形式交给公司,让公司把该笔资金交给公司委员会,以提高公司股本。

“之后公司从债券发行中取得收益,并将钱付还给我,于是我告诉刘特佐我要把钱还给他,他说:‘迟点、迟点’。”

沙鲁阿兹拉说,之后他没有再问刘特佐,而他将上述7万令吉用于慈善用途,赞助一群孤儿到国家文化宫观赏一场演出。

沙鲁阿兹拉是控方第9名证人。

TIA提高资本至10亿

回教中期票据暂停发刊

沙鲁阿兹拉说,根据1965年公司法令下的一份“表格28—增加股本通告”的文件显示,TIA获准提高公司资本,即从10万令吉提高至10亿令吉,该份文件志期为2009年5月15日。

证人说,上述表格由TIA公司秘书林宝成(译音)签署,而公司整体所增加的股份配额分为2个级别,分别是9亿999万998股普通股和2股优先股。

时任元首谕令签字

沙鲁阿兹拉说,他是于2009年5月22日,接到登嘉楼行宫突如其来的通知,时任国家元首苏丹米占再纳阿比丁谕令他和TIA指导委员会成员丹斯里依斯米依斯迈,立即前往登嘉楼行宫觐见陛下。

他说,当他前往觐见苏丹米占时,苏丹米占向他展示登嘉楼投资机构(TIA)董事东姑拉希玛已经签署的决议,并要求他签署该份决议。

“我记得陛下说‘请签署这份决议,如果你要阅读(这份决议)就阅读。’当时我见到苏丹米占表情愤怒,感觉有所不妥。

“我望向依斯米,完全没有说话,只是好奇为什么苏丹米占那么生气,以及要求他签署这份决议。”

沙鲁阿兹拉说,他很快的看了这份决议,发现决议和要暂停和展延发行回教中期票据(IMTN)有关,直至该份决议中所阐明的条件获得遵守。

闻苏丹提及“不三不四者”

沙鲁阿兹拉指出,他对苏丹米占要求他签署该决议感到惊讶,因刘特佐早前曾告知他,苏丹米占并没有阻止发行回教中期票据。

他说,这是他首次从苏丹米占获知,登州政府有为发行回教中期票据一事设下条件,因刘特佐身为TIA顾问,以及苏丹米占和纳吉的协调人,并没有事先告知他相关条件。

沙鲁指出,他和依斯米在苏丹米占的谕令下签署该份决议,但他们并没有取得相关副本,随后也在惊讶的情况下,被要求立即离开登嘉楼行宫。

“我们没有获机会去做出任何解释,即使回教中期票据已订立有效协议。”

他说,当天他听到苏丹米占提到“不三不四的人”,不过他不确定苏丹米占所指的人物。

他补充,当时他并不知道TIA利益相关者之间发生争议的真正原因。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