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山28日讯)患癌动手术后再登政说舞台的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不言退,誓要亲赴希望联盟联手备战的来届全国大选“最后战役”。

林吉祥也是振林山区国会议员,他一副冷铁难打,老竹难弯的姿态,余生之年要继续在政坛燎原,不做“U转吉祥”,强调在野数十年的“改朝换代”使命必达。



77岁的“祥伯”今早在新山接受媒体联访时,娓娓道出44天休养时的感受和接下来的动向。

林吉祥强调其政治观里,要懂得以现实为之,来临100天迎接全国大选不能以空谈来应战。

休养期间,他看了一些书籍包括《火与怒:特朗普白宫内幕》,此书让他加深政治操作和现实,其内容是揭露主人翁歪曲政治现实,他认为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仿佛就像这主人翁。

手术期想过会死

林吉祥于去年12月19日切除左肾小肿瘤手术,手术期间,他坦言确实有想过会死,所幸最后平安无事。



“那已经过去,从手术室出来后,我告诉自己得把身体修养好,才能继续完成志愿和恢复日常作息。”

他说,既然他的故事(生命)还没终结,挨过了一关,他就要更加献出心力,协助国家改变。

至于林吉祥在生死关头,究竟向家人做了什么交代?他笑答要保留这点隐私,能说的是家人一直给予支持。

初愈的林吉祥对其身体状况相当有信心,据悉单是今天他就有8项活动。

信马哈迪不会走回老路

近期,“U转马哈迪”成为了舆论焦点,而认识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多年的林吉祥坦言,他亦感受到马哈迪的政治理念出现变化,尤其后者明显意识到落实国家制度改革的重要。

他相信,马哈迪不会走回老路,因为希盟如今所行的每一步都需要共识,不是一党独大。

询及马哈迪之前向人民道歉的诚意够吗?林吉祥马上解释:“我没有叫他道歉!”

林吉祥强调,希盟成立为实现大目标,此时不是谈论违反共识、退出联盟,或瓦解的假设性时段,希盟成员党与支持者要对将来有信心。

他说,来届大选若行动党仍是希盟中赢得最多议席的政党,该党不会加入国阵入阁做官,因为希盟一开始就是要打倒巫统。

“行动党不会成为第二个马华,反之马华应该学习成为行动党。”

已有共同姿态和阵容出征

林吉祥说,希盟虽然还未获得批准注册,但那只是技术方面的问题,重点是该联盟已有共同姿态和阵容出征。

“希盟成员党是在有共识下运生,两个最实际的目标必须达成,即改朝换代和制度改革。这两个问题需共同推进、先达成,否则谁入阁等的问题,一切都是空谈。”

他说,希盟要带领国家,若顾虑太多的“如果”或假设而怯步,在世道无常的社会显得没必要。

投废票非第三选择

“对我而言,来届大选是看选民要不要进行社会改革,就两个选项,要或不要。投废票并非第三选择。”

林吉祥说,有组织性的抵制选举,包括宣扬投废票,并非新现象。早在1969年他首次参加竞选时,也面对劳工党号召抵制选举,这次不同的是通过社交媒体有组织地传开。

他呼吁选民宏观与深入思考问题,社会改革需要先有改朝换代的先决条件。

他说,希盟从不“绑架”选民,而是要说服选民支持新联盟,因为在了解需要现实条件下,方能改朝换代,越接近(大选)选民就会知道该做正确的选择。

属意留守振林山国席

林吉祥说,若有得选,他属意留守振林山国席。

不过时局多变,他病愈后会不会换选区,一切由行动党中央决策。

针对振林山潜在国阵候选人张秀福拍摄《困境》短片,反映代议士的牺牲而引起关注,林吉祥揶揄,所谓牺牲有很多种,究竟是为国家?人民?还是被迫退出不能参选?

“他(张秀福)是巫统造成而不能(在上届全国大选)出征,要伸冤就找回巫统。”

至于他有否意愿对垒首相署部长兼马华亚依淡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林吉祥表示不要浪费时间去挑战对手,因为大选不是针对个人的战役。

他说,看待政治局势,心存太多如果和揣测,并没有意义,就像他的形象被指是马来社区的“毒药”,他并不伤心,也不会介意友党提出用土著团结党旗帜出征马来社区,不过这一切需获得希盟主席理事会的共识。

采访手记:“祥伯”回来了

12小时再见“祥伯”,他依然展露招牌笑容,亮出响亮嗓音。

他回来了!是的,昨晚10时在振林山金山园出席林吉祥回归政坛讲座会时,除了看他走上梯级有些吃力,但全程演讲没有气喘和气弱迹象。

今早11时再见他,对方一如过去还是喝着咖啡乌,精神气爽。

对政治人物而言,病、贪、性丑闻是利刃,会抹杀政途,显然的“祥伯”过了一关。

这次林吉祥主动面见媒体,验证宝刀未老。

 

 

 

 

 

 

反应