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纪达新闻奖颁奖礼】潘友来得奖感言 
“守护母语事业 守护文化的根”

倪可敏(中)见证庄智雅(右)颁发拿督斯里庄智雅服务精神奖给潘友来。

庄智雅新闻事业服务精神奖得主潘友来得奖感言:

感谢编辑人协会,颁发这个新闻服务精神奖给我。这是我在报界工作,45年来的第一个新闻奖项,也是到目前为止,唯一的新闻奖项。



45年,在一个人的生命中,算是很长的时间了。今晚站在这里,百感交集也好,千头万绪也好,有一点我是非常确定的,那是我最感动的一个收获,就是:累积了很多的同事,很多的朋友。

我来来去去,走了4家报馆。而4家报馆的同事,也是来来去去,分散在几乎每一家报馆服务。大家可以想像,这是多么大的阵容。我在不同的场合上,常会听到有人喊我:潘总。心里的感觉是,很欢喜。

有人问我,做了40多年,累不累啊?当然累,有的时候要去长官的办公室“交流”,有的时候会接到内政部的警告信,比较多的是各种各样的“高压电话”。

我自己也在想,几十年的时光,到底做了些什么?我想来想去,可以总结出12个字,或许能够表达这份工作的一点心思,那就是:“守护母语事业,守护文化的根。”

这12个字说了出来,显得太崇高,太伟大了。我并没有,这样高的身段。必须坦白说,我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这种想法的,进入报馆工作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伟大的抱负”。比较有关系的一点,就是喜欢中文,爱写写文章。



直到后来,才逐渐把社会上的,把国家的不公平情况看清楚,才觉得,好像有一种使命,可以为我们的民族事业,为我们的命运出一点力。就这样,默默守在岗位上。

新闻工作被比喻为“第四权”,但是,新闻工作者并不是追求它的“位高权重”。而是,实践言论自由,公平报道的职责。

坚持新闻工作底线

我是其中一个,最常到内政部喝咖啡乌Kopi O的总编辑,我的经验告诉我,只要坚持新闻工作的底线,再大的压力,也能够应付过去。

说到我在报界的工作,从国内到国外,经历了许许多多奇特的遭遇和故事。虽然,日子过得不是很顺畅,也有很多的风风雨雨。但是,种种的考验,让我的人生变得更精彩。

比如说,我在香港的时候,中国发生了天安门“六四事件”;这是很强烈的心理冲击。后来,回到马来西亚,我服务的《东方日报》,只出版1天,就被政府关掉……还有更激烈的就是,去年5·09大选,国阵政府竟然倒台了,那个晚上真的是惊涛骇浪,一波又一波……

这种种的经历,有的是义愤填膺,有的是惊心动魄……都在我的人生中,擦出火花,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

是的,今天传统纸媒面临很大的挑战,甚至有一种前途茫茫的感觉。有的朋友作弄我说,“你就好啦,退休得正是时候”,然后就问道,新闻工作还可以做吗?

还可以做吗?我的答案是:新闻工作还是有得做。而且,在严峻环境的历炼下,只有做得更好。我们翻看历史就知道,新闻的传播管道,可以一变再变,从电台、电视台、电脑到手机,都有过很激烈的变化。

但是,新闻工作没有灭亡。

我举一个最近的例子来说。去年(2018年),国阵政府倒台了,希望联盟新政府上台。很多人会有一种迷思,心想这回可好了,天亮了。前朝政府时期所承受的压制,可以解放了……

中文报多年来捍卫母语教育的文化使命,应该也可以,不必那么沉重了,一切会更加自由,放心了……

可是,最近发生的许多事情,让人感觉到国家改革的愿景,一时来说,还很遥远。民心、民意还需要大力伸张,新闻工作的朋友从来就无法放松。

新闻事业须继续前进

我要说的重点是,新闻工作在不同的时代,会有不同的使命,或者说职责,新闻工作是没完没了的一种挑战。

当然,说到挑战,我们就必须面对它,而不能逃避。

目前,每一家报馆都在努力转型,善用资源,增设平台,发挥附加价值;这些都是应对挑战,积极的做法。这个过程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就是我们做事的人,更要调整工作心态,接受改变,接受新的挑战。

我知道,在座的新闻界朋友们,工作辛苦,甚至会感叹,一天过一天,都不知道在做什么……

各位,我今天以过来人的身份,大声跟大家说一句:“不要小看了自己正在做的事。“记者、编辑、摄影都好,都不可以放弃自己。

今晚大家有在场,就证明大家仍然坚守岗位,为母语事业,为中华文化,以至国家社会的前途,贡献一份力量。

这是很重要的一种精神。

我们每一天写的每一个字,每一个标题,每一张照片,都有千千万万的读者在看。长年累月,潜移默化地影响很多人的思想与言行。平时大家都在忙碌工作,可能并没有发觉到,我们的语文,我们的文化事业,就是这样一天一天传承下去的。

新闻工作者可以退休,但是,新闻事业必须继续前进。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